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25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5章

  郑冉这辈子缺朋友,唯一感情好的只有杨晨。

  两人从中学时就志趣相投无话不谈,直到很多年以后,义无反顾报考同一所大学。性格古怪的人对友谊更忠诚,杨晨的陪伴令她渐渐开朗,不那么孤单。

  后来杨晨和郭尉因她而相识,她一路看着这对有情之人恋爱、结婚、生子,她们的关系也从朋友成为亲人。

  那一年杨晨人生陷入低谷,开始抽烟酗酒,出入各种以前不曾涉足的场所,整个人萎靡不振,变得毫无斗志,郑冉无能为力的同时,更疑惑她的身边人为何过分纵容不加约束。

  得知两人离婚的消息,郑冉眼见杨晨万般痛苦,郭尉却仍然外表光鲜谈笑风生,与平时并无差别。她不用问缘由,几乎瞬间把过错方归咎于郭尉,觉得他冷漠寡情,缺乏男人该有的担当。

  颓废日子过久了,杨晨想给自己一个振作的空间,所以独自离开。

  而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郭尉便再婚了。

  其实理智去想,苏颖的出现是之后事情,与他们婚姻失败全无关联,郑冉对这个名义上的弟弟失望透顶,说到底只是看不惯郭尉,对苏颖存偏见确实全无道理。

  沉默了会儿,郑冉说:“你想多了,我这人习惯独处。”

  “所以才性格孤僻。”

  郑冉瞧她一眼,没搭理,目光落回电脑上。

  苏颖走到她身后,说:“雾霾蓝水波纹的那块更好看。”

  许是刚才一番反省的缘故,郑冉说话难得心平气和:“酱红色这块料子的金线很别致。”

  “是啊,不过整体颜色有些老气。”

  郑冉顿了顿,反复看几眼,没有说话。

  后来苏颖偷偷瞄过去,郑冉最终还是买了那块雾霾蓝水波纹的布料。

  苏颖想,郑冉心中应该早有了倾向的选项,或许也希望有个人给她建议吧,能与她探讨沟通一下,哪怕意见不同或产生共鸣都好。

  周五这天傍晚,王越彬终于提早回来,手里拎着一兜子生排骨和两份甜品,进屋后衣服没来得及脱,先弓身吻了吻郑冉额头,样子十分宠溺深情。

  郑冉脸上难得出现笑模样,说:“今天回来这样早,你们领导倒舍得放了你?”

  王越彬摸摸她头发“年底确实忙了些,还要老婆多体谅,等来年四月份春暖花开,我一定抽时间带你去旅行。”

  他一向嘴甜,几句话5k5m第25章

  郑冉这辈子缺朋友,唯一感情好的只有杨晨。

  两人从中学时就志趣相投无话不谈,直到很多年以后,义无反顾报考同一所大学。性格古怪的人对友谊更忠诚,杨晨的陪伴令她渐渐开朗,不那么孤单。

  后来杨晨和郭尉因她而相识,她一路看着这对有情之人恋爱、结婚、生子,她们的关系也从朋友成为亲人。

  那一年杨晨人生陷入低谷,开始抽烟酗酒,出入各种以前不曾涉足的场所,整个人萎靡不振,变得毫无斗志,郑冉无能为力的同时,更疑惑她的身边人为何过分纵容不加约束。

  得知两人离婚的消息,郑冉眼见杨晨万般痛苦,郭尉却仍然外表光鲜谈笑风生,与平时并无差别。她不用问缘由,几乎瞬间把过错方归咎于郭尉,觉得他冷漠寡情,缺乏男人该有的担当。

  颓废日子过久了,杨晨想给自己一个振作的空间,所以独自离开。

  而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郭尉便再婚了。

  其实理智去想,苏颖的出现是之后事情,与他们婚姻失败全无关联,郑冉对这个名义上的弟弟失望透顶,说到底只是看不惯郭尉,对苏颖存偏见确实全无道理。

  沉默了会儿,郑冉说:“你想多了,我这人习惯独处。”

  “所以才性格孤僻。”

  郑冉瞧她一眼,没搭理,目光落回电脑上。

  苏颖走到她身后,说:“雾霾蓝水波纹的那块更好看。”

  许是刚才一番反省的缘故,郑冉说话难得心平气和:“酱红色这块料子的金线很别致。”

  “是啊,不过整体颜色有些老气。”

  郑冉顿了顿,反复看几眼,没有说话。

  后来苏颖偷偷瞄过去,郑冉最终还是买了那块雾霾蓝水波纹的布料。

  苏颖想,郑冉心中应该早有了倾向的选项,或许也希望有个人给她建议吧,能与她探讨沟通一下,哪怕意见不同或产生共鸣都好。

  周五这天傍晚,王越彬终于提早回来,手里拎着一兜子生排骨和两份甜品,进屋后衣服没来得及脱,先弓身吻了吻郑冉额头,样子十分宠溺深情。

  郑冉脸上难得出现笑模样,说:“今天回来这样早,你们领导倒舍得放了你?”

  王越彬摸摸她头发“年底确实忙了些,还要老婆多体谅,等来年四月份春暖花开,我一定抽时间带你去旅行。”

  他一向嘴甜,几句话

  炭烤猪颈肉和青木瓜色拉,然后把菜单随手递向对面。

  郑冉加了道红咖喱海鲜汤。

  苏颖凑过去一同看:“现在最好别吃太辣,换一道吧。”

  “那……”她往后翻两页:“椰汁嫩鸡汤?”@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点头:“这个可以。”又对服务员说:“秋葵炒蛋和椰汁西米糕,先这些。”

  点菜的工夫,仇女士仔细打量她们,忽然撑着下巴眨眼一笑。

  对面两人看向她,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倒被这一笑弄得有些尴尬,她们自己都没发现,刚才那番对话如此自然。

  一个月很快过去,还有四天就是除夕。

  苏颖每日都去郑冉家里报道,粗心也用心,她起先照料她日常起居,后来一些搬运布料和剪纸板等零碎活儿也抢着做。

  两人偶尔吵架拌嘴,气得脸红脖子粗谁也不让谁,冷战几个小时,每每苏颖先服软,郑冉也不好意思再端着,便顺着台阶下来。

  磕绊总有,却不像当初那样水火不容了。

  共处一室久了,反倒像一种陪伴。

  郑冉明白,长久坚持做一件事不容易,某个瞬间她会觉得孤独,很想有个人给些意见或共同探讨。每次更换打版纸时,也特别希望有人能过来帮一把,因为那纸是长约一米、30斤重的牛皮纸筒,实在太沉了。却没想到,能帮她分担重量的会是苏颖。

  有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会触动神经,随之她对她的芥蒂又放下几分。

  腿刚受伤那会儿,郑冉在做一件旗袍,原本打算新年穿,如今为表谢意,想着当做礼物送给苏颖也体面。

  苏颖接过旗袍时,眼睛明显一亮:“给我的!?”

  郑冉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先看能不能穿吧。”

  “肯定能,我比你瘦。”

  “.…..”郑冉忽然后悔刚才的决定。

  苏颖去卫生间换了出来,旗袍是七分袖修身短款,黑色丝绒质地,左腿前方有一道五厘米的开衩,滚边处配以细细的红色蕾丝,除此以外没有多余花纹修饰,点睛之笔是脖颈和开衩上方的盘扣均由一枚小巧圆润的红珊瑚珠子代替。

  这样一件旗袍,用在新年当天的喜庆场合,避开大红色的艳俗,同时又低调、生动、不失优雅。

  苏颖走到镜子前,被自己的样子惊艳了一把,“好看,很好看啊。”她开心时,尾音总习惯轻飘飘上扬。

  郑冉却淡定惯了5k5m炭烤猪颈肉和青木瓜色拉,然后把菜单随手递向对面。

  郑冉加了道红咖喱海鲜汤。

  苏颖凑过去一同看:“现在最好别吃太辣,换一道吧。”

  “那……”她往后翻两页:“椰汁嫩鸡汤?”@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点头:“这个可以。”又对服务员说:“秋葵炒蛋和椰汁西米糕,先这些。”

  点菜的工夫,仇女士仔细打量她们,忽然撑着下巴眨眼一笑。

  对面两人看向她,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倒被这一笑弄得有些尴尬,她们自己都没发现,刚才那番对话如此自然。

  一个月很快过去,还有四天就是除夕。

  苏颖每日都去郑冉家里报道,粗心也用心,她起先照料她日常起居,后来一些搬运布料和剪纸板等零碎活儿也抢着做。

  两人偶尔吵架拌嘴,气得脸红脖子粗谁也不让谁,冷战几个小时,每每苏颖先服软,郑冉也不好意思再端着,便顺着台阶下来。

  磕绊总有,却不像当初那样水火不容了。

  共处一室久了,反倒像一种陪伴。

  郑冉明白,长久坚持做一件事不容易,某个瞬间她会觉得孤独,很想有个人给些意见或共同探讨。每次更换打版纸时,也特别希望有人能过来帮一把,因为那纸是长约一米、30斤重的牛皮纸筒,实在太沉了。却没想到,能帮她分担重量的会是苏颖。

  有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会触动神经,随之她对她的芥蒂又放下几分。

  腿刚受伤那会儿,郑冉在做一件旗袍,原本打算新年穿,如今为表谢意,想着当做礼物送给苏颖也体面。

  苏颖接过旗袍时,眼睛明显一亮:“给我的!?”

  郑冉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先看能不能穿吧。”

  “肯定能,我比你瘦。”

  “.…..”郑冉忽然后悔刚才的决定。

  苏颖去卫生间换了出来,旗袍是七分袖修身短款,黑色丝绒质地,左腿前方有一道五厘米的开衩,滚边处配以细细的红色蕾丝,除此以外没有多余花纹修饰,点睛之笔是脖颈和开衩上方的盘扣均由一枚小巧圆润的红珊瑚珠子代替。

  这样一件旗袍,用在新年当天的喜庆场合,避开大红色的艳俗,同时又低调、生动、不失优雅。

  苏颖走到镜子前,被自己的样子惊艳了一把,“好看,很好看啊。”她开心时,尾音总习惯轻飘飘上扬。

  郑冉却淡定惯了

  “没那闲工夫。”

  即便这样说,这天离开时,郑冉还是顺手扔给她一些参考资料和笔记。

  苏颖心情难免低落,回家把东西一股脑扔到床上,坐下随便翻了翻,却不由一愣。一本服装设计与剪裁的工具书中贴满便签纸,上面是一些草图和密密麻麻的注解,这样一看,这书含金量蛮高。

  苏颖翻开便停不下来,直到视线困难,才发现窗外几乎黑透。

  她放下书看看时间,郭尉可能有应酬

  邓姐下午带晨晨和顾念去看科技展还没回来,家中只剩她自己。还有几天就是春节,苏颖想着很多天没与顾津通话,于是一个电话打过去。

  接通以后,顾津还在同别人讲话,“我没有放盐,你待会儿记得放一些。”@杰米.哒xs63点看

  李道的声音:“多少?”

  “大概小半勺吧,尝着味道放。”她似乎走远几步,对着话筒说:“喂,苏颖。”

  背景里男人声音再度响起,听上去紧张兮兮:“别着急,留心脚下。”

  苏颖沉默一笑,心中是想念他们的,却不知为何,熟悉的声音将她带回遥远村落,回忆起那间房里昏黄的灯和灯下永远只有自己的影子,心口忽然被什么揪扯了下。

  顾津:“喂?听到吗?”

  苏颖回神,笑着问:“李道都会做饭了?”

  “会什么,总是帮倒忙。”她说话仍然温温柔柔的:“你一个人在家?念念呢?”

  苏颖说:“去看科技展了。”

  “也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想我。”顾津问:“最近你好像没时间,都在忙什么?”

  “忙着讨好大姑子。”苏颖把近期发生的事和一些想法同顾津念叨念叨。

  顾津听着笑起来:“以前瓶子倒了都懒得扶一下,难为你了。”

  苏颖嘁一声:“少来,才没有。”又问:“你那边呢,店里生意怎么样?”

  “这个月基本没去镇上,店里请了人帮忙。”

  “为什么?”

  顾津支吾着,声音里透出无法掩饰的喜悦:“我怀孕了。”

  苏颖反应几秒,不由坐直身,激动道:“又怀孕了?是真的!?李道效率可以啊,他肯定特高兴。”

  “如果还是儿子,他估计要哭了。”

  苏颖问:“几个月了?”

  “不到两个月。”

  她掰着手指算日子:“刚好今年入秋,温度适中,你生的时候也不会太难熬。”

  聊完孩子又提起许大卫,说他和李道旅馆里的打工小妹好上了,平时挺粗糙个男人,同那小姑娘说话却低眉顺目细声细气,生怕吓坏了人家。

  苏颖能想象他那副贱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

  电话讲很久,卧室里越来越暗。

  苏颖起身开了灯,把手机放在梳妆台上,切换成扬声器,去衣柜旁换衣服。

  “你今年......回来过年么?”

  苏颖动作一滞,继而背过手去解开内衣搭扣:“嫁人了肯定要去婆家呀,看来回不去了。”

  “我明白。”顾津声音难掩失落:“那年后呢?”

  “年后应该能回去。”

  顾津说:“顾维......顾维的忌日,带着念念一同祭拜好不好?”

  半晌,苏颖说:“好。”

  5k5m,邓姐下午带晨晨和顾念去看科技展还没回来,家中只剩她自己。还有几天就是春节,苏颖想着很多天没与顾津通话,于是一个电话打过去。

  接通以后,顾津还在同别人讲话,“我没有放盐,你待会儿记得放一些。”@杰米.哒xs63点看

  李道的声音:“多少?”

  “大概小半勺吧,尝着味道放。”她似乎走远几步,对着话筒说:“喂,苏颖。”

  背景里男人声音再度响起,听上去紧张兮兮:“别着急,留心脚下。”

  苏颖沉默一笑,心中是想念他们的,却不知为何,熟悉的声音将她带回遥远村落,回忆起那间房里昏黄的灯和灯下永远只有自己的影子,心口忽然被什么揪扯了下。

  顾津:“喂?听到吗?”

  苏颖回神,笑着问:“李道都会做饭了?”

  “会什么,总是帮倒忙。”她说话仍然温温柔柔的:“你一个人在家?念念呢?”

  苏颖说:“去看科技展了。”

  “也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想我。”顾津问:“最近你好像没时间,都在忙什么?”

  “忙着讨好大姑子。”苏颖把近期发生的事和一些想法同顾津念叨念叨。

  顾津听着笑起来:“以前瓶子倒了都懒得扶一下,难为你了。”

  苏颖嘁一声:“少来,才没有。”又问:“你那边呢,店里生意怎么样?”

  “这个月基本没去镇上,店里请了人帮忙。”

  “为什么?”

  顾津支吾着,声音里透出无法掩饰的喜悦:“我怀孕了。”

  苏颖反应几秒,不由坐直身,激动道:“又怀孕了?是真的!?李道效率可以啊,他肯定特高兴。”

  “如果还是儿子,他估计要哭了。”

  苏颖问:“几个月了?”

  “不到两个月。”

  她掰着手指算日子:“刚好今年入秋,温度适中,你生的时候也不会太难熬。”

  聊完孩子又提起许大卫,说他和李道旅馆里的打工小妹好上了,平时挺粗糙个男人,同那小姑娘说话却低眉顺目细声细气,生怕吓坏了人家。

  苏颖能想象他那副贱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

  电话讲很久,卧室里越来越暗。

  苏颖起身开了灯,把手机放在梳妆台上,切换成扬声器,去衣柜旁换衣服。

  “你今年......回来过年么?”

  苏颖动作一滞,继而背过手去解开内衣搭扣:“嫁人了肯定要去婆家呀,看来回不去了。”

  “我明白。”顾津声音难掩失落:“那年后呢?”

  “年后应该能回去。”

  顾津说:“顾维......顾维的忌日,带着念念一同祭拜好不好?”

  半晌,苏颖说:“好。”

  物盒里翻到老陈的香烟,点燃一支,第一口抽不惯,也没了兴趣再抽第二口。

  他眼睛看着某处,手腕搭在降下的车窗上半天没动,等到回过神来,手指碰了下烟卷,一大截灰烬扑簌簌掉落下去。

  他给赵平江拨了个电话,声音未有异样:“出来喝一杯。”

  赵平江火大:“涮我呢吧哥哥,刚才叫你还说没时间。”

  他直接在车门上按熄烟,随手抛出去:“现在有时间了,地址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