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34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4章

  四月末,苏颖带着顾念回洛坪祭拜顾维。

  逗留了几日,返回邱化市。

  郑冉腿伤基本痊愈,寒假过去,她照常上班,只是职专院校课程没那么紧凑,相对多出不少空闲时间。苏颖就像块牛皮糖,课程安排比郑冉自己都清楚,只要她在家,她一准笑嘻嘻来敲门。

  郑冉已经习惯了,多余的情绪都懒得给,不过对她的坚持和努力倒有些刮目相看,也许她本身聪慧又有几分天赋,上周竟用胚布做了件传统衬衫。

  她没有绘画基础,郑冉帮她画草图、打板,剪裁、锁边、缝制都是由她独立完成的。

  苏颖拿着成品回家时也颇有成就感,站在镜子前左扭右扭欣赏好半天,脱下后,没一会儿又穿上试起来。

  俩小孩正凑在一起写作业,苏颖近期留意顾念的时候比较多,怕他从洛坪回来情绪受影响,好在他接受速度比她想象中要快,至少表面上依旧快乐开朗。

  苏颖溜过去找存在感,“念念。”她身体慢慢从门框后移出来:“看妈妈穿这件衬衫好看吗?”

  顾念毫无悬念地捧场说:“好看!妈妈穿什么都好看。”

  苏颖心里直冒泡,又满怀期待去看晨晨,晨晨咬着笔头,寻思了会儿:“是和大姑学来的吗?”

  “是呀,不过这件我自己完成的。”

  晨晨说:“还需要努力啊,奶奶都不穿这个样子的衣服啦。”

  “.…..”太不给面子了。

  苏颖走过去,手指挑开那支铅笔,故意板着脸:“你,别咬笔了,赶紧做作业。”

  她转身离开,身后传来俩小孩的偷笑声。@杰米.哒xs63点看

  郭尉还在书房办公,外面的动静听着不太真切。他与南非那边开视频会议,结束已经一个小时后,捏了捏眉心,一时烟瘾犯了,顺手开抽屉取烟盒。

  抖出一支含着,郭尉眼睛望了下窗外,却没点着,半晌,又放回烟盒里。

  他关掉电脑,拿着水杯走出书房,苏颖正窝在沙发里翻教材。

  郭尉去倒水,折返回来,微弓身,垂着手臂轻轻捏她的脸。

  苏颖起先没理睬,谁知这人捏起来没完没了,便缩着肩膀躲开。

  郭尉笑了笑,又用食指拨弄她嘴唇和下巴。他指尖的气息很好闻,家里惯用的沐浴露味道里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指腹微凉,却不太粗糙。

  他5k5m第34章

  四月末,苏颖带着顾念回洛坪祭拜顾维。

  逗留了几日,返回邱化市。

  郑冉腿伤基本痊愈,寒假过去,她照常上班,只是职专院校课程没那么紧凑,相对多出不少空闲时间。苏颖就像块牛皮糖,课程安排比郑冉自己都清楚,只要她在家,她一准笑嘻嘻来敲门。

  郑冉已经习惯了,多余的情绪都懒得给,不过对她的坚持和努力倒有些刮目相看,也许她本身聪慧又有几分天赋,上周竟用胚布做了件传统衬衫。

  她没有绘画基础,郑冉帮她画草图、打板,剪裁、锁边、缝制都是由她独立完成的。

  苏颖拿着成品回家时也颇有成就感,站在镜子前左扭右扭欣赏好半天,脱下后,没一会儿又穿上试起来。

  俩小孩正凑在一起写作业,苏颖近期留意顾念的时候比较多,怕他从洛坪回来情绪受影响,好在他接受速度比她想象中要快,至少表面上依旧快乐开朗。

  苏颖溜过去找存在感,“念念。”她身体慢慢从门框后移出来:“看妈妈穿这件衬衫好看吗?”

  顾念毫无悬念地捧场说:“好看!妈妈穿什么都好看。”

  苏颖心里直冒泡,又满怀期待去看晨晨,晨晨咬着笔头,寻思了会儿:“是和大姑学来的吗?”

  “是呀,不过这件我自己完成的。”

  晨晨说:“还需要努力啊,奶奶都不穿这个样子的衣服啦。”

  “.…..”太不给面子了。

  苏颖走过去,手指挑开那支铅笔,故意板着脸:“你,别咬笔了,赶紧做作业。”

  她转身离开,身后传来俩小孩的偷笑声。@杰米.哒xs63点看

  郭尉还在书房办公,外面的动静听着不太真切。他与南非那边开视频会议,结束已经一个小时后,捏了捏眉心,一时烟瘾犯了,顺手开抽屉取烟盒。

  抖出一支含着,郭尉眼睛望了下窗外,却没点着,半晌,又放回烟盒里。

  他关掉电脑,拿着水杯走出书房,苏颖正窝在沙发里翻教材。

  郭尉去倒水,折返回来,微弓身,垂着手臂轻轻捏她的脸。

  苏颖起先没理睬,谁知这人捏起来没完没了,便缩着肩膀躲开。

  郭尉笑了笑,又用食指拨弄她嘴唇和下巴。他指尖的气息很好闻,家里惯用的沐浴露味道里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指腹微凉,却不太粗糙。

  他

  老土……不过新手当然从基本款开始啊。”

  他点头赞同:“只是这料子……”

  苏颖说:“是之前废弃的雪纺料子,质量自然不过关,原本是做来当假样,看看哪里不协调再改进,结果试了试还挺合身的。”

  因为他真的不懂,所以听时比较认真。

  “明白了。”郭尉说。衬衫是米白色,他抬起一截衣摆搭在手上,不用借助灯光,隐约能看见掌心的暗影:“家里穿穿就好。”

  说完,他瞧她一眼。那目光苏颖太熟悉。

  她抽回衣服,小声:“臭流氓。”

  郭尉无辜:“我什么也没说。”

  “眼神代表一切。”

  郭尉摇头失笑:“那问你个问题,如果有个男人对你有很多副面孔,时而幼稚,时而色迷心窍,看你做错事想训斥,看你受委屈又心疼……”他扭头看她:“你说这男人怎么了?”

  苏颖想都没想:“疯了。”

  郭尉微顿,随即朗声笑开,肩膀也跟着不自觉抖动。

  隔了会儿他才收住笑,搁下杯子起身,捧着她的脸抬高了几分。

  苏颖下巴被迫仰着,脖颈拉出的弧度格外纤长。

  她呜呜两声,拍他手:“脖子断了!脖子!”

  郭尉俯身,低沉着嗓音调笑:“之前还奇怪自己怎么了,原来是疯了。”

  他随即贴过来,在她唇上快速啄吻了下,却没想苏颖圈住他脖颈,又将他拉了回来。

  吻加深,她站在沙发上向前一窜,便手脚并用地吊在他身上

  郭尉赶紧抱住,贴着她的唇,不觉挑了挑眉。

  客厅里一时悄无声息,没多久,他便抱着她朝卧室走去。

  转天下午郑冉没课,叫上苏颖,两人去南园的面料市场转了转。

  苏颖慢慢打着方向盘,在附近找了很久停车位。南园这边聚集的批发市场比较多,从服装鞋帽到文具用品,从卫浴家居到图书玩具,种类繁杂。

  区域由a编到f,面料市场刚好在最尽头的厂区里,虽然整栋楼都卖各种丝绸布料,但款式和花样自然比不得江南。

  苏颖忽然想起来:“我年前去那边时买了块布料,质感很好的米白色,上面带了些祥云暗纹,我想试着做件旗袍。”

  郑冉说:“行啊,想做就试试。”@杰米.哒xs63点看

  “你说得好简单。”

  “做不好还做不坏么,就是块布料而已5k5m老土……不过新手当然从基本款开始啊。”

  他点头赞同:“只是这料子……”

  苏颖说:“是之前废弃的雪纺料子,质量自然不过关,原本是做来当假样,看看哪里不协调再改进,结果试了试还挺合身的。”

  因为他真的不懂,所以听时比较认真。

  “明白了。”郭尉说。衬衫是米白色,他抬起一截衣摆搭在手上,不用借助灯光,隐约能看见掌心的暗影:“家里穿穿就好。”

  说完,他瞧她一眼。那目光苏颖太熟悉。

  她抽回衣服,小声:“臭流氓。”

  郭尉无辜:“我什么也没说。”

  “眼神代表一切。”

  郭尉摇头失笑:“那问你个问题,如果有个男人对你有很多副面孔,时而幼稚,时而色迷心窍,看你做错事想训斥,看你受委屈又心疼……”他扭头看她:“你说这男人怎么了?”

  苏颖想都没想:“疯了。”

  郭尉微顿,随即朗声笑开,肩膀也跟着不自觉抖动。

  隔了会儿他才收住笑,搁下杯子起身,捧着她的脸抬高了几分。

  苏颖下巴被迫仰着,脖颈拉出的弧度格外纤长。

  她呜呜两声,拍他手:“脖子断了!脖子!”

  郭尉俯身,低沉着嗓音调笑:“之前还奇怪自己怎么了,原来是疯了。”

  他随即贴过来,在她唇上快速啄吻了下,却没想苏颖圈住他脖颈,又将他拉了回来。

  吻加深,她站在沙发上向前一窜,便手脚并用地吊在他身上

  郭尉赶紧抱住,贴着她的唇,不觉挑了挑眉。

  客厅里一时悄无声息,没多久,他便抱着她朝卧室走去。

  转天下午郑冉没课,叫上苏颖,两人去南园的面料市场转了转。

  苏颖慢慢打着方向盘,在附近找了很久停车位。南园这边聚集的批发市场比较多,从服装鞋帽到文具用品,从卫浴家居到图书玩具,种类繁杂。

  区域由a编到f,面料市场刚好在最尽头的厂区里,虽然整栋楼都卖各种丝绸布料,但款式和花样自然比不得江南。

  苏颖忽然想起来:“我年前去那边时买了块布料,质感很好的米白色,上面带了些祥云暗纹,我想试着做件旗袍。”

  郑冉说:“行啊,想做就试试。”@杰米.哒xs63点看

  “你说得好简单。”

  “做不好还做不坏么,就是块布料而已

  擅长收集生活中的元素,画下来,再加入自己的理解,然后创造出不同花样或款式,运用到服装中去。脑子要灵活,这些素材可以是路边的一朵小黄花……”

  “也可以是飞鸟的翅膀、变幻的云、缠绕的藤蔓或翻涌的浪花?更抽象的还有音乐、色彩、情绪、光芒,其中都有可能藏着一些美好的元素,对么?”

  郑冉吃惊地瞧她一眼,笑笑:“也不笨嘛。”

  苏颖得意地扬扬眉。

  郑冉给她

  泼冷水:“别光说,做好才难。”想了想:“家庭作业就试着设计一款旗袍吧。”

  最后两人选了十几款布料,出来时,在家居用品的摊位前,苏颖瞧见一个花瓶,简欧款式,做工偏粗糙,但颜色和线条看着很顺眼。

  同系列有两款,一个细高,一个矮圆。旁边立着牌子,明码标价。

  苏颖问老板:“两个都要,能不能便宜点?”

  郑冉站旁边差点没乐出来,凑过去小声说:“就这还讨价还价呢?鞋子和手里的包都是a货吧。”

  苏颖没理她,又和老板讲了几句,老板让利十元。

  她付钱。

  郑冉摇着头嘲弄:“郭尉品味虽一般,吃穿用品的档次倒不低,家里名人字画古董花瓶不少,你把这个带回去,不怕他嫌弃?”

  苏颖嘀咕:“嫌弃就别看啊,不信他能给我扔出去。”又说:“况且郭尉从不用金钱衡量物品价值,认识这么久,你不知道?”

  郑冉懒得评价他,看了看那花瓶:“喜欢这些?没觉得你心思这么细腻。”

  苏颖顿了下:“就是过得太粗糙,才错过许多生活乐趣。”

  郑冉不禁扭头打量她几眼:“我现在有点好奇你了,你这人还挺特别的。”

  “千万不要爱上我,我和男人生活起来比较有默契。”

  郑冉假笑:“想象力太丰富。”

  苏颖没接茬,左右看看,把细高的花瓶递给她:“送你一个。”

  郑冉不要,苏颖硬是塞给了她。

  所有东西搬回车上,天色已经发暗。

  原本想绕路先把郑冉送回去,郭尉中途来电话,说准备带着顾念和晨晨出去吃晚饭,问她在哪里。苏颖知道郑冉不会同去,索性把车留给他,自己下去,发了个位置,在路边等郭尉。

  俩小孩都想吃火锅,便去了瀚阳路的铜锅老字号,正是饭时,店外摆了几排塑料凳,都是拿了号码坐着等位置的人。

  这种接地气的饭馆郭尉平时很少来,他今天穿着比较随意,灰薄衫搭配黑色休闲裤,去餐台给两个孩子端来膨化零食,坐在塑料凳上,自己也尝了尝。

  他身影融入杂乱闹腾的气氛中,眉目平和,倒多了些普通男人的烟火气。

  等了将近一小时,前面还有十来桌,郭尉叫念念去阿姨那里要棋盘。

  两人对一人,郭尉根本没有让着小朋友的意思。那些零食念念和晨晨没怎么动,却叫他慢悠悠吃了小半碟。

  5k5m泼冷水:“别光说,做好才难。”想了想:“家庭作业就试着设计一款旗袍吧。”

  最后两人选了十几款布料,出来时,在家居用品的摊位前,苏颖瞧见一个花瓶,简欧款式,做工偏粗糙,但颜色和线条看着很顺眼。

  同系列有两款,一个细高,一个矮圆。旁边立着牌子,明码标价。

  苏颖问老板:“两个都要,能不能便宜点?”

  郑冉站旁边差点没乐出来,凑过去小声说:“就这还讨价还价呢?鞋子和手里的包都是a货吧。”

  苏颖没理她,又和老板讲了几句,老板让利十元。

  她付钱。

  郑冉摇着头嘲弄:“郭尉品味虽一般,吃穿用品的档次倒不低,家里名人字画古董花瓶不少,你把这个带回去,不怕他嫌弃?”

  苏颖嘀咕:“嫌弃就别看啊,不信他能给我扔出去。”又说:“况且郭尉从不用金钱衡量物品价值,认识这么久,你不知道?”

  郑冉懒得评价他,看了看那花瓶:“喜欢这些?没觉得你心思这么细腻。”

  苏颖顿了下:“就是过得太粗糙,才错过许多生活乐趣。”

  郑冉不禁扭头打量她几眼:“我现在有点好奇你了,你这人还挺特别的。”

  “千万不要爱上我,我和男人生活起来比较有默契。”

  郑冉假笑:“想象力太丰富。”

  苏颖没接茬,左右看看,把细高的花瓶递给她:“送你一个。”

  郑冉不要,苏颖硬是塞给了她。

  所有东西搬回车上,天色已经发暗。

  原本想绕路先把郑冉送回去,郭尉中途来电话,说准备带着顾念和晨晨出去吃晚饭,问她在哪里。苏颖知道郑冉不会同去,索性把车留给他,自己下去,发了个位置,在路边等郭尉。

  俩小孩都想吃火锅,便去了瀚阳路的铜锅老字号,正是饭时,店外摆了几排塑料凳,都是拿了号码坐着等位置的人。

  这种接地气的饭馆郭尉平时很少来,他今天穿着比较随意,灰薄衫搭配黑色休闲裤,去餐台给两个孩子端来膨化零食,坐在塑料凳上,自己也尝了尝。

  他身影融入杂乱闹腾的气氛中,眉目平和,倒多了些普通男人的烟火气。

  等了将近一小时,前面还有十来桌,郭尉叫念念去阿姨那里要棋盘。

  两人对一人,郭尉根本没有让着小朋友的意思。那些零食念念和晨晨没怎么动,却叫他慢悠悠吃了小半碟。

  间没去成,回想了一路,隐约觉得那男人的背影甚是眼熟。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更明天早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