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27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7章

  苏颖脑中“轰”一声炸开,短暂几秒间,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她坐在床边,缓缓扭头去看他。

  郭尉背靠着床头,平静说:“很抱歉,我不是有意听你讲电话。”

  苏颖手指绕着袖口露出的线头,半天没动。

  有关顾维,她只在婚前与他提过一次,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她不愿再同别人主动去讲顾维。这个名字连同过去一样,像一道愈合后的疤痕,在她试图忘记或忘记以后,总是提醒苏颖它始终存在。

  改变人生远没有她想象中简单,抛不开过去,敞开心门重新接纳更是愧疚不安百般煎熬,考虑的问题变复杂,比较变多了,也越发讨厌自己。她就像钢丝绳上的小丑,倾向哪一边都是辜负,终日徘徊在悬崖上空无法抉择,稍不留神必将粉身碎骨。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原来,她苏颖很懦弱,愿意向前跨出一步,却做不到彻底遵从内心,更没有落子无悔的勇气。

  @杰米.哒xs63点看

  郭尉今天也执着:“他是哪两个字?”

  苏颖厌恶自己,更抗拒他的问题:“与你有什么关系?”

  郭尉嘴唇动了动,竟半天答不上来。

  两人相对无,那根线头被苏颖拉断了,袖口缝合处破个小口子,她站起来:“你睡吧,我去客房。”

  郭尉问:“他在你心里什么位置?”

  苏颖停住,满心排斥地答:“你认为什么位置就什么位置。”

  “相比之下,我能占多少?”

  这不像郭尉问问题的风格,他万事云淡风轻,或不在意,或放在心里,从不会把话题过多浪费在儿女情长上。

  当他酒醉会轻松一些,苏颖说:“我去温杯牛奶,你醒醒酒。”

  郭尉放下玻璃杯,“不需要,我很清醒。”旁边没拖鞋,他光脚踩在地板上,步伐稳健地走到她面前,低低道:“爱情因为止于美好,才变得不朽。如果他没死,你们未必......”

  从没有人在她面前做过这样的假设,她蓦地抬头看着他,脸色越发难看。

  “知道你这话多可笑么?”苏颖打断:“你又以什么立场对别人的过去肆意揣测和否定?”

  郭尉静静看着她,半晌,紧绷的肌肉松动了下:“抱歉。”

  苏颖情绪激动,语速快起来:“无论结局是好是坏,以往的一切经历我都愿5k5m第27章

  苏颖脑中“轰”一声炸开,短暂几秒间,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她坐在床边,缓缓扭头去看他。

  郭尉背靠着床头,平静说:“很抱歉,我不是有意听你讲电话。”

  苏颖手指绕着袖口露出的线头,半天没动。

  有关顾维,她只在婚前与他提过一次,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她不愿再同别人主动去讲顾维。这个名字连同过去一样,像一道愈合后的疤痕,在她试图忘记或忘记以后,总是提醒苏颖它始终存在。

  改变人生远没有她想象中简单,抛不开过去,敞开心门重新接纳更是愧疚不安百般煎熬,考虑的问题变复杂,比较变多了,也越发讨厌自己。她就像钢丝绳上的小丑,倾向哪一边都是辜负,终日徘徊在悬崖上空无法抉择,稍不留神必将粉身碎骨。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原来,她苏颖很懦弱,愿意向前跨出一步,却做不到彻底遵从内心,更没有落子无悔的勇气。

  @杰米.哒xs63点看

  郭尉今天也执着:“他是哪两个字?”

  苏颖厌恶自己,更抗拒他的问题:“与你有什么关系?”

  郭尉嘴唇动了动,竟半天答不上来。

  两人相对无,那根线头被苏颖拉断了,袖口缝合处破个小口子,她站起来:“你睡吧,我去客房。”

  郭尉问:“他在你心里什么位置?”

  苏颖停住,满心排斥地答:“你认为什么位置就什么位置。”

  “相比之下,我能占多少?”

  这不像郭尉问问题的风格,他万事云淡风轻,或不在意,或放在心里,从不会把话题过多浪费在儿女情长上。

  当他酒醉会轻松一些,苏颖说:“我去温杯牛奶,你醒醒酒。”

  郭尉放下玻璃杯,“不需要,我很清醒。”旁边没拖鞋,他光脚踩在地板上,步伐稳健地走到她面前,低低道:“爱情因为止于美好,才变得不朽。如果他没死,你们未必......”

  从没有人在她面前做过这样的假设,她蓦地抬头看着他,脸色越发难看。

  “知道你这话多可笑么?”苏颖打断:“你又以什么立场对别人的过去肆意揣测和否定?”

  郭尉静静看着她,半晌,紧绷的肌肉松动了下:“抱歉。”

  苏颖情绪激动,语速快起来:“无论结局是好是坏,以往的一切经历我都愿

  他?没爱过他?没生过顾念?一张白纸没有过去?”

  郭尉表情渐渐凝住,紧咬的牙关透露出一丝心迹,末了,他点头妥协:“我的错,是我期望太高,却根本没有预料到,有些事越期待越不值得期待。”

  苏颖咬唇瞪着他,渐渐,竟眼眶发湿,她迅速低下头,气愤的同时,心中涌起一股不易察觉的委屈情绪。

  苏颖脱口而出:“那离婚吧。”

  这话落地,两人都愣住了。

  时间将整个房间定格住,他们面对面站着,暗淡的光笼罩在周围。这是结婚以来第一次激烈争吵,竟闹到如此地步。

  说出的话无法收回,苏颖凭借那股冲动咬了咬牙,转身出去。

  郭尉目光跟着她的背影,到底两大步跨过去,握住她手腕:“你留下吧,我睡客房。”

  苏颖彻夜难眠,迷迷糊糊睡着时,天已经微亮。后来她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闭着眼也没看屏幕,直接贴到耳边接听。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某个瞬间她蓦地睁开眼,坐了起来。

  再次确认,苏颖说:“好,我尽快订机票过去。”

  苏颖挂断电话,不可避免又回忆起昨晚的事,呆坐了儿,心想冷静一下也好,掀开被子下床去。

  两个孩子还没醒,厨房方向很热闹,邓姐边熬粥边用平板追剧。苏颖朝客房看一眼,门开着,窗帘似乎也拉开了,走廊地板上映着户外透进来的自然光线。

  她去厨房倒水喝,犹豫着问了句:“郭尉走了?”

  邓姐调小音量,“起来就没见着人,可能有早会吧。”她昨晚隐约听见两人起争执,主人家的私事,不便多管,只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苏颖心中有些空落,沉默一瞬:“我得出趟远门,可能要几天。”

  邓姐愣了愣,心说不会闹到赌气离开的地步吧,赶紧关切地问:“眼看快过年,准备住到老夫人家里去?”

  苏颖说:“我舅妈今早过世了,舅舅要我尽快回去一趟。”

  “呦,什么病啊?”

  “那边没细讲,好像心脏方面的毛病。”

  邓姐忍不住摇头惋惜:“瞧瞧这大过年的都是什么事儿啊,那我赶紧做饭,吃完你再走。”

  苏颖点点头,背靠厨台,两个掌心慢慢转着水杯:“明天你也休息了?”

  邓姐笑着说是。

  苏颖说:“帮我转告他一下吧。”

  邓姐反应了会儿,半天才应声。

  5k5m他?没爱过他?没生过顾念?一张白纸没有过去?”

  郭尉表情渐渐凝住,紧咬的牙关透露出一丝心迹,末了,他点头妥协:“我的错,是我期望太高,却根本没有预料到,有些事越期待越不值得期待。”

  苏颖咬唇瞪着他,渐渐,竟眼眶发湿,她迅速低下头,气愤的同时,心中涌起一股不易察觉的委屈情绪。

  苏颖脱口而出:“那离婚吧。”

  这话落地,两人都愣住了。

  时间将整个房间定格住,他们面对面站着,暗淡的光笼罩在周围。这是结婚以来第一次激烈争吵,竟闹到如此地步。

  说出的话无法收回,苏颖凭借那股冲动咬了咬牙,转身出去。

  郭尉目光跟着她的背影,到底两大步跨过去,握住她手腕:“你留下吧,我睡客房。”

  苏颖彻夜难眠,迷迷糊糊睡着时,天已经微亮。后来她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闭着眼也没看屏幕,直接贴到耳边接听。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某个瞬间她蓦地睁开眼,坐了起来。

  再次确认,苏颖说:“好,我尽快订机票过去。”

  苏颖挂断电话,不可避免又回忆起昨晚的事,呆坐了儿,心想冷静一下也好,掀开被子下床去。

  两个孩子还没醒,厨房方向很热闹,邓姐边熬粥边用平板追剧。苏颖朝客房看一眼,门开着,窗帘似乎也拉开了,走廊地板上映着户外透进来的自然光线。

  她去厨房倒水喝,犹豫着问了句:“郭尉走了?”

  邓姐调小音量,“起来就没见着人,可能有早会吧。”她昨晚隐约听见两人起争执,主人家的私事,不便多管,只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苏颖心中有些空落,沉默一瞬:“我得出趟远门,可能要几天。”

  邓姐愣了愣,心说不会闹到赌气离开的地步吧,赶紧关切地问:“眼看快过年,准备住到老夫人家里去?”

  苏颖说:“我舅妈今早过世了,舅舅要我尽快回去一趟。”

  “呦,什么病啊?”

  “那边没细讲,好像心脏方面的毛病。”

  邓姐忍不住摇头惋惜:“瞧瞧这大过年的都是什么事儿啊,那我赶紧做饭,吃完你再走。”

  苏颖点点头,背靠厨台,两个掌心慢慢转着水杯:“明天你也休息了?”

  邓姐笑着说是。

  苏颖说:“帮我转告他一下吧。”

  邓姐反应了会儿,半天才应声。

  短暂的失重感后,一飞冲天,窗外世界倾斜变形,房屋和车子缩小成积木般的模型。

  小顾念第一次坐飞机难免兴奋,脑袋贴在窗户上,回头冲苏颖用口型“哇”了声。

  苏颖摸摸他头发,小孩子的世界单纯无虑,根本不知道即将参加的是什么样场合,更体会不到生死离别的绝望和痛苦。

  苏颖身体往座椅里沉了沉:“手呢,手给妈妈握一会儿。”

  顾念听话地把手递过去,眼睛仍看窗

  外。

  “如果我睡着了怎么办?”

  顾念一拍胸脯:“放心睡吧,有我在呢。”

  苏颖忍不住笑出来,握着儿子的手合了会儿眼,她脑中有些乱,当飞机再上升一个高度,双耳嗡鸣加剧,反倒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起初她还后悔懊恼昨晚冲动之下放狠话,后来劝自己想开,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不如放任事情发展,如果郭尉真的赞成离婚,她也能彻底轻松,不用在挣扎煎熬了。

  虽这样想,当飞机落地,等待手机开启运行的一分钟里,她还是期待。一条信息跳进来,她条件反射地立即点开,可看到上面显示的发件人是郑冉,一颗心又猛地下沉。

  苏颖抿抿唇,拉着顾念的手前往的士载客区,见屏幕上写:携书潜逃了?

  这才恍然想起,走得太急,差点忘了郑冉那回事。

  她直接打个电话过去,笑着调侃:“是什么旷世巨作值得我携带潜逃呀。”

  郑冉爱答不理地哼了声:“爱要不要。”

  苏颖也没恼:“忙什么呢?”

  “做盘扣。”

  她抱歉地将事情原委交代一番,又说:“要不我给老太太打个电话,请她过去照顾……”

  “快别,让我清静两天吧。”郑冉终于有点反应:“你别瞎操心了,忙那边的事吧,刚好王越彬放假在家。”又问:“你不回来过年了?”

  苏颖说:“恐怕回不去。”

  “跟老太太报备没?”

  “没呢,你帮我说一声?”

  郑冉哼笑:“老太太难搞,休想把难题扔给我,新媳妇第一年不在婆家过年,走前也不提前打招呼,她挑你毛病,我还乐意看笑话……”

  苏颖大声:“等离婚你再看笑话吧。”她气得一把掐了电话,不给郑冉讽刺她的机会。

  打的去火车站,由火车转汽车,一路颠簸,傍晚才到镇上。

  苏颖许多年不曾回来,长大之后才感觉这镇子越发地小。马路上被压实发亮的白雪覆盖,两旁矮房前都堆着木料和蜂窝煤,昏暗的天幕下炊烟袅袅,空气里都有种特别味道。

  每家每户张灯结彩,红彤彤的颜色绵延至道路尽头,一派喜气。@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没打电话,凭记忆找到舅舅家的老旧小区,恰恰相反的是,这里不见一丝红色。

  门前空地上搭起了蓝色棚子,两侧有花圈,几个男人腰间扎着白布,站角落里边说话边抽烟,楼栋门口贴5k5m外。

  “如果我睡着了怎么办?”

  顾念一拍胸脯:“放心睡吧,有我在呢。”

  苏颖忍不住笑出来,握着儿子的手合了会儿眼,她脑中有些乱,当飞机再上升一个高度,双耳嗡鸣加剧,反倒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起初她还后悔懊恼昨晚冲动之下放狠话,后来劝自己想开,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不如放任事情发展,如果郭尉真的赞成离婚,她也能彻底轻松,不用在挣扎煎熬了。

  虽这样想,当飞机落地,等待手机开启运行的一分钟里,她还是期待。一条信息跳进来,她条件反射地立即点开,可看到上面显示的发件人是郑冉,一颗心又猛地下沉。

  苏颖抿抿唇,拉着顾念的手前往的士载客区,见屏幕上写:携书潜逃了?

  这才恍然想起,走得太急,差点忘了郑冉那回事。

  她直接打个电话过去,笑着调侃:“是什么旷世巨作值得我携带潜逃呀。”

  郑冉爱答不理地哼了声:“爱要不要。”

  苏颖也没恼:“忙什么呢?”

  “做盘扣。”

  她抱歉地将事情原委交代一番,又说:“要不我给老太太打个电话,请她过去照顾……”

  “快别,让我清静两天吧。”郑冉终于有点反应:“你别瞎操心了,忙那边的事吧,刚好王越彬放假在家。”又问:“你不回来过年了?”

  苏颖说:“恐怕回不去。”

  “跟老太太报备没?”

  “没呢,你帮我说一声?”

  郑冉哼笑:“老太太难搞,休想把难题扔给我,新媳妇第一年不在婆家过年,走前也不提前打招呼,她挑你毛病,我还乐意看笑话……”

  苏颖大声:“等离婚你再看笑话吧。”她气得一把掐了电话,不给郑冉讽刺她的机会。

  打的去火车站,由火车转汽车,一路颠簸,傍晚才到镇上。

  苏颖许多年不曾回来,长大之后才感觉这镇子越发地小。马路上被压实发亮的白雪覆盖,两旁矮房前都堆着木料和蜂窝煤,昏暗的天幕下炊烟袅袅,空气里都有种特别味道。

  每家每户张灯结彩,红彤彤的颜色绵延至道路尽头,一派喜气。@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没打电话,凭记忆找到舅舅家的老旧小区,恰恰相反的是,这里不见一丝红色。

  门前空地上搭起了蓝色棚子,两侧有花圈,几个男人腰间扎着白布,站角落里边说话边抽烟,楼栋门口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