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22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2章

  这是一条历史老街,街临河,河陆并行,两侧是白墙青瓦的房屋,门前木栅藤蔓,遍布很多文艺小店。这儿的街道很长,每走百米便出现一条窄巷,由石板拱桥相连,古朴清幽,极富韵致。

  阿泽介绍给苏颖的旗袍店就在窄巷中,不太好找。去时店主正送一位顾客出门,见苏颖目光落向这边,便面带微笑,请她进去。

  她叫赵清溪,是个温柔随和的女孩。

  苏颖委婉说明来意,听到阿泽的名字,对方了然,显然是提前打过招呼的。

  她的旗袍店取名“陌纤旗珍”,店内只有少数高端定制旗袍挂在灯光下,美艳绝伦,令人惊叹不已,并不像别处一般,把所有款式都摆在明面上,显得满当拥挤。

  展架上是木枝花瓶、手绣山水相框、笔架毛笔等雅致物件。

  角落有悠扬古琴声传出,不知燃着的是什么香,烟霭缭绕间,苏颖只觉清心静气,身体的不适感也仿佛去了大半。

  赵清溪一身飘逸白袍,长发披肩,步伐轻盈地走在前面,将苏颖引进里间茶桌旁。

  这背影让苏颖莫名想起一个人。

  喝的是茉莉香茶,两人寒暄一阵,苏颖问:“你和阿泽是同学?”

  “不,他和我先生是大学同学。”

  苏颖点点头:“这次突然过来是想取取经,太麻烦你了。”

  “别客气,能帮上忙我一定尽力。”

  苏颖说:“我准备在邱化市做旗袍,但刚开始摸不着门路,不知该怎样定位。”

  赵清溪笑了笑:“我从普通服装店转型做高端定制旗袍,也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她为她续茶,“其实没那么难,可能我的微弱优势在于与所学专业相关。”

  苏颖笑:“太谦虚了,对我而,零基础是最大难关。”顿片刻,她莫名问一句:“我现在学起,还来得及么?”

  “当然。”

  这两个字,令苏颖心跳猛地加快了。

  赵清溪:“不会太容易,但只要你肯坚持学下去。参加培训班或是网上找课程都可以,最好有个经验丰富的师傅多加指点。”

  苏颖再一次想到郑冉。

  苏颖问:“当初为什么想转型?”

  “读书时就喜欢,却考虑到一些局限因素始终没去做,后来偶然被朋友拉去一个旗袍派对,眼见着旗袍对一个人气质上的提升,那种古典优雅的美让我震撼,是任何服装都无法5k5m第22章

  这是一条历史老街,街临河,河陆并行,两侧是白墙青瓦的房屋,门前木栅藤蔓,遍布很多文艺小店。这儿的街道很长,每走百米便出现一条窄巷,由石板拱桥相连,古朴清幽,极富韵致。

  阿泽介绍给苏颖的旗袍店就在窄巷中,不太好找。去时店主正送一位顾客出门,见苏颖目光落向这边,便面带微笑,请她进去。

  她叫赵清溪,是个温柔随和的女孩。

  苏颖委婉说明来意,听到阿泽的名字,对方了然,显然是提前打过招呼的。

  她的旗袍店取名“陌纤旗珍”,店内只有少数高端定制旗袍挂在灯光下,美艳绝伦,令人惊叹不已,并不像别处一般,把所有款式都摆在明面上,显得满当拥挤。

  展架上是木枝花瓶、手绣山水相框、笔架毛笔等雅致物件。

  角落有悠扬古琴声传出,不知燃着的是什么香,烟霭缭绕间,苏颖只觉清心静气,身体的不适感也仿佛去了大半。

  赵清溪一身飘逸白袍,长发披肩,步伐轻盈地走在前面,将苏颖引进里间茶桌旁。

  这背影让苏颖莫名想起一个人。

  喝的是茉莉香茶,两人寒暄一阵,苏颖问:“你和阿泽是同学?”

  “不,他和我先生是大学同学。”

  苏颖点点头:“这次突然过来是想取取经,太麻烦你了。”

  “别客气,能帮上忙我一定尽力。”

  苏颖说:“我准备在邱化市做旗袍,但刚开始摸不着门路,不知该怎样定位。”

  赵清溪笑了笑:“我从普通服装店转型做高端定制旗袍,也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她为她续茶,“其实没那么难,可能我的微弱优势在于与所学专业相关。”

  苏颖笑:“太谦虚了,对我而,零基础是最大难关。”顿片刻,她莫名问一句:“我现在学起,还来得及么?”

  “当然。”

  这两个字,令苏颖心跳猛地加快了。

  赵清溪:“不会太容易,但只要你肯坚持学下去。参加培训班或是网上找课程都可以,最好有个经验丰富的师傅多加指点。”

  苏颖再一次想到郑冉。

  苏颖问:“当初为什么想转型?”

  “读书时就喜欢,却考虑到一些局限因素始终没去做,后来偶然被朋友拉去一个旗袍派对,眼见着旗袍对一个人气质上的提升,那种古典优雅的美让我震撼,是任何服装都无法

  可以退,便坚持下来。现在路越走越顺了,总算不负努力。”她说:“专业和品质才是根本,做件旗袍用几个月的时间都不过分,我把它当成艺术品看待,剪裁、缝制差一分一毫都不行,花样、款式更要根据顾客心意随时更改。态度决定一切,老客户维系好就是最棒的广告,生意自然源源不断。”@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心中微动,懂了什么是匠人精神。

  她听她说着,半晌没吭声,目光不经意落在墙边的人台上,上面展示一件墨绿的真丝旗袍,胸口银色蝴蝶翩翩欲飞,裙摆绣着数朵艳丽的怒放牡丹,黄粉交叠。

  聚光灯下旗袍光彩熠熠,仿佛被赋予一种神圣感,有了灵魂,正安静地倾听她们讲话。

  苏颖开窍一般,似乎瞬间有了方向。

  互相交换联系方式,苏颖再三表示感谢。

  从“陌纤旗珍”出来,苏颖去酒店退房拿行李,多待一天无意义,她想尽快赶回邱化市。

  这里天气并未因为她要离开而变友好,苏颖没什么心情欣赏楼台烟雨的江南景色,拦了辆车,赶往机场。

  临时改签她没告诉郭尉,到达邱化市已近凌晨。旧伤未愈加之连日来的奔波,苏颖整个人昏昏沉沉。

  在路边等车时,有辆小劳开出几米远又慢慢退回来,后窗落下,里面坐着不算熟的男人。

  梁泰探头笑道:“仔细一看,还真是你。”

  苏颖一愣:“梁总,你好。”

  “见外了不是,要去哪儿,送你一程。”

  苏颖勉强打起精神,笑一笑说:“不麻烦了,我打车回去很方便。”

  “上来吧,甭客气。”

  “真不用。”

  后面有车不断鸣笛催促,梁泰却自若地靠着椅背,朝里一摆头:“上车。”

  苏颖抿抿嘴,不好再拒绝,见梁泰臂弯里搂着个漂亮女人,她拉开副驾的门坐进去,倒省去不少尴尬。

  司机回头:“梁总,现在去哪里?”

  梁泰问:“回家?”

  苏颖:“是。”

  梁泰冲司机直接报了个地址。

  车子开上快速路,车中气氛有些微妙,清甜的香水味在空气中飘荡,梁泰没特意介绍,苏颖便安静坐着,不多事。

  隔了会儿,梁泰问:“弟妹这么晚回来,郭尉也不接机?”

  她客气道:“麻烦梁总特意送我一趟。”

  “说多少次,没外人就叫表哥5k5m可以退,便坚持下来。现在路越走越顺了,总算不负努力。”她说:“专业和品质才是根本,做件旗袍用几个月的时间都不过分,我把它当成艺术品看待,剪裁、缝制差一分一毫都不行,花样、款式更要根据顾客心意随时更改。态度决定一切,老客户维系好就是最棒的广告,生意自然源源不断。”@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心中微动,懂了什么是匠人精神。

  她听她说着,半晌没吭声,目光不经意落在墙边的人台上,上面展示一件墨绿的真丝旗袍,胸口银色蝴蝶翩翩欲飞,裙摆绣着数朵艳丽的怒放牡丹,黄粉交叠。

  聚光灯下旗袍光彩熠熠,仿佛被赋予一种神圣感,有了灵魂,正安静地倾听她们讲话。

  苏颖开窍一般,似乎瞬间有了方向。

  互相交换联系方式,苏颖再三表示感谢。

  从“陌纤旗珍”出来,苏颖去酒店退房拿行李,多待一天无意义,她想尽快赶回邱化市。

  这里天气并未因为她要离开而变友好,苏颖没什么心情欣赏楼台烟雨的江南景色,拦了辆车,赶往机场。

  临时改签她没告诉郭尉,到达邱化市已近凌晨。旧伤未愈加之连日来的奔波,苏颖整个人昏昏沉沉。

  在路边等车时,有辆小劳开出几米远又慢慢退回来,后窗落下,里面坐着不算熟的男人。

  梁泰探头笑道:“仔细一看,还真是你。”

  苏颖一愣:“梁总,你好。”

  “见外了不是,要去哪儿,送你一程。”

  苏颖勉强打起精神,笑一笑说:“不麻烦了,我打车回去很方便。”

  “上来吧,甭客气。”

  “真不用。”

  后面有车不断鸣笛催促,梁泰却自若地靠着椅背,朝里一摆头:“上车。”

  苏颖抿抿嘴,不好再拒绝,见梁泰臂弯里搂着个漂亮女人,她拉开副驾的门坐进去,倒省去不少尴尬。

  司机回头:“梁总,现在去哪里?”

  梁泰问:“回家?”

  苏颖:“是。”

  梁泰冲司机直接报了个地址。

  车子开上快速路,车中气氛有些微妙,清甜的香水味在空气中飘荡,梁泰没特意介绍,苏颖便安静坐着,不多事。

  隔了会儿,梁泰问:“弟妹这么晚回来,郭尉也不接机?”

  她客气道:“麻烦梁总特意送我一趟。”

  “说多少次,没外人就叫表哥

  靠近他手臂,一条腿竟不客气地搭在他的大腿上,睡得极沉。

  顾念自小缺失父爱,这样的情景苏颖也未曾见过,一瞬间的念头,她不禁想,如果此刻躺着的那人是顾维,她与顾念的人生会不会更圆满。

  又一时想,也许遇到郭尉才是件值得庆幸的事儿,如果百分制,作为继父,他几乎可以得到八十分,而换位思考,自己对晨晨的关注可能也就他的四分之一那么少。

  郭尉从未要求,却不知不觉中,示范

  给她应当如何做。

  苏颖难免感到歉疚,将心比心,有些事是她不够仔细周到,该要试着去改变。

  一时间,她心情复杂,感冒加重的缘故,思维愈发活跃却凌乱,站片刻,走过去坐在旁边椅子上。

  窗外月光清冷,如水般从天而泻。

  苏颖打量着男人不甚清晰的轮廓,怎么看都觉得郭尉这张脸帅气硬朗,比初识时顺眼太多。过了会儿,她不禁用手指顺着他鼻梁轻轻划下来,哪想指肚刚触上他唇峰,便被人捉住手腕。

  苏颖大惊,差点跳起来。

  半刻后定睛看过去,郭尉那双眼在黑夜里甚是明亮,正含笑瞧着她,哪有丁点朦胧惺忪之态。

  苏颖抚抚胸口,小声道:“想吓死我,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进来时。”

  苏颖白他一下,抽回手:“醒了你不吭声。”

  “没敢打扰你。”又低声问:“还摸么?”

  苏颖反而不自在,怪自己刚才手太欠。她垂眸瞥他:“干嘛?”

  “配合你,继续装睡。”

  “谁稀罕。”她嘀咕一句。

  郭尉轻轻笑了,又握住苏颖的手:“回来不提前告诉我?”

  “突击检查,看你有没有乱搞男女关系。”

  他慢慢道:“现在是否满意?”

  苏颖故意扯动唇角,睨着他:“还算乖。”又问:“怎么睡在这儿了?”

  郭尉悬起身体,把顾念的腿轻轻放回床上,看看她,揶揄道:“睡相跟你一样。”

  “.…..”苏颖才不接茬,问:“不怕晨晨知道么?”

  “提前看过,睡着了。”他手指在眼睛下方比划一下:“你不在总要多照顾一些。”

  “哭啦?”

  “别说出去,我们之间有约定。”

  苏颖立即配合地点头。

  他抬了抬下巴朝门口示意,两人轻手轻脚地走出去,带上房门。

  时间不早,苏颖去浴室前,请郭尉帮她煮碗面。

  没多久,她脖颈上挂了条毛巾出来,想了想,拐进晨晨房间。小朋友睡得正香,不知梦中有什么奇遇,嘴巴嘀嘀咕咕忙叨个不停,睡相夸张,早前盖好的被子已经踢到地上。

  苏颖捡起来给他盖好,借着月光认真观察他一次,他睡着时更可爱些,不像往常那样客气疏离。眉眼间倒是有那人的影子,睫毛却长而浓密。

  苏颖没敢去碰,把被角往上拉了5k5m给她应当如何做。

  苏颖难免感到歉疚,将心比心,有些事是她不够仔细周到,该要试着去改变。

  一时间,她心情复杂,感冒加重的缘故,思维愈发活跃却凌乱,站片刻,走过去坐在旁边椅子上。

  窗外月光清冷,如水般从天而泻。

  苏颖打量着男人不甚清晰的轮廓,怎么看都觉得郭尉这张脸帅气硬朗,比初识时顺眼太多。过了会儿,她不禁用手指顺着他鼻梁轻轻划下来,哪想指肚刚触上他唇峰,便被人捉住手腕。

  苏颖大惊,差点跳起来。

  半刻后定睛看过去,郭尉那双眼在黑夜里甚是明亮,正含笑瞧着她,哪有丁点朦胧惺忪之态。

  苏颖抚抚胸口,小声道:“想吓死我,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进来时。”

  苏颖白他一下,抽回手:“醒了你不吭声。”

  “没敢打扰你。”又低声问:“还摸么?”

  苏颖反而不自在,怪自己刚才手太欠。她垂眸瞥他:“干嘛?”

  “配合你,继续装睡。”

  “谁稀罕。”她嘀咕一句。

  郭尉轻轻笑了,又握住苏颖的手:“回来不提前告诉我?”

  “突击检查,看你有没有乱搞男女关系。”

  他慢慢道:“现在是否满意?”

  苏颖故意扯动唇角,睨着他:“还算乖。”又问:“怎么睡在这儿了?”

  郭尉悬起身体,把顾念的腿轻轻放回床上,看看她,揶揄道:“睡相跟你一样。”

  “.…..”苏颖才不接茬,问:“不怕晨晨知道么?”

  “提前看过,睡着了。”他手指在眼睛下方比划一下:“你不在总要多照顾一些。”

  “哭啦?”

  “别说出去,我们之间有约定。”

  苏颖立即配合地点头。

  他抬了抬下巴朝门口示意,两人轻手轻脚地走出去,带上房门。

  时间不早,苏颖去浴室前,请郭尉帮她煮碗面。

  没多久,她脖颈上挂了条毛巾出来,想了想,拐进晨晨房间。小朋友睡得正香,不知梦中有什么奇遇,嘴巴嘀嘀咕咕忙叨个不停,睡相夸张,早前盖好的被子已经踢到地上。

  苏颖捡起来给他盖好,借着月光认真观察他一次,他睡着时更可爱些,不像往常那样客气疏离。眉眼间倒是有那人的影子,睫毛却长而浓密。

  苏颖没敢去碰,把被角往上拉了

  着大理石的台面,将她圈在怀中。

  苏颖感受到他靠近,耸了下肩:“走开,叫我怎么吃。”

  “为什么提前回来了?”

  苏颖急于同他分享,想转身:“我大概有了新方向。”

  “那要恭喜你。”郭尉这会儿似乎没心思听公事,手臂固住她:“先吃。”

  没多时,苏颖察觉到一些变化,没好气地回头瞪一眼。

  郭尉笑笑。

  “不要脸。”苏

  颖低声嘀咕。

  郭尉收下她的评价,也不辩解,略低着头凑到她耳边,声音哑几分:“礼物呢?”

  “没有。”苏颖说。

  “那别吃了。”

  下一秒,他竟抬手“啪”地关掉厨房照明。

  苏颖眼前像是蒙了块黑布,起初几秒,看不见他,心跳一下快过一下:“疯了吧,这是厨房。”

  “我知道。”三个字,仿佛呓。

  如果发展下去,场面注定热烈而失控。可还没开始,她皮肤的热度让他察觉出反常,怀里像是抱个火炉。

  他略怔:“你发烧了?”

  “可能吧。”

  郭尉贴了贴苏颖额头,温度确实有些高,很久都没说话,他抱着她,平复着。很久后,郭尉深深呼一口气,声音听上去竟有些委屈:“真要看医生了。”

  苏颖迷迷糊糊地嘻嘻笑两声,十分幸灾乐祸。

  郭尉手落下去,“啪”地打她一下做惩罚,叫她回房躺着,找来体温计测体温。

  也许过于疲惫,苏颖吞掉郭尉递来的退烧药,很快睡着了。但她睡得并不安稳,光怪陆离的梦一个接一个骚扰她。

  她看到一扇散发白光的大门,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朝那方向走去,穿着红色百褶裙和小皮鞋,发上绑的蝴蝶结轻盈飘动。后来小女孩忽然消失,竟变成唐僧师徒四人的背影,这滑稽的一幕,与电视中人物形象不谋而合。最后她又看到一个男人,竟一眼认出他,她大声喊郭尉的名字,对方却好像没听见,渐行渐远,身形很快融入那片白色里。

  苏颖心中很慌,迫切地想要追过去,却被另一个男人拦住去路,他身上染着触目的红,眼神哀怨而受伤,小颖小颖地唤着。

  苏颖看见他眼角滑落一滴泪,竟顷刻变成瓢泼大雨,一瞬间,她跌回那个雨夜,被他拉着手,奔跑在阴森恐怖的林子中……

  她口中梦话连连,温度不降反升。

  郭尉想要推醒她去医院,她却紧锁眉头,叫着他,一遍一遍。

  苏颖声音偶尔分明偶尔含混,可以把他名字喊得很清晰,某个瞬间,又感觉咬字不太对。郭尉听着,想想有些好笑,不是他还有谁呢?

  作者有话要说:加更没戏了,等过两天晋江给我发工资,我给你们发红包哈。这篇连载好像还没发过红包呐!5k5m颖低声嘀咕。

  郭尉收下她的评价,也不辩解,略低着头凑到她耳边,声音哑几分:“礼物呢?”

  “没有。”苏颖说。

  “那别吃了。”

  下一秒,他竟抬手“啪”地关掉厨房照明。

  苏颖眼前像是蒙了块黑布,起初几秒,看不见他,心跳一下快过一下:“疯了吧,这是厨房。”

  “我知道。”三个字,仿佛呓。

  如果发展下去,场面注定热烈而失控。可还没开始,她皮肤的热度让他察觉出反常,怀里像是抱个火炉。

  他略怔:“你发烧了?”

  “可能吧。”

  郭尉贴了贴苏颖额头,温度确实有些高,很久都没说话,他抱着她,平复着。很久后,郭尉深深呼一口气,声音听上去竟有些委屈:“真要看医生了。”

  苏颖迷迷糊糊地嘻嘻笑两声,十分幸灾乐祸。

  郭尉手落下去,“啪”地打她一下做惩罚,叫她回房躺着,找来体温计测体温。

  也许过于疲惫,苏颖吞掉郭尉递来的退烧药,很快睡着了。但她睡得并不安稳,光怪陆离的梦一个接一个骚扰她。

  她看到一扇散发白光的大门,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朝那方向走去,穿着红色百褶裙和小皮鞋,发上绑的蝴蝶结轻盈飘动。后来小女孩忽然消失,竟变成唐僧师徒四人的背影,这滑稽的一幕,与电视中人物形象不谋而合。最后她又看到一个男人,竟一眼认出他,她大声喊郭尉的名字,对方却好像没听见,渐行渐远,身形很快融入那片白色里。

  苏颖心中很慌,迫切地想要追过去,却被另一个男人拦住去路,他身上染着触目的红,眼神哀怨而受伤,小颖小颖地唤着。

  苏颖看见他眼角滑落一滴泪,竟顷刻变成瓢泼大雨,一瞬间,她跌回那个雨夜,被他拉着手,奔跑在阴森恐怖的林子中……

  她口中梦话连连,温度不降反升。

  郭尉想要推醒她去医院,她却紧锁眉头,叫着他,一遍一遍。

  苏颖声音偶尔分明偶尔含混,可以把他名字喊得很清晰,某个瞬间,又感觉咬字不太对。郭尉听着,想想有些好笑,不是他还有谁呢?

  作者有话要说:加更没戏了,等过两天晋江给我发工资,我给你们发红包哈。这篇连载好像还没发过红包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