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35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5章

  苏颖坐回塑料凳上,看着某处,心里有些犯膈应。

  郭尉在棋盘上落了一子,转头:“这么快回来?”

  苏颖闷声道:“我刚才看见一个人。”

  郭尉身体稍稍扭转过来,没说话,等着她继续往下讲。

  @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犹豫几秒,看他一眼:“我撞见王越彬和一个女人在走廊里接吻。”

  郭尉面上十分平静,“然后你卫生间没去成?”

  ……关注的重点似乎不对吧。

  苏颖压低声音,强调说:“是接吻,那女人不是郑冉……你早就知道?”

  对面那俩小孩偷偷把棋子换了许多位置,郭尉这次没阻止,随便走了两步,输给他们。

  “也是去年偶然间知道的。”他说。

  苏颖问:“那你怎么没告诉郑冉?”

  郭尉说:“暗示过一两次,或许她不信。”

  “你脑袋弯弯绕绕想法那么多,用词谨慎,说不准你以为的暗示别人根本没有听出来,倒不如明说。”

  郭尉无语两秒,淡笑道:“怎么经你描述,我就一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啊。”

  “以为你不是?”

  与她说着,郭尉仍分出一半精力关注念念和晨晨:“你们两个,活动范围最好别超出我的视线”,见他们走过来些,这才继续:“以她对我的成见,即使我说明,你觉得她会信我还是信她老公?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夫妻,只要足够在意,总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她好面子,这种事情,还是自己察觉比较好。”

  苏颖想想有道理,旁观者的立场总能客观冷静,可是遭遇出轨,算是一个家庭的重大灾难了。郑冉这人只是难接触了些,却也外冷内热,无论样貌还是气质,各方面条件都不差的。

  苏颖心中隐隐不舒服:“要不要换个地方?”

  郭尉好笑:“该躲的不是我们吧。”

  他回车上取来两瓶水,先扭开了递给她。知她这段日子与郑冉相处不错,免不了多说几句;“两人在某些观念上就存在问题,打个比方,拿处理人际关系来说,一个喜欢结交比自己层次高的人,为达目的不惜放低姿态,阿谀奉承,而另一个优越感比较强,即使目标无法实现,有些事她也不屑去做的。这只是一方面,在我看来,他背叛婚姻没什么好奇怪,这段关系不算牢固。”

  “分析得很神一样。”

  5k5m第35章

  苏颖坐回塑料凳上,看着某处,心里有些犯膈应。

  郭尉在棋盘上落了一子,转头:“这么快回来?”

  苏颖闷声道:“我刚才看见一个人。”

  郭尉身体稍稍扭转过来,没说话,等着她继续往下讲。

  @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犹豫几秒,看他一眼:“我撞见王越彬和一个女人在走廊里接吻。”

  郭尉面上十分平静,“然后你卫生间没去成?”

  ……关注的重点似乎不对吧。

  苏颖压低声音,强调说:“是接吻,那女人不是郑冉……你早就知道?”

  对面那俩小孩偷偷把棋子换了许多位置,郭尉这次没阻止,随便走了两步,输给他们。

  “也是去年偶然间知道的。”他说。

  苏颖问:“那你怎么没告诉郑冉?”

  郭尉说:“暗示过一两次,或许她不信。”

  “你脑袋弯弯绕绕想法那么多,用词谨慎,说不准你以为的暗示别人根本没有听出来,倒不如明说。”

  郭尉无语两秒,淡笑道:“怎么经你描述,我就一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啊。”

  “以为你不是?”

  与她说着,郭尉仍分出一半精力关注念念和晨晨:“你们两个,活动范围最好别超出我的视线”,见他们走过来些,这才继续:“以她对我的成见,即使我说明,你觉得她会信我还是信她老公?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夫妻,只要足够在意,总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她好面子,这种事情,还是自己察觉比较好。”

  苏颖想想有道理,旁观者的立场总能客观冷静,可是遭遇出轨,算是一个家庭的重大灾难了。郑冉这人只是难接触了些,却也外冷内热,无论样貌还是气质,各方面条件都不差的。

  苏颖心中隐隐不舒服:“要不要换个地方?”

  郭尉好笑:“该躲的不是我们吧。”

  他回车上取来两瓶水,先扭开了递给她。知她这段日子与郑冉相处不错,免不了多说几句;“两人在某些观念上就存在问题,打个比方,拿处理人际关系来说,一个喜欢结交比自己层次高的人,为达目的不惜放低姿态,阿谀奉承,而另一个优越感比较强,即使目标无法实现,有些事她也不屑去做的。这只是一方面,在我看来,他背叛婚姻没什么好奇怪,这段关系不算牢固。”

  “分析得很神一样。”

  无留恋地出轨了。之后她毅然决然与他离了婚,在小镇上独自经营一间不太大的鞋店,养育儿女。

  这样的事情太普遍了。

  人生本就是一场闹剧接着一场闹剧,苏颖佩服她,拿得起也放得下,才算活得明白。

  没多长时间,点的羊肉和配菜全部上齐,铜锅里翻涌着奶白色水花,热气氤氲开来,玻璃上挂着薄薄一层湿雾。

  这顿饭郭尉没吃几口,只顾着照顾家里的大朋友和小朋友。最后苏颖硬是和他交换位置,他才安静坐着吃了些东西。

  她很久没有关注身后,再回头时,那对狗男女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饭后回家,郭尉洗完澡出来,在书房中找到苏颖。她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埋着头认真画什么。

  郭尉走过去插着兜看了看。

  苏颖抬头,忽问:“你喜欢什么款式的旗袍?”

  郭尉说:“简洁大方,带点小性感又不显轻浮。”

  “简洁大方我明白,后面的要求太抽象,本设计师无法满足。”苏颖在本子上大概画了几笔,是长及脚裸的基本款:“这样的?”

  “差不多。”他笑了笑:“苏大设计师这画功不怎么样啊。”

  其实这段日子,苏颖已经开始学习人物身体线条的勾勒,和服装褶皱及动态下的画法。她对着电脑上的图片反反复复练习修改,已经有了些样子。

  才不在意他的嘲笑,苏颖哼了声:“能看懂不就行么,袖子呢?”

  “中袖。”

  “那就是无袖款。”

  郭尉摇头笑笑。

  苏颖又问:“领子和前襟?”

  郭尉哪儿懂这些,伸手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下:“这叫什么?”

  苏颖哦了声,画完:“对么?”

  郭尉歪着身子看了看,好像不太满意,原本抵在唇边的手放下来,撑住桌沿,弓着身,另一手臂竟绕过她,去握她握笔的手。

  苏颖手背温温的,被他的大手紧紧包裹住。

  一瞬间,郭尉把她圈进怀中,他的气息轻轻吹进耳廓,苏颖后脑一麻,像有小蚂蚁爬来爬去。

  他带动笔尖:“这样看着顺眼些。”

  苏颖稳了稳心神,已经切换到玩闹状态:“那,我加个水滴镂空。”@杰米.哒xs63点看

  “不好吧,太露。”他改掉。

  苏颖肩膀轻轻撞一下他胸膛,笑道:“肩膀到领口之间要用水晶纱,超5k5m无留恋地出轨了。之后她毅然决然与他离了婚,在小镇上独自经营一间不太大的鞋店,养育儿女。

  这样的事情太普遍了。

  人生本就是一场闹剧接着一场闹剧,苏颖佩服她,拿得起也放得下,才算活得明白。

  没多长时间,点的羊肉和配菜全部上齐,铜锅里翻涌着奶白色水花,热气氤氲开来,玻璃上挂着薄薄一层湿雾。

  这顿饭郭尉没吃几口,只顾着照顾家里的大朋友和小朋友。最后苏颖硬是和他交换位置,他才安静坐着吃了些东西。

  她很久没有关注身后,再回头时,那对狗男女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饭后回家,郭尉洗完澡出来,在书房中找到苏颖。她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埋着头认真画什么。

  郭尉走过去插着兜看了看。

  苏颖抬头,忽问:“你喜欢什么款式的旗袍?”

  郭尉说:“简洁大方,带点小性感又不显轻浮。”

  “简洁大方我明白,后面的要求太抽象,本设计师无法满足。”苏颖在本子上大概画了几笔,是长及脚裸的基本款:“这样的?”

  “差不多。”他笑了笑:“苏大设计师这画功不怎么样啊。”

  其实这段日子,苏颖已经开始学习人物身体线条的勾勒,和服装褶皱及动态下的画法。她对着电脑上的图片反反复复练习修改,已经有了些样子。

  才不在意他的嘲笑,苏颖哼了声:“能看懂不就行么,袖子呢?”

  “中袖。”

  “那就是无袖款。”

  郭尉摇头笑笑。

  苏颖又问:“领子和前襟?”

  郭尉哪儿懂这些,伸手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下:“这叫什么?”

  苏颖哦了声,画完:“对么?”

  郭尉歪着身子看了看,好像不太满意,原本抵在唇边的手放下来,撑住桌沿,弓着身,另一手臂竟绕过她,去握她握笔的手。

  苏颖手背温温的,被他的大手紧紧包裹住。

  一瞬间,郭尉把她圈进怀中,他的气息轻轻吹进耳廓,苏颖后脑一麻,像有小蚂蚁爬来爬去。

  他带动笔尖:“这样看着顺眼些。”

  苏颖稳了稳心神,已经切换到玩闹状态:“那,我加个水滴镂空。”@杰米.哒xs63点看

  “不好吧,太露。”他改掉。

  苏颖肩膀轻轻撞一下他胸膛,笑道:“肩膀到领口之间要用水晶纱,超

  面稍微添加几笔,感觉完全不同了。

  郑冉说:“肩膀这里用纱可以的,不过,上面要做些花朵藤蔓刺绣丰富一下,利用它们的颜色为旗袍增加生气,然后花与藤蔓缠绕的姿态勾勒出胸部轮廓,再顺着两侧下来,到腰部收窄,这样能令身材曲线更加流畅柔和。胸口处小小的水滴镂空很好,但领子要高些,用来拉长颈部线条。领口放一枚别致的深蓝色盘扣,以及同色系面料整体做滚边。”

  苏颖听得很认真,米白、深蓝再

  加上花朵藤蔓,似乎是种不错的搭配,然后经她描绘,好像也有了些“性感却不轻浮”的感觉。

  不佩服都不行,苏颖却叹气:“这里面学问好深啊,不知哪年才能达到你的高度。”

  “我算什么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郑冉难得夸奖她:“你很聪明,只要肯钻研一定能行。”

  苏颖点点头:“我那天的提议,你认真考虑了吗?既然喜爱这个行业,不做点事情挺可惜的。”@杰米.哒xs63点看

  郑冉说:“正因为真正热爱,才不想用它换取利益。”

  苏颖摇头:“你的思维完全被金钱套住了,试着换一种心态,如果有一天你所钟爱的东西被推广,被更多的女性接受甚至喜欢,会不会有种成就感?就像你毫无保留地教我,难道真因为我们关系好到如此地步?别否认我进步过程中你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有付出总会有回报,你把开店当做一种旗袍文化的传播,其次才是赚钱,那么,还抵触这件事不?”没等她回答,她又凑过去笑嘻嘻找补一句:“当然了,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好,越来越亲近。”

  郑冉嫌弃地一耸肩,半天没语,她这番话倒叫她刮目相看,过了会儿才问:“那你呢,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旗袍?很严肃的问题,需要你端正态度。”

  其实对郑冉也没什么好隐瞒,苏颖就将洛坪老照片的故事讲给她听。她觉得自己受郭尉影响,变狡猾了,故意把当时心情多加渲染。

  听罢,郑冉沉默下来:“你独自带着念念,一定很难熬吧。”

  “也还好。”苏颖轻描淡写。

  她叹息着摇头:“所以生孩子到底为什么呢。”

  这话倒是提醒了苏颖,心里斟酌一番,她问:“别说我了,你没想过再找医生看看?你和姐夫也该要个孩子了。”

  郑冉瞥她:“被老太太洗脑了吧。”

  苏颖没理这话,继续问:“就不觉得有遗憾?”

  “没遗憾又怎样,不会死的么?”

  这回答倒是很符合她的个性,苏颖自认活得够随性,但她的这种潇洒恐怕是她永远达不到的高度。

  苏颖问:“你满意现在的状态?”

  “还行。”她说,想片刻:“是因为我觉得生不生孩子无所谓,所以生不出才没那么重要。”

  “也许姐夫想法相反呢。”

  郑冉垂着眼,握着铅笔在纸上随便画了几笔:“谁知道,很少听他提起。”

  苏颖抿了下嘴:“5k5m加上花朵藤蔓,似乎是种不错的搭配,然后经她描绘,好像也有了些“性感却不轻浮”的感觉。

  不佩服都不行,苏颖却叹气:“这里面学问好深啊,不知哪年才能达到你的高度。”

  “我算什么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郑冉难得夸奖她:“你很聪明,只要肯钻研一定能行。”

  苏颖点点头:“我那天的提议,你认真考虑了吗?既然喜爱这个行业,不做点事情挺可惜的。”@杰米.哒xs63点看

  郑冉说:“正因为真正热爱,才不想用它换取利益。”

  苏颖摇头:“你的思维完全被金钱套住了,试着换一种心态,如果有一天你所钟爱的东西被推广,被更多的女性接受甚至喜欢,会不会有种成就感?就像你毫无保留地教我,难道真因为我们关系好到如此地步?别否认我进步过程中你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有付出总会有回报,你把开店当做一种旗袍文化的传播,其次才是赚钱,那么,还抵触这件事不?”没等她回答,她又凑过去笑嘻嘻找补一句:“当然了,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好,越来越亲近。”

  郑冉嫌弃地一耸肩,半天没语,她这番话倒叫她刮目相看,过了会儿才问:“那你呢,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旗袍?很严肃的问题,需要你端正态度。”

  其实对郑冉也没什么好隐瞒,苏颖就将洛坪老照片的故事讲给她听。她觉得自己受郭尉影响,变狡猾了,故意把当时心情多加渲染。

  听罢,郑冉沉默下来:“你独自带着念念,一定很难熬吧。”

  “也还好。”苏颖轻描淡写。

  她叹息着摇头:“所以生孩子到底为什么呢。”

  这话倒是提醒了苏颖,心里斟酌一番,她问:“别说我了,你没想过再找医生看看?你和姐夫也该要个孩子了。”

  郑冉瞥她:“被老太太洗脑了吧。”

  苏颖没理这话,继续问:“就不觉得有遗憾?”

  “没遗憾又怎样,不会死的么?”

  这回答倒是很符合她的个性,苏颖自认活得够随性,但她的这种潇洒恐怕是她永远达不到的高度。

  苏颖问:“你满意现在的状态?”

  “还行。”她说,想片刻:“是因为我觉得生不生孩子无所谓,所以生不出才没那么重要。”

  “也许姐夫想法相反呢。”

  郑冉垂着眼,握着铅笔在纸上随便画了几笔:“谁知道,很少听他提起。”

  苏颖抿了下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