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24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4章

  去时是傍晚,郑冉仍一人在家。

  仇女士拿钥匙开了门,苏颖跟在后面,手里拎了两样刚买的高级补品,这次过来本就存着目的,心态自然不能与之前相比。

  郑冉小腿裹着绷带,半靠在床上,见苏颖也跟了来,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苏颖客气道:“听妈说你腿骨折了,就跟着过来看看,怎么样,好些了没?”

  郑冉敷衍一笑:“好多了。”

  只三个字,她便闭了口,于是苏颖不知如何接下去。

  她这大姑子待人冷淡,对她亦是,甚至多出些刻薄和敌视意味,苏颖一直不知哪里得罪了她。

  有那么一刻,她心里打起退堂鼓,但转眼瞥到床头摊开的服装杂志,又迅速打消念头。

  十年以前,苏颖是不屑搭理郑冉这类人的,她高傲,自己总要比她高傲几分。但多年过去,人会在生活磨砺下学着低头和迁就,会用更成熟更理智的方式达到目的。此刻摆在眼前的条件便利又优质,由她带着入门,总好过多走冤枉路。

  仇女士把饭菜和乳鸽汤分别摆在小桌上,忍不住埋怨:“这都几点了,也不见王越彬人影,知道你现在行动不方便,就应该早点回来。”

  “可能有应酬吧。”

  仇女士说:“这样下去怎么行,要不搬到我那里住段日子,把腿养好再回来,也省得你爸跟着担心。”

  “仇姨,我在别处住不惯。”她语气难得带点撒娇味道。

  “你呀对什么事儿都不上心,他没回来也不问一问。纵使男人对你再千依百顺,花花世界里诱惑……”

  “仇姨,他不能的。”

  “即使不能也要留个心眼儿,本来家庭里就缺少孩子做延续,婚姻根基怎么稳得了。”

  “又来了。”郑冉小声,慢慢喝着汤。

  仇女士直叹气:“算了,先不说这些,赶紧收拾一下跟我回家。”@杰米.哒xs63点看

  “我不去。”

  老太太叉腰:“不去也得去。”

  她摇头:“不去。”

  苏颖坐旁边像空气,听了半晌,趁机开口:“要不我每天过来帮忙照顾一下吧。”

  两人齐齐看向她。

  仇女士:“你?”

  苏颖说:“现在店铺歇业,刚好没事做。”

  “歇业了?”

  看两人吃惊表情5k5m第24章

  去时是傍晚,郑冉仍一人在家。

  仇女士拿钥匙开了门,苏颖跟在后面,手里拎了两样刚买的高级补品,这次过来本就存着目的,心态自然不能与之前相比。

  郑冉小腿裹着绷带,半靠在床上,见苏颖也跟了来,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苏颖客气道:“听妈说你腿骨折了,就跟着过来看看,怎么样,好些了没?”

  郑冉敷衍一笑:“好多了。”

  只三个字,她便闭了口,于是苏颖不知如何接下去。

  她这大姑子待人冷淡,对她亦是,甚至多出些刻薄和敌视意味,苏颖一直不知哪里得罪了她。

  有那么一刻,她心里打起退堂鼓,但转眼瞥到床头摊开的服装杂志,又迅速打消念头。

  十年以前,苏颖是不屑搭理郑冉这类人的,她高傲,自己总要比她高傲几分。但多年过去,人会在生活磨砺下学着低头和迁就,会用更成熟更理智的方式达到目的。此刻摆在眼前的条件便利又优质,由她带着入门,总好过多走冤枉路。

  仇女士把饭菜和乳鸽汤分别摆在小桌上,忍不住埋怨:“这都几点了,也不见王越彬人影,知道你现在行动不方便,就应该早点回来。”

  “可能有应酬吧。”

  仇女士说:“这样下去怎么行,要不搬到我那里住段日子,把腿养好再回来,也省得你爸跟着担心。”

  “仇姨,我在别处住不惯。”她语气难得带点撒娇味道。

  “你呀对什么事儿都不上心,他没回来也不问一问。纵使男人对你再千依百顺,花花世界里诱惑……”

  “仇姨,他不能的。”

  “即使不能也要留个心眼儿,本来家庭里就缺少孩子做延续,婚姻根基怎么稳得了。”

  “又来了。”郑冉小声,慢慢喝着汤。

  仇女士直叹气:“算了,先不说这些,赶紧收拾一下跟我回家。”@杰米.哒xs63点看

  “我不去。”

  老太太叉腰:“不去也得去。”

  她摇头:“不去。”

  苏颖坐旁边像空气,听了半晌,趁机开口:“要不我每天过来帮忙照顾一下吧。”

  两人齐齐看向她。

  仇女士:“你?”

  苏颖说:“现在店铺歇业,刚好没事做。”

  “歇业了?”

  看两人吃惊表情

  也不动。

  他喜欢用拇指和食指捏烟身,掌心朝外,其余三根手指微微蜷起。昏暗中那手更加修长且骨节分明,很大又有力量感,从她角度看,这男人样子多几分慵懒。

  他目光发直,脖颈通红,想是饭局上被劝了不少酒。

  苏颖催促:“看什么啊,不认识?快点儿上来。”

  郭尉说:“也就五分钟的车程,你迷路了吧。”

  “嫌慢找你司机去啊。”她尾音上扬。

  “司机有事。”

  苏颖才不信,哼道:“就你司机忙,怎么天天有事呢,要不把他辞了请我吧,保管一天12小时尽职尽责伺候你。”

  “剩下12小时呢?”

  “睡觉。”

  郭尉笑眯了眼:“那就是24小时。”

  苏颖没听懂一样:“资本家也没有这么剥削人的。”

  郭尉单手撑着车顶,弓腰看她:“多好,想见就能见。”

  醉话自然不能当真。

  淡淡酒气随冷风吹进来,苏颖懒得与他废话,又见他衣着单薄地站在外面,终究不忍,“你到底上不上?我走了,天气这么凉爽,要不你散步回去吧。”

  “上。”郭尉这才收起一脸笑意,晃晃手指夹的烟:“抽完这支。”

  苏颖等了一分钟,他便掐掉烟拉车门。

  谁知这当口有人在后面唤了声,郭尉回头,就见台阶上一群人簇拥着下来。

  他微顿,把风衣顺手扔到座位上,关上车门,整个人笔挺了些,面上哪儿还有刚才的放松醉态。

  梁泰笑着:“听人说你在隔壁吃饭,想结束以后过去打声招呼,谁知你们先散了。”

  郭尉与他客气了句。@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稍稍低头瞧一眼,梁泰臂弯上挎个姑娘,十分年轻好看,他左手边竟是王越彬,身旁同样有个女人不亲不疏地跟着,另外几位也是西装笔挺的官方打扮,均有美女作陪。苏颖想起来,上次在老太太那儿吃饭时随耳听过,梁泰和王越彬似乎在公事上有些联系。

  反正不关她的事,苏颖静静坐着,这会儿倒尽量把自己当司机。

  车外一群人互相介绍寒暄,然后各自散去。

  梁泰上前几步,忽然弯腰朝车里摆手,嘴角斜斜挂着笑:“躲什么,以为我看不见呢。”

  苏颖只好拉开车门下去:“梁总。”又朝王越彬点点头:“姐夫。”

  王越彬有意和5k5m,也不动。

  他喜欢用拇指和食指捏烟身,掌心朝外,其余三根手指微微蜷起。昏暗中那手更加修长且骨节分明,很大又有力量感,从她角度看,这男人样子多几分慵懒。

  他目光发直,脖颈通红,想是饭局上被劝了不少酒。

  苏颖催促:“看什么啊,不认识?快点儿上来。”

  郭尉说:“也就五分钟的车程,你迷路了吧。”

  “嫌慢找你司机去啊。”她尾音上扬。

  “司机有事。”

  苏颖才不信,哼道:“就你司机忙,怎么天天有事呢,要不把他辞了请我吧,保管一天12小时尽职尽责伺候你。”

  “剩下12小时呢?”

  “睡觉。”

  郭尉笑眯了眼:“那就是24小时。”

  苏颖没听懂一样:“资本家也没有这么剥削人的。”

  郭尉单手撑着车顶,弓腰看她:“多好,想见就能见。”

  醉话自然不能当真。

  淡淡酒气随冷风吹进来,苏颖懒得与他废话,又见他衣着单薄地站在外面,终究不忍,“你到底上不上?我走了,天气这么凉爽,要不你散步回去吧。”

  “上。”郭尉这才收起一脸笑意,晃晃手指夹的烟:“抽完这支。”

  苏颖等了一分钟,他便掐掉烟拉车门。

  谁知这当口有人在后面唤了声,郭尉回头,就见台阶上一群人簇拥着下来。

  他微顿,把风衣顺手扔到座位上,关上车门,整个人笔挺了些,面上哪儿还有刚才的放松醉态。

  梁泰笑着:“听人说你在隔壁吃饭,想结束以后过去打声招呼,谁知你们先散了。”

  郭尉与他客气了句。@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稍稍低头瞧一眼,梁泰臂弯上挎个姑娘,十分年轻好看,他左手边竟是王越彬,身旁同样有个女人不亲不疏地跟着,另外几位也是西装笔挺的官方打扮,均有美女作陪。苏颖想起来,上次在老太太那儿吃饭时随耳听过,梁泰和王越彬似乎在公事上有些联系。

  反正不关她的事,苏颖静静坐着,这会儿倒尽量把自己当司机。

  车外一群人互相介绍寒暄,然后各自散去。

  梁泰上前几步,忽然弯腰朝车里摆手,嘴角斜斜挂着笑:“躲什么,以为我看不见呢。”

  苏颖只好拉开车门下去:“梁总。”又朝王越彬点点头:“姐夫。”

  王越彬有意和

  郭尉握车门的手一顿,侧头瞧他,倒是笑了:“看来不比表哥消息灵通。”

  梁泰一顿,没接着话茬往下说,而是叹道:“想起当年在大学外面开砂锅店,你们几个跟着老何常来吃宵夜,闹闹腾腾就是半宿……”他停了停,一副欲又止的样子:“算了,走吧,回头聊。”

  这话苏颖没太听完整,背后一阵冷风袭来,她提早钻进车里。

  附近区域的路都是单行,郭尉指挥得她晕头转向,想想平时一坐车

  的能认识多少路,便不听他的,设了导航才顺利绕到瀚阳路。

  速度提上去,郭尉解开领口扣子,“按我说的也能开过来。”

  “对,开到明天早晨去。”

  郭尉笑笑,“不至于。”后脑抵着椅背,微阖上眼闭目养神。

  苏颖想起刚才梁泰的话,想问问“那谁”具体是谁,可没等开口,他却先问:“你前几天见过梁泰?”

  本来也没什么好隐瞒,苏颖同他说了,又顺着话茬聊到王越彬和郑冉,先前的疑问反倒忘在脑后。

  路上清净,苏颖随手点开音乐,里面正放一首英文老歌。

  alocketonachain

  abowthat’smadefromrain

  abriargrowsentwinedwithrose……

  苏颖屏息两秒,只觉声音空灵美妙。

  车子在红灯前停下,都不说话,只有歌声顺着耳边流淌。

  郭尉把她的手拉过来,握在掌心,眼却看着窗外,微凉的食指在她手背上轻点节奏。

  andihopethatyouwon’tmind,mydear

  whenyouseemyeyesarelined,mydear……

  舒缓歌声令这个夜晚不那么寻常,背景里的滴答雨声和雷声仿佛带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

  “这歌真好听。”苏颖说。

  等红灯时去握她的手,仿佛成为再自然不过的事:“点睛之处是伴奏吧。”

  “你听过?”

  “第一次听。”

  “讲的什么?”她不懂英文。

  郭尉说,“追随与永恒。”

  苏颖:“哦。”

  她抬眸看向车窗外,斑马线上人们行色匆匆,来往车辆穿梭不停,好像全世界都在快速移动,她却看到一幅雨雾傍晚中陋室烛光的情景,这一刻,苏颖心里静极了。

  苏颖抿了下唇,翻转手腕,也握住他的。

  郭尉的手温暖起来,不似刚触碰她时那样冰凉,手指也不再动,力量加重几分。

  不知多久,对面红灯转绿,直到身后车辆鸣笛催促,郭尉才放开她的手。

  苏颖双手回到方向盘上,一曲终了,郭尉忽然说:“他这人复杂,以后尽量少接触。”

  第二天苏颖当真去5k5m的能认识多少路,便不听他的,设了导航才顺利绕到瀚阳路。

  速度提上去,郭尉解开领口扣子,“按我说的也能开过来。”

  “对,开到明天早晨去。”

  郭尉笑笑,“不至于。”后脑抵着椅背,微阖上眼闭目养神。

  苏颖想起刚才梁泰的话,想问问“那谁”具体是谁,可没等开口,他却先问:“你前几天见过梁泰?”

  本来也没什么好隐瞒,苏颖同他说了,又顺着话茬聊到王越彬和郑冉,先前的疑问反倒忘在脑后。

  路上清净,苏颖随手点开音乐,里面正放一首英文老歌。

  alocketonachain

  abowthat’smadefromrain

  abriargrowsentwinedwithrose……

  苏颖屏息两秒,只觉声音空灵美妙。

  车子在红灯前停下,都不说话,只有歌声顺着耳边流淌。

  郭尉把她的手拉过来,握在掌心,眼却看着窗外,微凉的食指在她手背上轻点节奏。

  andihopethatyouwon’tmind,mydear

  whenyouseemyeyesarelined,mydear……

  舒缓歌声令这个夜晚不那么寻常,背景里的滴答雨声和雷声仿佛带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

  “这歌真好听。”苏颖说。

  等红灯时去握她的手,仿佛成为再自然不过的事:“点睛之处是伴奏吧。”

  “你听过?”

  “第一次听。”

  “讲的什么?”她不懂英文。

  郭尉说,“追随与永恒。”

  苏颖:“哦。”

  她抬眸看向车窗外,斑马线上人们行色匆匆,来往车辆穿梭不停,好像全世界都在快速移动,她却看到一幅雨雾傍晚中陋室烛光的情景,这一刻,苏颖心里静极了。

  苏颖抿了下唇,翻转手腕,也握住他的。

  郭尉的手温暖起来,不似刚触碰她时那样冰凉,手指也不再动,力量加重几分。

  不知多久,对面红灯转绿,直到身后车辆鸣笛催促,郭尉才放开她的手。

  苏颖双手回到方向盘上,一曲终了,郭尉忽然说:“他这人复杂,以后尽量少接触。”

  第二天苏颖当真去

  又休闲。

  郑冉瞥她一眼:“穿成这样做家务?”

  苏颖:“.…..”@杰米.哒xs63点看

  “说吧,有什么事想要我帮忙?”

  苏颖心中一惊,意外于她如此剔透,忍了忍,觉得时机不对:“没有啊。”

  “那行了,仇姨也不再,扮演好儿媳的机会就留到以后再用吧,我看着都累。”她垂下眼,用轮刀裁下布料:“我这里自己能行,你趁早歇了吧。”

  苏颖没说话,转身就走,“砰”一声撞上房门。

  她满身火气地出来,去小区对面广场坐着看鸽子,冬日暖阳照在背上,风却干冷。苏颖一时挫败,眼睛望着一处,忽然失了神。

  她一动不动坐着,心里乱七八糟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很久后,终是叹息一声,起身离开。

  再次开门时,郑冉愣了好几秒:“你怎么还没走?”

  苏颖早已换上笑脸,把食品打包袋放在桌子上:“我厨艺不怎么好,从附近餐厅买的莲藕猪骨汤,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郑冉不耐烦:“我刚吃过了。”

  “那就等到晚上吃。”

  比脸皮厚么,苏颖这次索性扔了不要。

  就这样,她一连几天都过来,有时先绕到仇女士住处取饭菜,中午两人再热来吃。

  苏颖哪里干过什么家务活,以前全靠顾津,现在家里有保姆,她拿着抹布东一下西一下,总想凑到郑冉旁边瞄几眼。

  郑冉嫌她在眼前晃悠心烦,起先还刻薄几句,后来可能习惯了,直接无视,当她不存在。

  “啪”一声脆响,苏颖不小心打碎一个玻璃杯。

  郑冉无语转头,看了看,又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想方设法嫁给有钱人,梦想成真了不去享受,跑我这儿当保姆倒是新鲜。”

  苏颖笑着:“钱太多,闲的呗。”

  郑冉冷哼一声:“也就你吧,当成骄傲事儿。”

  “谁叫你弟弟太优秀呢,我也没办法。”多日相处,苏颖总结出来,气别人总好过自己生闷气,不过是一张利嘴而已,总有办法怼回去。

  果然,郑冉嫌恶心不再接茬,目光落回面前电脑上,在两块面料之间游移不定。

  苏颖扫走碎玻璃,端了杯水倚在桌边慢慢喝。

  屋中安静下来。

  苏颖瞧着她的方向,想了会儿,实在忍不住好奇,问:“我是不是以前得罪过你,就这么瞧不上我?”

  作者有话要说:歌是ohsusanna的《foreveratyourfeet》,一定要去喜马拉雅听雨声版,超治愈。

  这章评论里随机送一百个红包哈。5k5m

  苏颖没说话,转身就走,“砰”一声撞上房门。

  她满身火气地出来,去小区对面广场坐着看鸽子,冬日暖阳照在背上,风却干冷。苏颖一时挫败,眼睛望着一处,忽然失了神。

  她一动不动坐着,心里乱七八糟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很久后,终是叹息一声,起身离开。

  再次开门时,郑冉愣了好几秒:“你怎么还没走?”

  苏颖早已换上笑脸,把食品打包袋放在桌子上:“我厨艺不怎么好,从附近餐厅买的莲藕猪骨汤,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郑冉不耐烦:“我刚吃过了。”

  “那就等到晚上吃。”

  比脸皮厚么,苏颖这次索性扔了不要。

  就这样,她一连几天都过来,有时先绕到仇女士住处取饭菜,中午两人再热来吃。

  苏颖哪里干过什么家务活,以前全靠顾津,现在家里有保姆,她拿着抹布东一下西一下,总想凑到郑冉旁边瞄几眼。

  郑冉嫌她在眼前晃悠心烦,起先还刻薄几句,后来可能习惯了,直接无视,当她不存在。

  “啪”一声脆响,苏颖不小心打碎一个玻璃杯。

  郑冉无语转头,看了看,又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想方设法嫁给有钱人,梦想成真了不去享受,跑我这儿当保姆倒是新鲜。”

  苏颖笑着:“钱太多,闲的呗。”

  郑冉冷哼一声:“也就你吧,当成骄傲事儿。”

  “谁叫你弟弟太优秀呢,我也没办法。”多日相处,苏颖总结出来,气别人总好过自己生闷气,不过是一张利嘴而已,总有办法怼回去。

  果然,郑冉嫌恶心不再接茬,目光落回面前电脑上,在两块面料之间游移不定。

  苏颖扫走碎玻璃,端了杯水倚在桌边慢慢喝。

  屋中安静下来。

  苏颖瞧着她的方向,想了会儿,实在忍不住好奇,问:“我是不是以前得罪过你,就这么瞧不上我?”

  作者有话要说:歌是ohsusanna的《foreveratyourfeet》,一定要去喜马拉雅听雨声版,超治愈。

  这章评论里随机送一百个红包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