嫡女医妃沈清曦 第484章当堂对质2

小说:嫡女医妃沈清曦 作者:沈清曦 更新时间:2020-01-05 06:21: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清曦接过了帕子,翻来覆去的看了两眼,面色忽然变的有几分复杂起来,她点了点头,祖母……这帕子,还真的是我的……

  众人面色又是一变,连沈清曦自己都承认了?!

  孙灵?冷笑道,大小姐!你终于承认了!你承认是你害了韵儿了!韵儿拿你当亲姐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毁了他的脸,和要了她的命有什么区别!

  这么说着,沈清曦却转过头好笑道,二婶,我只说这帕子是我的,可是我没有承认就是我害了你和四妹妹……

  孙灵?一愣,哈的一声也笑了出来,帕子是你的。你自己承认了,而这帕子掉在了那枫林之中,如果当日你只是偶然沾上此物,那为何你没有被毒蜂蛰咬一下?你一定是在帕子上沾了那东西,然后弄到了我和韵儿身上,等到了枫林,便将帕子扔的远远的,你只怕还提前准备了避免被毒蜂蛰咬的东西,如此,你才一下都没有被蛰!你既然说帕子是你的,却说事情不是你干的,那你告诉我,为何你的帕子会出现在枫林之中?!

  沈清曦苦笑起来,便是二婶不问我,我自己也想知道,为什么我的帕子被扔到了那枫林之中,我手边的帕子,大都绣着兰花或者海棠花,这块帕子是双面绣,用的也是最好的丝绢,我一眼就能认出来,是我的帕子,可这样的帕子,我丢了不少条,并且,我那一日去上香,带着的帕子乃是一朵绣了海棠花的,这一点,静娘,还有我身边的玉竹,都能为我作证,实在是太奇怪了,好端端的,竟然有一条我没有带在身上的帕子,自己跑去了宝相寺的枫林之中,二婶,这事情实在是太古怪了……

  孙灵?本来觉得自己一切尽在掌握,可没想到,沈清曦竟然认下了帕子,她这一番论一出,孙灵?不免生出一股子心虚之感,因为是她让人将沈清曦的帕子送去宝相寺的。

  孙灵?挺直了背脊,嘴硬道,玉竹和静娘都是你的人,她们当然不会承认你当日带着这帕子去上香,你让自己人给自己作证,又有什么信服力?!

  沈清曦被这么一说,竟然也不着急反驳,笑了笑道,二婶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我自己的人,的确不能给自己作证。

  说着她便面露苦涩,好似没办法为自己自证了似的。

  孙灵?一看沈清曦如此,只觉得自己找到了机会,便面对着老夫人,哭着道,母亲,您看到了,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了,这件事必定是她所为!

  沈怀蹙眉看着沈清曦,想了一想才摇头,不可能,清曦前一次为了相府,立了那么大的功劳,她怎么可能去害韵儿呢?

  孙灵?转身看着沈怀,大哥,为相府立功,她便能更得到您和母亲的宠爱,可是韵儿,韵儿是二房嫡女,又是小的,母亲最是宠爱她的,大小姐自小被送走,的确孤苦,我也能明白她想多得到一点祖母的宠爱,可是她,她却用了这样狠毒的法子去害自己的妹妹,大哥,让这样的侄女掌家,我是全然信不过的,韵儿也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您一定要为韵儿做主啊,您对大小姐如此信任,可她,却是辜负你了……

  沈怀被孙灵?说的也是有些无奈烦躁,怎么事情又扯到了自己大女儿身上?!

  沈怀看着沈清曦,清曦,你这帕子不可能无端跑去枫林,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清曦根本就没奢望过沈怀能一直信任她,此刻听到沈怀这等质疑之语也半分不觉奇怪,她心底发冷,面上却是委屈,父亲,难道您也不相信我吗?我没道理去害四妹妹,便是没有四妹妹,祖母对我也是十分照顾宠爱的,我又怎么会去做那样的事?!若是事发,我岂不是会失去已经得到的一切?!

  老夫人连忙点头,是啊,我宠爱韵儿和曦丫头,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我的孙女,曦丫头这么多年来十分孤苦,我还更为照顾她一些,没道理她会做这样的事。

  孙灵?见老夫人护着沈清曦,而沈杨却一直不开口,顿时气的瞪了沈杨一眼,沈杨忙道,可是母亲,那害了韵儿的人是谁呢?!原来大家本来就觉得密封盯着韵儿和灵?蛰咬奇怪,如今大家难道就觉得正常了吗?眼下发现了甜叶草,而且似乎也只有甜叶草有吸引毒蜂的功效,所以这帕子就证明了凶手的存在,不是大侄女,又是谁呢?

  帕子是沈清曦的,可沈清曦却说她没带这个帕子去宝相寺!

  难道是被人偷了沈清曦的帕子,然后当日也去了宝相寺?!

  如此的话,那偷帕子的人才是凶手了……

  沈清曦道,我这样的帕子有十几条,静娘没事了便给我绣,我有时候带着便会遗失,光是许妈妈,就捡到过两回我的帕子,其他人捡到了没给我的也大有人在,当日我们去宝相寺,除了二婶和几个妹妹,底下的仆从也不少,会不会是她们呢?

  孙灵?气的双眼发红,你休想狡辩!一定就是你!那日走去后山的时候,你故意撞了一下我和韵儿,当时我们还觉得你无礼,一定就是那个时候你给我们沾了甜叶草。

  孙灵?这一点倒是说对了,可惜,没有证据,而沈清曦经过了前世,早就练就了一副不形于色的本事,且上次是孙灵?先害的她,她不过是反击而已,所以她没有一点抱歉和心虚,她表情很是不解,二婶为何就一口咬定是我呢?我平日里和二婶从没有一句拌嘴的,对二婶也恭恭敬敬,对四妹妹更是亲厚,二婶这般肯定是我,就没有想过别的一丁点的可能性吗?

  孙灵?摇了摇头,哭着道,并非是我一口咬定是你,你说的其他仆从,他们和我们又有什么仇怨呢?!她们没有动机,可是你有!给力小说"songshu5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