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36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6章

  苏颖觉得自己爱管闲事的毛病又要犯了。

  从郑冉家离开,她开车心不在焉,思来想去,总感觉是郭尉拎得太清,把自己完全放在了旁观者的位置。郑冉虽要强,却也有知情的权利,如果换位思考,这种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周围亲人都对自己百般隐瞒,这才是最大的刺激和羞辱。

  苏颖觉得她和郑冉某些方面很相似,应该也有相同的心态。

  她脑子里乱七八糟想着事情,错过左转路口,发现再往前走路不那么熟悉时,这才集中精神找地方掉头。

  过完年后,都是她亲自接送晨晨和顾念的,从前把心思都放在搞好店铺上,如今精力稍微偏移,支点在工作与家庭之间重新去找位置,这种平衡感好像也不太难适应。

  房门一开,俩小孩高声欢呼着冲进自己房间。

  邓姐正在厨房忙碌,旁边支着平板电脑,仍然是部家庭伦理剧。

  苏颖换好衣服去帮忙,看见菜板上已经削好的胡萝卜:“这个需要切?”

  “对。”邓姐走过去:“你那手法不行,要先倾斜着切段,对,对喽……再横过来切成菱形。”

  “这样?”

  邓姐笑着:“薄点,小心手。”

  苏颖问:“胡萝卜准备做什么呢?”

  “番茄虾的配菜。”邓姐把平板关掉:“那天的排骨做得还不错,今天也准备试一下?”

  苏颖说:“那您教教我。我太笨了,这么多年,做饭无论如何也学不会。”

  邓姐洗着花菜,心无城府地说:“老话讲,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做饭和你们工作一样也算份职业,你剪剪缝缝做得好,烧菜就也能学会。觉得有难度,只能说明没用心,你们这代人呐,很少进厨房了,除了外卖就泡面,条件好点的顿顿餐馆吃,不是学不会,是懒得学。”

  说完,她自己先爽朗笑出声。

  苏颖也跟着干干笑了下,心说您可真诚实啊。其实她并不介意邓姐怎样解读,却明白自己是想为谁做出些改变。

  苏颖没生气,现在心态不同了,感觉邓姐也变得可爱起来。

  番茄虾她做得不算顺利,邓姐在旁指点,她手忙脚乱,好容易出锅盛入盘中,偷偷吃一只,味道还行。

  端到餐桌上,苏颖没敢说是自己做的,躲在厨房墙边偷偷看他们的反应。

  正入神间,耳边忽然凉飕飕吹来一股气息。

  5k5m第36章

  苏颖觉得自己爱管闲事的毛病又要犯了。

  从郑冉家离开,她开车心不在焉,思来想去,总感觉是郭尉拎得太清,把自己完全放在了旁观者的位置。郑冉虽要强,却也有知情的权利,如果换位思考,这种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周围亲人都对自己百般隐瞒,这才是最大的刺激和羞辱。

  苏颖觉得她和郑冉某些方面很相似,应该也有相同的心态。

  她脑子里乱七八糟想着事情,错过左转路口,发现再往前走路不那么熟悉时,这才集中精神找地方掉头。

  过完年后,都是她亲自接送晨晨和顾念的,从前把心思都放在搞好店铺上,如今精力稍微偏移,支点在工作与家庭之间重新去找位置,这种平衡感好像也不太难适应。

  房门一开,俩小孩高声欢呼着冲进自己房间。

  邓姐正在厨房忙碌,旁边支着平板电脑,仍然是部家庭伦理剧。

  苏颖换好衣服去帮忙,看见菜板上已经削好的胡萝卜:“这个需要切?”

  “对。”邓姐走过去:“你那手法不行,要先倾斜着切段,对,对喽……再横过来切成菱形。”

  “这样?”

  邓姐笑着:“薄点,小心手。”

  苏颖问:“胡萝卜准备做什么呢?”

  “番茄虾的配菜。”邓姐把平板关掉:“那天的排骨做得还不错,今天也准备试一下?”

  苏颖说:“那您教教我。我太笨了,这么多年,做饭无论如何也学不会。”

  邓姐洗着花菜,心无城府地说:“老话讲,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做饭和你们工作一样也算份职业,你剪剪缝缝做得好,烧菜就也能学会。觉得有难度,只能说明没用心,你们这代人呐,很少进厨房了,除了外卖就泡面,条件好点的顿顿餐馆吃,不是学不会,是懒得学。”

  说完,她自己先爽朗笑出声。

  苏颖也跟着干干笑了下,心说您可真诚实啊。其实她并不介意邓姐怎样解读,却明白自己是想为谁做出些改变。

  苏颖没生气,现在心态不同了,感觉邓姐也变得可爱起来。

  番茄虾她做得不算顺利,邓姐在旁指点,她手忙脚乱,好容易出锅盛入盘中,偷偷吃一只,味道还行。

  端到餐桌上,苏颖没敢说是自己做的,躲在厨房墙边偷偷看他们的反应。

  正入神间,耳边忽然凉飕飕吹来一股气息。

  苏颖刚说自己脸皮薄时,郭尉就忍不住想笑,也真没控制好表情,勾了下唇角:“做的什么?待会儿我来评分。”

  苏颖稍稍歪头:“不如到时你猜猜看。”

  郭尉没走开,站她面前慢慢卷着衬衫袖口,不禁多瞧了几眼。

  她身上挂着围裙,前襟沾了些红色汤汁,头发有些长了,在脖颈处松松扎着,几缕发丝搭在耳垂旁。她挑眉眨眼,一脸小骄傲的样子比任何时候都要生动些。

  郭尉说:“不如闻闻,我嗅觉灵敏得很。”

  他倾身过来,鼻子凑近她耳根。

  苏颖不躲,目光跟着他,笑眯了眼睛问:“闻见什么了?”

  郭尉稍稍离开一些,皱了下眉,不苟笑的样子:“再闻闻。”于是又凑过去,这回距离更近了,鼻尖擦着她皮肤,气息轻轻抽动两下,像是某种大型宠物。

  一时间苏颖被他闹得脖子发痒,浑身像触电,不禁缩着肩膀笑出声,又赶紧伸手捂住嘴。

  厨房中,邓姐在炒最后一道青菜,晨晨和念念坐桌旁聊着什么,这俩人躲进他们看不见的角落,细声细语,没完没了了。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吃完饭天空仍能看见少许青色。

  等到顾念晨晨做完功课,苏颖想叫他们一起出去散散步。

  俩孩子默契摇头,三千块的拼图从年前拼到年后,再不完成就快疯掉了。

  @杰米.哒xs63点看

  四人亲子时光变成二人世界,出了电梯,苏颖落后半步。

  郭尉穿着普通的白色薄t恤和牛仔裤,脚上是双帆布鞋。他出来前洗过澡了,发丝半干,微垂着头用手挥了挥,又不经意地甩动两下。他走在她前面,背影格外高大。

  脱去成功人士的外衣,又有了另一种定义,他样子随和亲切,也不过是个做了别人老公的平凡男人而已。

  苏颖碎步追上去,牵住他垂在身侧的手。

  郭尉几乎下一秒就握住了。

  两人不由对视一眼,没说话,却都笑了笑。

  苏颖说:“跟你商量个事情呗。”

  郭尉:“说说看。”

  “我想买些缝纫器材和打板台回来,需要腾出个房间作工作间,可以么?”

  “当然。你的家,你有安排它的权利。”

  苏颖顿了顿,想起最近一直萦绕在脑中的问题:“你……你和晨晨一直住在这个小区?”

  郭尉瞧她一眼5k5m

  苏颖刚说自己脸皮薄时,郭尉就忍不住想笑,也真没控制好表情,勾了下唇角:“做的什么?待会儿我来评分。”

  苏颖稍稍歪头:“不如到时你猜猜看。”

  郭尉没走开,站她面前慢慢卷着衬衫袖口,不禁多瞧了几眼。

  她身上挂着围裙,前襟沾了些红色汤汁,头发有些长了,在脖颈处松松扎着,几缕发丝搭在耳垂旁。她挑眉眨眼,一脸小骄傲的样子比任何时候都要生动些。

  郭尉说:“不如闻闻,我嗅觉灵敏得很。”

  他倾身过来,鼻子凑近她耳根。

  苏颖不躲,目光跟着他,笑眯了眼睛问:“闻见什么了?”

  郭尉稍稍离开一些,皱了下眉,不苟笑的样子:“再闻闻。”于是又凑过去,这回距离更近了,鼻尖擦着她皮肤,气息轻轻抽动两下,像是某种大型宠物。

  一时间苏颖被他闹得脖子发痒,浑身像触电,不禁缩着肩膀笑出声,又赶紧伸手捂住嘴。

  厨房中,邓姐在炒最后一道青菜,晨晨和念念坐桌旁聊着什么,这俩人躲进他们看不见的角落,细声细语,没完没了了。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吃完饭天空仍能看见少许青色。

  等到顾念晨晨做完功课,苏颖想叫他们一起出去散散步。

  俩孩子默契摇头,三千块的拼图从年前拼到年后,再不完成就快疯掉了。

  @杰米.哒xs63点看

  四人亲子时光变成二人世界,出了电梯,苏颖落后半步。

  郭尉穿着普通的白色薄t恤和牛仔裤,脚上是双帆布鞋。他出来前洗过澡了,发丝半干,微垂着头用手挥了挥,又不经意地甩动两下。他走在她前面,背影格外高大。

  脱去成功人士的外衣,又有了另一种定义,他样子随和亲切,也不过是个做了别人老公的平凡男人而已。

  苏颖碎步追上去,牵住他垂在身侧的手。

  郭尉几乎下一秒就握住了。

  两人不由对视一眼,没说话,却都笑了笑。

  苏颖说:“跟你商量个事情呗。”

  郭尉:“说说看。”

  “我想买些缝纫器材和打板台回来,需要腾出个房间作工作间,可以么?”

  “当然。你的家,你有安排它的权利。”

  苏颖顿了顿,想起最近一直萦绕在脑中的问题:“你……你和晨晨一直住在这个小区?”

  郭尉瞧她一眼

  灯相继亮起来。

  不知不觉走到千鸟湖公园,正是每天早晨郭尉跑步的地方。

  两人没怎么说话,牵手走着。

  饭后来遛弯的人很多,夜跑的年轻人也有,湖面映着五彩斑斓的灯火,对岸要稍微热闹些,地方小有名气的歌手受邀在阶梯广场演出。

  郭尉接了两通工作电话,讲话时用词格外严谨。苏颖在旁乖乖跟着他的步伐,相握的手不时被他捏紧、放松,或牵起来一同挠挠脖颈蹭蹭鼻梁。

  脚下的红色塑胶跑道踩上去很软,苏颖沿着白线歪歪扭扭地走,几乎不曾体验这种舒适惬意的时光。

  半晌,他电话打完了。

  两人找了张长椅坐下来,背面是湖水,眼前是悠闲慢步走的人群。

  郭尉好像也很放松的样子,长腿伸直交叠,靠着椅背,双手相握扣在脑后。

  苏颖托着下巴,扭头问:“今晚的番茄虾打几分?”

  郭尉动作没有变,目光落在她脸上:“想听真话?”

  苏颖耸耸肩。

  他把手放下来,两指捏了捏她后颈,然后很自然地把她搂进臂弯:“十分制,味道五分,诚意也占五分。”

  “就是满分咯。”苏颖不禁心花怒放,手指去挑他下巴,扬着眉坏坏的样子:“郭总嘴巴抹蜜了吧,怎么这样会夸人呢?”

  郭尉凑近了,低低道:“想我怎么接这句话?你来尝尝看?会不会太老土?”片刻,声音更低:“我猜你成心这样问的。”

  他的呼吸要比周围空气炙热得多,分毫不差十分精准地吹入她耳中。

  苏颖头皮发麻,败下阵来,手掌轻打他胸口,把人推远了:“大庭广众,注意行。”

  郭尉十分听话地应了声,“好。”

  苏颖不禁抿唇笑笑,往他怀里靠去,没再说话。

  路两旁种着一种她不认识的树,微风轻荡,只感觉呼吸间一股生杏子味,十分新奇,又特别好闻。

  苏颖行动力惊人,这之后短短几天时间,分别在网上和实体店看了不同型号的机器,又订购几组多宝格柜子,快递到家,自己组装。

  现在的房子是两百多平的平层,挑了间比较大的客房改成工作间,刚好在郭尉书房对面。

  郑冉没课时,苏颖哄着她去买剩下那些零碎工具,忙活一上午终于买齐,吃过饭,两人顺便去附近商场逛了逛。

  苏颖在专柜看见一对袖扣,圆圆的款式,上面是低调简单的银色双g图案,比较符合郭尉风格。

  苏颖看了看价牌,还算合理,但对她目前状况来说,确实稍贵,又不由联想它们系在郭尉袖口的样子,实在是喜欢,便狠心付了钱。

  店员将袖扣包好交给苏颖,她一转头,郑冉正坐在沙发中喝水翻杂志。

  苏颖现在面对她心中虚得很,总感觉隐瞒已经对两人关系构成背叛,她咬了下嘴唇,走过去:“不给姐夫选点什么?”

  郑冉说:“我的风格未必符合他心意。”

  苏颖“哦”了声,慢慢坐下来,店员为她端来一杯水,她道谢。

  苏颖绞尽脑汁想要说点什么或透露些信息,思考怎样才能不着痕迹又能起到警示作用。她咬着纸杯边缘想了会儿,半天才随意问:“对了,一直挺好奇,你和姐夫什么时候认识的?”

  郑冉瞧她一眼:“读书那会儿。”

  “一定是他先追的你,甜蜜语加情书鲜花,每日早饭热水全承包,死缠烂打的那种?”

  郑冉笑笑,没否认。

  “真让人羡慕。”苏颖问:“后来就顺理成章结了婚?”

  “嗯。”

  苏颖抿抿嘴,“问你个问题啊,假如有天姐夫出轨了,你会怎么样?”

  郑冉一顿,合上杂志:“你无不无聊?”

  “就随便说说话,急什么。”她不在意的样子。

  郑冉笑:“那就先说说你吧,郭尉出轨你打算怎么办?”

  苏颖说:“先废掉他,弄个半死是肯定的了。”一时不知道谈话怎样进行下去,她没看她的眼睛,搁下水杯:“走5k5m

  脚下的红色塑胶跑道踩上去很软,苏颖沿着白线歪歪扭扭地走,几乎不曾体验这种舒适惬意的时光。

  半晌,他电话打完了。

  两人找了张长椅坐下来,背面是湖水,眼前是悠闲慢步走的人群。

  郭尉好像也很放松的样子,长腿伸直交叠,靠着椅背,双手相握扣在脑后。

  苏颖托着下巴,扭头问:“今晚的番茄虾打几分?”

  郭尉动作没有变,目光落在她脸上:“想听真话?”

  苏颖耸耸肩。

  他把手放下来,两指捏了捏她后颈,然后很自然地把她搂进臂弯:“十分制,味道五分,诚意也占五分。”

  “就是满分咯。”苏颖不禁心花怒放,手指去挑他下巴,扬着眉坏坏的样子:“郭总嘴巴抹蜜了吧,怎么这样会夸人呢?”

  郭尉凑近了,低低道:“想我怎么接这句话?你来尝尝看?会不会太老土?”片刻,声音更低:“我猜你成心这样问的。”

  他的呼吸要比周围空气炙热得多,分毫不差十分精准地吹入她耳中。

  苏颖头皮发麻,败下阵来,手掌轻打他胸口,把人推远了:“大庭广众,注意行。”

  郭尉十分听话地应了声,“好。”

  苏颖不禁抿唇笑笑,往他怀里靠去,没再说话。

  路两旁种着一种她不认识的树,微风轻荡,只感觉呼吸间一股生杏子味,十分新奇,又特别好闻。

  苏颖行动力惊人,这之后短短几天时间,分别在网上和实体店看了不同型号的机器,又订购几组多宝格柜子,快递到家,自己组装。

  现在的房子是两百多平的平层,挑了间比较大的客房改成工作间,刚好在郭尉书房对面。

  郑冉没课时,苏颖哄着她去买剩下那些零碎工具,忙活一上午终于买齐,吃过饭,两人顺便去附近商场逛了逛。

  苏颖在专柜看见一对袖扣,圆圆的款式,上面是低调简单的银色双g图案,比较符合郭尉风格。

  苏颖看了看价牌,还算合理,但对她目前状况来说,确实稍贵,又不由联想它们系在郭尉袖口的样子,实在是喜欢,便狠心付了钱。

  店员将袖扣包好交给苏颖,她一转头,郑冉正坐在沙发中喝水翻杂志。

  苏颖现在面对她心中虚得很,总感觉隐瞒已经对两人关系构成背叛,她咬了下嘴唇,走过去:“不给姐夫选点什么?”

  郑冉说:“我的风格未必符合他心意。”

  苏颖“哦”了声,慢慢坐下来,店员为她端来一杯水,她道谢。

  苏颖绞尽脑汁想要说点什么或透露些信息,思考怎样才能不着痕迹又能起到警示作用。她咬着纸杯边缘想了会儿,半天才随意问:“对了,一直挺好奇,你和姐夫什么时候认识的?”

  郑冉瞧她一眼:“读书那会儿。”

  “一定是他先追的你,甜蜜语加情书鲜花,每日早饭热水全承包,死缠烂打的那种?”

  郑冉笑笑,没否认。

  “真让人羡慕。”苏颖问:“后来就顺理成章结了婚?”

  “嗯。”

  苏颖抿抿嘴,“问你个问题啊,假如有天姐夫出轨了,你会怎么样?”

  郑冉一顿,合上杂志:“你无不无聊?”

  “就随便说说话,急什么。”她不在意的样子。

  郑冉笑:“那就先说说你吧,郭尉出轨你打算怎么办?”

  苏颖说:“先废掉他,弄个半死是肯定的了。”一时不知道谈话怎样进行下去,她没看她的眼睛,搁下水杯:“走

  苏颖没说话,敷衍地笑笑。

  王越彬跃过她们去换鞋,站起身不经意照了照镜子,小指拨弄几下头发,然后开门出去。

  苏颖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也许是厌恶情绪没来得及收起,转头看郑冉时,郑冉正目不转睛地观察她。

  苏颖怔住:“你看什么?”

  她反问:“你有什么话想说?”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更周四早八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