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32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2章

  原本想放弃那碗面的顾念有些犹豫了,见晨晨要去房间拿饼干,赶紧叫住他。

  顾念悄声说:“我妈妈其实不怎么会做饭,能把面煮熟已经很好了,要不我们还是吃完吧。”

  郭志晨平时挑食得很,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不要,看着就难吃。”

  “如果我们都不吃,妈妈心里肯定会难受。”顾念说:“我不想看她不开心。”@杰米.哒xs63点看

  晨晨抿了抿嘴,倒是没有走,屁股又慢吞吞蹭回椅子上:“那你是怎么长大的?”

  “以前有我姑姑在,后来到这里就是邓阿姨做饭了。”顾念小口吸溜着面条:“那你呢?”

  晨晨说:“我妈妈做饭很好吃很好吃,但是很少做给我。”他说这话时语气平常,脸上表情没看出多失落多难过。

  顾念不理解:“好奇怪,会做为什么不做给你?”

  晨晨摇头。

  顾念没再问,劝他说:“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吃的,不信你尝尝看。”

  晨晨只好磨磨蹭蹭拿起筷子,眼珠却一转,来了鬼主意:“要不做个交易吧,我吃一口,你给十块钱,怎么样?”

  顾念心中警铃大作,耳朵瞬间支棱起来:“我没钱!!”

  晨晨贼贼地笑:“奶奶和大姑给我们的红包一样多,没钱谁信呐,要不,我还是不吃了吧。”

  “别......”

  晨晨多激灵个小屁孩,一碗面条小口小口地抿着吃完了。

  顾念心疼数着,感觉整个红包都保不住,一时苦恼要怎么同苏颖说。但他隐约明白,晨晨平时并不缺少零花钱,他肯吃面,还是他愿意这样做。

  等到苏颖与郭尉通完电话出来,俩小孩的碗已经空了,她心中一时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厨艺见长,拿起筷子吃几口,面条寡淡无味,难以下咽,这才明白其实是两个孩子肯捧场。

  苏颖坐在椅子上,目光稍移,他们身影在洒满阳光的客厅里晃动,不知说笑着什么。她总是把生活安排的太紧凑,不曾停下来,等到真正开始审视自己,却想不出她为这个家做过什么,又发自真心去了解接受郭志晨没有。

  第一次苏颖觉得自己差劲透顶,狠狠咬了下嘴唇做惩罚。

  半晌,她呼一口气,扬声说:“你们俩,过来。”

  两人没等动,苏颖声音轻快道:“待会儿想不想去海洋公园玩?”

  5k5m第32章

  原本想放弃那碗面的顾念有些犹豫了,见晨晨要去房间拿饼干,赶紧叫住他。

  顾念悄声说:“我妈妈其实不怎么会做饭,能把面煮熟已经很好了,要不我们还是吃完吧。”

  郭志晨平时挑食得很,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不要,看着就难吃。”

  “如果我们都不吃,妈妈心里肯定会难受。”顾念说:“我不想看她不开心。”@杰米.哒xs63点看

  晨晨抿了抿嘴,倒是没有走,屁股又慢吞吞蹭回椅子上:“那你是怎么长大的?”

  “以前有我姑姑在,后来到这里就是邓阿姨做饭了。”顾念小口吸溜着面条:“那你呢?”

  晨晨说:“我妈妈做饭很好吃很好吃,但是很少做给我。”他说这话时语气平常,脸上表情没看出多失落多难过。

  顾念不理解:“好奇怪,会做为什么不做给你?”

  晨晨摇头。

  顾念没再问,劝他说:“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吃的,不信你尝尝看。”

  晨晨只好磨磨蹭蹭拿起筷子,眼珠却一转,来了鬼主意:“要不做个交易吧,我吃一口,你给十块钱,怎么样?”

  顾念心中警铃大作,耳朵瞬间支棱起来:“我没钱!!”

  晨晨贼贼地笑:“奶奶和大姑给我们的红包一样多,没钱谁信呐,要不,我还是不吃了吧。”

  “别......”

  晨晨多激灵个小屁孩,一碗面条小口小口地抿着吃完了。

  顾念心疼数着,感觉整个红包都保不住,一时苦恼要怎么同苏颖说。但他隐约明白,晨晨平时并不缺少零花钱,他肯吃面,还是他愿意这样做。

  等到苏颖与郭尉通完电话出来,俩小孩的碗已经空了,她心中一时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厨艺见长,拿起筷子吃几口,面条寡淡无味,难以下咽,这才明白其实是两个孩子肯捧场。

  苏颖坐在椅子上,目光稍移,他们身影在洒满阳光的客厅里晃动,不知说笑着什么。她总是把生活安排的太紧凑,不曾停下来,等到真正开始审视自己,却想不出她为这个家做过什么,又发自真心去了解接受郭志晨没有。

  第一次苏颖觉得自己差劲透顶,狠狠咬了下嘴唇做惩罚。

  半晌,她呼一口气,扬声说:“你们俩,过来。”

  两人没等动,苏颖声音轻快道:“待会儿想不想去海洋公园玩?”

  在路边买了三只冰激凌,三人并排坐在公园长椅上慢慢吃。

  春暖花开的季节,风也温柔许多,夕阳慢慢坠入树林深处,天边留下一缕淡淡的粉色霞光。

  小顾念举着冰激凌,盯着树枝上筑巢的鸟儿看得认真。

  苏颖转头看他:“念念?”

  “嗯?”

  她握着他手腕轻轻一抬,冰激凌蹭到他鼻尖上。

  顾念愣了愣,“嗷”地窜起来。

  另两人哈哈大笑。

  苏颖又扭过身去打算闹晨晨,谁知那小孩竟提前躲到花坛边站着,眼中亮晶晶,早就看透她的小把戏。

  生命里每一个温馨时刻都值得被铭记,就从现在开始吧。

  苏颖随手拍张三人合影给郭尉发过去,想是那边正在忙,半天没回应,很久后才收到一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包。

  苏颖心中吐槽郭总是个老古董,一时记起两人刚认识那会儿,他也是以一个微笑表情作为开场白。想想似乎有些遥远,原来两人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

  转天早起,苏颖特意给邓姐打电话取经,邓姐远程遥控,一番折腾,终于做出一顿味道尚可的早餐来。

  吃完去了郑冉那儿。

  伤筋动骨没那么容易复原,她走起路来仍是不便。

  来开门时,见后面还有两个小跟屁虫,郑冉冷嘲热讽:“你可真行,直接把家搬过来算了。”

  苏颖也不气,“我不来,谁为你做牛做马听你使唤?”

  “脸皮可真厚。”

  苏颖低声:“孩子面前,小心说话。”@杰米.哒xs63点看

  郑冉这人太无趣,平时没什么社交活动,除了服装设计几乎爱好为零,她想起年前买那块雾霾蓝水波纹的布料,准备赶在寒假结束以前再做件旗袍。

  她坐电脑前制版时,苏颖凑过去。

  “师傅!”

  郑冉没理她。

  苏颖问:“什么时候可以教教我?”

  “不记得答应过你任何事。”

  苏颖也是个说翻脸就翻脸的主儿,站直身,音量立马大了:“之前是谁死乞白赖要我把她带回来?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你是不是人品有问题性格有缺陷,难怪……”

  “给你的书都看了?”

  苏颖话被堵回来,一顿:“看了。”

  “做一件旗袍需要测量多少个数据?”

  5k5m

  在路边买了三只冰激凌,三人并排坐在公园长椅上慢慢吃。

  春暖花开的季节,风也温柔许多,夕阳慢慢坠入树林深处,天边留下一缕淡淡的粉色霞光。

  小顾念举着冰激凌,盯着树枝上筑巢的鸟儿看得认真。

  苏颖转头看他:“念念?”

  “嗯?”

  她握着他手腕轻轻一抬,冰激凌蹭到他鼻尖上。

  顾念愣了愣,“嗷”地窜起来。

  另两人哈哈大笑。

  苏颖又扭过身去打算闹晨晨,谁知那小孩竟提前躲到花坛边站着,眼中亮晶晶,早就看透她的小把戏。

  生命里每一个温馨时刻都值得被铭记,就从现在开始吧。

  苏颖随手拍张三人合影给郭尉发过去,想是那边正在忙,半天没回应,很久后才收到一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包。

  苏颖心中吐槽郭总是个老古董,一时记起两人刚认识那会儿,他也是以一个微笑表情作为开场白。想想似乎有些遥远,原来两人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

  转天早起,苏颖特意给邓姐打电话取经,邓姐远程遥控,一番折腾,终于做出一顿味道尚可的早餐来。

  吃完去了郑冉那儿。

  伤筋动骨没那么容易复原,她走起路来仍是不便。

  来开门时,见后面还有两个小跟屁虫,郑冉冷嘲热讽:“你可真行,直接把家搬过来算了。”

  苏颖也不气,“我不来,谁为你做牛做马听你使唤?”

  “脸皮可真厚。”

  苏颖低声:“孩子面前,小心说话。”@杰米.哒xs63点看

  郑冉这人太无趣,平时没什么社交活动,除了服装设计几乎爱好为零,她想起年前买那块雾霾蓝水波纹的布料,准备赶在寒假结束以前再做件旗袍。

  她坐电脑前制版时,苏颖凑过去。

  “师傅!”

  郑冉没理她。

  苏颖问:“什么时候可以教教我?”

  “不记得答应过你任何事。”

  苏颖也是个说翻脸就翻脸的主儿,站直身,音量立马大了:“之前是谁死乞白赖要我把她带回来?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你是不是人品有问题性格有缺陷,难怪……”

  “给你的书都看了?”

  苏颖话被堵回来,一顿:“看了。”

  “做一件旗袍需要测量多少个数据?”

  成胖子,欲速不达的道理小学生都知道。”

  苏颖被她数落得狗血淋头,紧紧抿住嘴。

  郑冉见她不说话,缓了缓语气:“这就生气了?”

  苏颖摇头:“师傅教训的是。”

  郑冉哼笑了下:“别光嘴甜,还是脚踏实地先把书看透吧。”

  即便这样说,午饭过后,郑冉还是教给她各类机器的用途及使用方法,又找来几块废料,演示如何车直线。

  于是整个下

  午苏颖坐在桌子前,什么也没干,专门练习车直线。

  郑冉喜静,之后的几天,苏颖早晨把顾念和晨晨送到老太太那儿,晚上再去接。剩下的所有时间里只有背书,车直线,背书,车直线……

  苏颖差点被自己感动到,如果当初这样用功,估计也是北清的料子了。

  一日,郑冉忽然问她:“你学做旗袍的初衷是什么?”

  “喜欢呗。”

  郑冉抱着手臂:“太敷衍了吧。”

  “没啊。”

  “我在跟你正经聊天,别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行不行。”

  苏颖原本歪在沙发里看教材,窗外大片阳光打在她身上,她撑着头,有些昏昏欲睡。

  听郑冉这样说,她瞧过去一眼,坐直身,“其实我心中有个打算,”想了又想,苏颖试探道:“我想同你合伙,开一家旗袍定制工作室。”

  “同谁?”

  “你。”

  郑冉问:“认真的?”

  “当然。”

  她摇头笑笑,讽刺说:“舒舒服服做个有钱人的太太不好么?瞎折腾什么劲儿。”

  多日相处,苏颖知道她只是嘴毒了点儿,内心还是热情柔软的。

  她靠回去,翻着书,慢声慢气道:“不知道你对我这些偏见都是哪儿来的,但我比你想象中有追求得多。”

  “追求不是随便说说就能实现,也要认清自己什么水平。”

  苏颖眨眨眼,哄孩子似的柔声细气:“所以你要认真教呀,我才能认真学。”

  郑冉冷声:“我对撒娇卖乖那套免疫,留着用你家郭尉身上吧。”她说:“学无止境,你出徒早着呢,开店安排到下辈子吧。”

  苏颖说:“都说是合作了,我投资金股,你投技术股,”手机蓦地振动两下,她拿起来看,回复几个字后才继续:“我们明确分工,一步一步慢慢来,将来肯定会把工作室办好的。”

  紧接着,又有消息蹦进来。

  苏颖低头看。

  郑冉直接拒绝:“你趁早打消这念头吧,无聊时候教教你倒可以,办工作室就算了。我没想过把爱好当事业,掺杂太多金钱利益反而……你笑什么?”

  苏颖目光从手机上挪开,压了压嘴角:“没笑啊。”

  郑冉:“.…..”

  她又看了眼他发的那几个字,没再回复。

  苏颖知道这事儿急不来,起身说:“爱好和利益一点不冲突,有时间我们再5k5m午苏颖坐在桌子前,什么也没干,专门练习车直线。

  郑冉喜静,之后的几天,苏颖早晨把顾念和晨晨送到老太太那儿,晚上再去接。剩下的所有时间里只有背书,车直线,背书,车直线……

  苏颖差点被自己感动到,如果当初这样用功,估计也是北清的料子了。

  一日,郑冉忽然问她:“你学做旗袍的初衷是什么?”

  “喜欢呗。”

  郑冉抱着手臂:“太敷衍了吧。”

  “没啊。”

  “我在跟你正经聊天,别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行不行。”

  苏颖原本歪在沙发里看教材,窗外大片阳光打在她身上,她撑着头,有些昏昏欲睡。

  听郑冉这样说,她瞧过去一眼,坐直身,“其实我心中有个打算,”想了又想,苏颖试探道:“我想同你合伙,开一家旗袍定制工作室。”

  “同谁?”

  “你。”

  郑冉问:“认真的?”

  “当然。”

  她摇头笑笑,讽刺说:“舒舒服服做个有钱人的太太不好么?瞎折腾什么劲儿。”

  多日相处,苏颖知道她只是嘴毒了点儿,内心还是热情柔软的。

  她靠回去,翻着书,慢声慢气道:“不知道你对我这些偏见都是哪儿来的,但我比你想象中有追求得多。”

  “追求不是随便说说就能实现,也要认清自己什么水平。”

  苏颖眨眨眼,哄孩子似的柔声细气:“所以你要认真教呀,我才能认真学。”

  郑冉冷声:“我对撒娇卖乖那套免疫,留着用你家郭尉身上吧。”她说:“学无止境,你出徒早着呢,开店安排到下辈子吧。”

  苏颖说:“都说是合作了,我投资金股,你投技术股,”手机蓦地振动两下,她拿起来看,回复几个字后才继续:“我们明确分工,一步一步慢慢来,将来肯定会把工作室办好的。”

  紧接着,又有消息蹦进来。

  苏颖低头看。

  郑冉直接拒绝:“你趁早打消这念头吧,无聊时候教教你倒可以,办工作室就算了。我没想过把爱好当事业,掺杂太多金钱利益反而……你笑什么?”

  苏颖目光从手机上挪开,压了压嘴角:“没笑啊。”

  郑冉:“.…..”

  她又看了眼他发的那几个字,没再回复。

  苏颖知道这事儿急不来,起身说:“爱好和利益一点不冲突,有时间我们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