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37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7章

  苏颖靠坐在沙发扶手上,一时没吭声。

  郑冉静静看着她,语气超乎寻常地冷静:“你在暗示我……他有外遇了?”

  苏颖吃惊抬头,目光又转开,仍是说不出一句话。

  一整天下来,郑冉心中多多少少有预感,她不再问,思考几秒后,向她伸手:“车钥匙借我。”

  她越是平静苏颖心越慌,不敢放郑冉一人走,便随她一起下楼去。

  苏颖坐进驾驶位,等王越彬的车子启动后,她们不远不近地跟着。

  郑冉始终沉默,目光锁在前面的自家车上,脸绷得很紧。

  苏颖也不说话,脑中转的飞快,原本还猜想郑冉是知情的,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她一时反省自己跟下来是不是太冲动了,郑冉知道真相会是什么反应,如果王越彬真的是与领导有饭局怎么办,她要不要直接同她说明……

  想得太多,苏颖慌了神,路口还差几秒变红灯时,她犹豫间踩了脚刹车,没有过去。

  王越彬跟丢了。

  车中气氛紧张得喘不过气。

  开过路口,郑冉说:“靠边停车。”

  苏颖只好打右闪,找了处不碍事的地方把车停好。

  下午两三点钟光景,阳光十分充足,车中没开空调,浑身闷热。

  苏颖降下车窗,温温的空气涌了进来,转过头呼吸几次,胸口的滞闷感才稍微缓解。

  郑冉看她:“你是怎么发现的?”

  虽然立场没有错,但这件事由她戳破还是欠妥当,便含糊了句:“发现什么?”

  郑冉声音很冷:“如果以后还想继续来往,知道什么就告诉我。”她拇指指甲轻轻抠着另一手的手背:“我最烦别人把我当傻子,你应该清楚。”

  她表面虽平静,一些细微动作还是泄露了此刻心情。

  苏颖沉默着,低头摆弄手机,不经意间,指肚点进相册,可犹豫片刻,又锁了屏幕。

  苏颖冷静下来,觉得这件事自己到这里已经可以了,她转头看张冉:“别人把你当什么不要紧,最关键是你的感受和态度。你们夫妻之间的问题,我其实没资格插手……希望你能理解。”

  郑冉没有回应,视线稍微偏移瞧着车窗外。许久,她收回目光,从包包里翻了几次,最后在裤子口袋找到手机。

  她给王越彬拨过去,声音未有异样:“你在哪里?”

  那边说5k5m第37章

  苏颖靠坐在沙发扶手上,一时没吭声。

  郑冉静静看着她,语气超乎寻常地冷静:“你在暗示我……他有外遇了?”

  苏颖吃惊抬头,目光又转开,仍是说不出一句话。

  一整天下来,郑冉心中多多少少有预感,她不再问,思考几秒后,向她伸手:“车钥匙借我。”

  她越是平静苏颖心越慌,不敢放郑冉一人走,便随她一起下楼去。

  苏颖坐进驾驶位,等王越彬的车子启动后,她们不远不近地跟着。

  郑冉始终沉默,目光锁在前面的自家车上,脸绷得很紧。

  苏颖也不说话,脑中转的飞快,原本还猜想郑冉是知情的,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她一时反省自己跟下来是不是太冲动了,郑冉知道真相会是什么反应,如果王越彬真的是与领导有饭局怎么办,她要不要直接同她说明……

  想得太多,苏颖慌了神,路口还差几秒变红灯时,她犹豫间踩了脚刹车,没有过去。

  王越彬跟丢了。

  车中气氛紧张得喘不过气。

  开过路口,郑冉说:“靠边停车。”

  苏颖只好打右闪,找了处不碍事的地方把车停好。

  下午两三点钟光景,阳光十分充足,车中没开空调,浑身闷热。

  苏颖降下车窗,温温的空气涌了进来,转过头呼吸几次,胸口的滞闷感才稍微缓解。

  郑冉看她:“你是怎么发现的?”

  虽然立场没有错,但这件事由她戳破还是欠妥当,便含糊了句:“发现什么?”

  郑冉声音很冷:“如果以后还想继续来往,知道什么就告诉我。”她拇指指甲轻轻抠着另一手的手背:“我最烦别人把我当傻子,你应该清楚。”

  她表面虽平静,一些细微动作还是泄露了此刻心情。

  苏颖沉默着,低头摆弄手机,不经意间,指肚点进相册,可犹豫片刻,又锁了屏幕。

  苏颖冷静下来,觉得这件事自己到这里已经可以了,她转头看张冉:“别人把你当什么不要紧,最关键是你的感受和态度。你们夫妻之间的问题,我其实没资格插手……希望你能理解。”

  郑冉没有回应,视线稍微偏移瞧着车窗外。许久,她收回目光,从包包里翻了几次,最后在裤子口袋找到手机。

  她给王越彬拨过去,声音未有异样:“你在哪里?”

  那边说

  仍不敢相信,那个人就是平日里对她甜蜜语、体贴入微、万事都百依百顺的丈夫,起初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要不是眼见为实,可能还会责怪自己太多疑,如今才发现简直愚蠢透顶。

  这顿饭吃了将近一小时,对她来说,时间仿佛又被拉长几倍。

  很快,他们结账出门。

  郑冉松开咬得泛白的嘴唇,在裤子上抹掉手心的汗,再次跟上去。

  晚高峰时段,交通拥堵,她与前面的车隔了几米距离,走走停停,半小时后,王越彬开着车进入一家ktv的停车场。

  前后差了几分钟,郑冉进去时,一楼大厅已经没有人影。

  电梯刚到二楼,几个画着浓妆穿着性感的姑娘走进来,不同的香水味混杂在一起,只闻到阵阵浓香。@杰米.哒xs63点看

  郑冉皱了皱眉,侧身出去,水晶灯散发幽暗又暧昧的光,几条走廊复杂弯曲,两侧墙壁贴着似真似幻的金色琉璃。音乐声像是闷在罐子里,一旦某间房门打开,变调的嘶吼便像流水一样涌出。

  郑冉极少踏足这种地方,只感觉放纵低糜的气息令人不舒服,偶尔溢出的燃爆音乐刺激得脑仁生疼。

  郑冉顺着包房门上的窄窗一一看过来,找了很久,忽然在一扇门前定住脚步。

  她顿了顿,慢慢退回来,透过窄小的玻璃窗,看见王越彬与那女人缩在沙发角落,正吻得难分。

  一阵寒意顺脚底袭向头顶,忽然之间,郑冉觉得天旋地转,立即扶住门框支撑身体。冷静片刻,她用指尖狠狠抠着掌心,感受到刺痛感后,用力推门进去。@杰米.哒xs63点看

  好像终于发现危险靠近,王越彬抬起头来,看见郑冉,整个人瞬间傻掉,几秒后,忽地推开面前那女人。

  郑冉一句话都没说,拿起桌上一桶爆米花,扣在王越彬脑袋上,之后是坚果、薯片、水果拼盘、冰激凌……

  王越彬满身狼藉,来时精心打理的头发贴着额头,t恤衫上一片污渍。

  他抹了把脸,起身试图去握郑冉的手,郑冉躲开,端起一杯啤酒,朝他脸上毫不留情泼过去。

  王越彬身体跌回沙发中,大张着口呼吸。

  却在这时,眼前一晃,旁边女人拿着另一杯啤酒,扬手泼向郑冉。郑冉原本一个目光都没赏给她,也未防备,被淋了满脸。

  女人港式衬衫加黑西裤的打扮,一头卷发搭配着凤眼红唇,看面相,并不简单。

  她放下杯5k5m仍不敢相信,那个人就是平日里对她甜蜜语、体贴入微、万事都百依百顺的丈夫,起初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要不是眼见为实,可能还会责怪自己太多疑,如今才发现简直愚蠢透顶。

  这顿饭吃了将近一小时,对她来说,时间仿佛又被拉长几倍。

  很快,他们结账出门。

  郑冉松开咬得泛白的嘴唇,在裤子上抹掉手心的汗,再次跟上去。

  晚高峰时段,交通拥堵,她与前面的车隔了几米距离,走走停停,半小时后,王越彬开着车进入一家ktv的停车场。

  前后差了几分钟,郑冉进去时,一楼大厅已经没有人影。

  电梯刚到二楼,几个画着浓妆穿着性感的姑娘走进来,不同的香水味混杂在一起,只闻到阵阵浓香。@杰米.哒xs63点看

  郑冉皱了皱眉,侧身出去,水晶灯散发幽暗又暧昧的光,几条走廊复杂弯曲,两侧墙壁贴着似真似幻的金色琉璃。音乐声像是闷在罐子里,一旦某间房门打开,变调的嘶吼便像流水一样涌出。

  郑冉极少踏足这种地方,只感觉放纵低糜的气息令人不舒服,偶尔溢出的燃爆音乐刺激得脑仁生疼。

  郑冉顺着包房门上的窄窗一一看过来,找了很久,忽然在一扇门前定住脚步。

  她顿了顿,慢慢退回来,透过窄小的玻璃窗,看见王越彬与那女人缩在沙发角落,正吻得难分。

  一阵寒意顺脚底袭向头顶,忽然之间,郑冉觉得天旋地转,立即扶住门框支撑身体。冷静片刻,她用指尖狠狠抠着掌心,感受到刺痛感后,用力推门进去。@杰米.哒xs63点看

  好像终于发现危险靠近,王越彬抬起头来,看见郑冉,整个人瞬间傻掉,几秒后,忽地推开面前那女人。

  郑冉一句话都没说,拿起桌上一桶爆米花,扣在王越彬脑袋上,之后是坚果、薯片、水果拼盘、冰激凌……

  王越彬满身狼藉,来时精心打理的头发贴着额头,t恤衫上一片污渍。

  他抹了把脸,起身试图去握郑冉的手,郑冉躲开,端起一杯啤酒,朝他脸上毫不留情泼过去。

  王越彬身体跌回沙发中,大张着口呼吸。

  却在这时,眼前一晃,旁边女人拿着另一杯啤酒,扬手泼向郑冉。郑冉原本一个目光都没赏给她,也未防备,被淋了满脸。

  女人港式衬衫加黑西裤的打扮,一头卷发搭配着凤眼红唇,看面相,并不简单。

  她放下杯

  脸上,这下用了十足力气,自己掌心发麻。

  对方趔趄了下,不受控制地向后退两步,震惊之下想起要还手,却被郑冉一把捏住手腕:“谁给你这身份嚣张的权利我不清楚,但请你为自己保留最后一点底线和尊严,要么出去,要么站在旁边安安静静地听。”

  女人挣脱开:“你……”

  郑冉转向王越彬:“抽个时间,把婚离了。”

  只一句话,王越彬从沙发上滑下来,瘫软在地,“冉冉,

  冉冉,你听我解释……是我一时糊涂,我错了……”

  郑冉轻轻吞咽了下,干脆利落:“婚房首付我家出的,我只要房子,家中其他财产都属于你。给你半个月时间回去收拾东西,之后我会换锁。”顿了下,又说:“我嫌丢人,不会去你单位闹,更不会把真相告诉双方父母,所以离婚这件事基本不会给你带来困扰,你尽管放心。”

  王越彬抱住她的腿:“别,别,冉冉,你听我说……我们是有感情的,这么多年了,我们……”

  “现在谈感情我恶心。”郑冉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轻声说:“你们俩真般配。”

  她向后退开,然后毫无留恋地大步出去。

  外面太阳刚刚落山,最后一道晚霞退尽,天空是种沉闷的深灰色。

  郑冉没去开车,起初步子又大又急,顺着围墙边往南,见到路口就转弯,后来速度降下来,漫无目的,却始终没停。

  很久以后,不知走到了哪里。

  天色完全黑透,路灯点亮,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时而传来焦躁的鸣笛声。

  郑冉终于感觉到一丝疲惫,在路边长凳上坐下来。

  兜里手机响了几次,她没有管。

  面前是一条完全陌生的街道,建筑、桥梁、商铺……找不到丝毫令人心安的影子,克服未知环境带来的不适感和恐惧感,真的需要很大勇气。

  郑冉紧紧咬住唇,蜷起腿,脑袋埋进双臂间。她心中害怕极了,很想有谁能陪在她身边,这时候心中却只想到一个人,便摸出电话打了过去。

  ***

  苏颖一整晚心不在焉,吃过晚饭后,邓姐带着两个孩子去了附近书店,她则钻进工作间,取下人台上先前固定的料子,车缝回针时却总是歪掉。

  苏颖习惯性给郑冉打电话请教,没等接通赶紧挂断,去查资料,教材上给出的答案是回针针数过多。

  苏颖重新试了试,仍没改进多少。

  她有些泄气,靠进椅背,嘴里叼根铅笔,望着头顶的水晶灯出神。

  房门被人轻叩了两下,郭尉探身进来,歪歪头:“出去散步?”

  苏颖目光瞥过去,有气无力地拒绝:“不想去。”

  郭尉插着裤兜走进来,摸了摸她头发:“有心事?”

  苏颖抬眼瞧瞧他,努了下嘴没吭声。

  郭尉靠坐在她面前的打版桌上,一条腿轻松撑着地板,另一条腿稍稍悬起来。他穿着黑色阔腿居家裤,面料舒适柔软,上身5k5m冉冉,你听我解释……是我一时糊涂,我错了……”

  郑冉轻轻吞咽了下,干脆利落:“婚房首付我家出的,我只要房子,家中其他财产都属于你。给你半个月时间回去收拾东西,之后我会换锁。”顿了下,又说:“我嫌丢人,不会去你单位闹,更不会把真相告诉双方父母,所以离婚这件事基本不会给你带来困扰,你尽管放心。”

  王越彬抱住她的腿:“别,别,冉冉,你听我说……我们是有感情的,这么多年了,我们……”

  “现在谈感情我恶心。”郑冉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轻声说:“你们俩真般配。”

  她向后退开,然后毫无留恋地大步出去。

  外面太阳刚刚落山,最后一道晚霞退尽,天空是种沉闷的深灰色。

  郑冉没去开车,起初步子又大又急,顺着围墙边往南,见到路口就转弯,后来速度降下来,漫无目的,却始终没停。

  很久以后,不知走到了哪里。

  天色完全黑透,路灯点亮,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时而传来焦躁的鸣笛声。

  郑冉终于感觉到一丝疲惫,在路边长凳上坐下来。

  兜里手机响了几次,她没有管。

  面前是一条完全陌生的街道,建筑、桥梁、商铺……找不到丝毫令人心安的影子,克服未知环境带来的不适感和恐惧感,真的需要很大勇气。

  郑冉紧紧咬住唇,蜷起腿,脑袋埋进双臂间。她心中害怕极了,很想有谁能陪在她身边,这时候心中却只想到一个人,便摸出电话打了过去。

  ***

  苏颖一整晚心不在焉,吃过晚饭后,邓姐带着两个孩子去了附近书店,她则钻进工作间,取下人台上先前固定的料子,车缝回针时却总是歪掉。

  苏颖习惯性给郑冉打电话请教,没等接通赶紧挂断,去查资料,教材上给出的答案是回针针数过多。

  苏颖重新试了试,仍没改进多少。

  她有些泄气,靠进椅背,嘴里叼根铅笔,望着头顶的水晶灯出神。

  房门被人轻叩了两下,郭尉探身进来,歪歪头:“出去散步?”

  苏颖目光瞥过去,有气无力地拒绝:“不想去。”

  郭尉插着裤兜走进来,摸了摸她头发:“有心事?”

  苏颖抬眼瞧瞧他,努了下嘴没吭声。

  郭尉靠坐在她面前的打版桌上,一条腿轻松撑着地板,另一条腿稍稍悬起来。他穿着黑色阔腿居家裤,面料舒适柔软,上身

  倾身凑近她,放柔声音:“傻孩子,这基本等于明示了。”

  苏颖推开他额头,皱眉道:“难道像你一样不疼不痒地提醒两句,叫郑冉蒙在鼓里,继续被你们这些臭男人骗?”她小声埋怨:“我觉得某种立场上,你不太负责任。”

  他与郑冉认识时间虽久,但说实话,不如苏颖与她相处得融洽,没掺杂太多感情,所以一直站在旁观者立场,也秉持着事不关己的态度。

  苏颖说的并没错,郭尉虚心点头:

  “接受批评。”

  苏颖接着说:“然后她反问我,如果换成是郭尉,我会怎么办。”

  郭尉挑了挑眉:“更感兴趣你的答案。”

  苏颖看看他,食指不经意点两下他大腿靠上的位置,慢吞吞道:“我说,先废掉他,弄个半死是肯定的了。”

  郭尉一滞,忽然觉得那根手指有些危险,脊背凉飕飕不太舒服:“狠了点吧。”他摸了摸后颈,又攥住她的手,凑到唇边吻了下:“然后呢?”

  苏颖轻声叹气:“这种事情不说心难安,但说多又怕错多,总归是他们夫妻间的问题,别人不好过多介入,所以我把车子留给了她,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做法倒叫郭尉有些意外,以她性子,遇见这种情况,有可能比当事人还气愤,看不得朋友受委屈,没准第一个冲上去。

  现在她够理性够冷静,本心没有失,更增添几分惹人喜爱的成熟魅力。

  苏颖等了一小会儿:“你怎么不说话?我做多了?”

  “刚刚好。”郭尉笑笑,戏谑道:“有种做父亲的欣慰感,我家女儿好像长大了。”

  苏颖汗毛瞬间竖起来,一脸嫌弃:“叫谁女儿呢?”

  “你。”

  苏颖“咦”了声,甩掉他的手:“好恶心呀,郭总还有这癖好,是不是回应你一下才开心?”

  郭尉心情愉悦:“那要试试了。”

  苏颖一时没说话,靠着椅背瞧他,心想怎能认输,眼神便在瞬间变得不同了。她把一侧头发挽去耳后,站起来靠近,勾住他脖子,轻声轻气地吐了两个字。

  郭尉只感觉血液直冲脑顶,自己声音飘得很:“没听清。”

  苏颖捧着郭尉的脸,嘴唇抹了胶水一样完全贴到他耳朵上,吐着轻轻的气,连续叫了好几遍。

  他躲她便追,还咯咯笑不停。

  这次郭尉认输,蓦地圈紧那截细腰,有些冲动地去吻她嘴唇。

  她站,他坐,高度和角度都很完美。

  苏颖有些被动,闭着眼,被他亲得迷迷糊糊时,忽然听他说:“不如真生个妹妹吧。”

  这是郭尉第一次同她说生小孩的事,由于场合不够严肃,苏颖一度以为他在开玩笑,便说:“郭总这么快就忘了,我是你女儿,那不成乱……”

  郭尉掐她一下。

  苏颖呜呜着抗议,“轻些。”

  两人又吻了会儿才停下。

  苏颖很乖顺地趴在他肩膀上,默了许5k5m“接受批评。”

  苏颖接着说:“然后她反问我,如果换成是郭尉,我会怎么办。”

  郭尉挑了挑眉:“更感兴趣你的答案。”

  苏颖看看他,食指不经意点两下他大腿靠上的位置,慢吞吞道:“我说,先废掉他,弄个半死是肯定的了。”

  郭尉一滞,忽然觉得那根手指有些危险,脊背凉飕飕不太舒服:“狠了点吧。”他摸了摸后颈,又攥住她的手,凑到唇边吻了下:“然后呢?”

  苏颖轻声叹气:“这种事情不说心难安,但说多又怕错多,总归是他们夫妻间的问题,别人不好过多介入,所以我把车子留给了她,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做法倒叫郭尉有些意外,以她性子,遇见这种情况,有可能比当事人还气愤,看不得朋友受委屈,没准第一个冲上去。

  现在她够理性够冷静,本心没有失,更增添几分惹人喜爱的成熟魅力。

  苏颖等了一小会儿:“你怎么不说话?我做多了?”

  “刚刚好。”郭尉笑笑,戏谑道:“有种做父亲的欣慰感,我家女儿好像长大了。”

  苏颖汗毛瞬间竖起来,一脸嫌弃:“叫谁女儿呢?”

  “你。”

  苏颖“咦”了声,甩掉他的手:“好恶心呀,郭总还有这癖好,是不是回应你一下才开心?”

  郭尉心情愉悦:“那要试试了。”

  苏颖一时没说话,靠着椅背瞧他,心想怎能认输,眼神便在瞬间变得不同了。她把一侧头发挽去耳后,站起来靠近,勾住他脖子,轻声轻气地吐了两个字。

  郭尉只感觉血液直冲脑顶,自己声音飘得很:“没听清。”

  苏颖捧着郭尉的脸,嘴唇抹了胶水一样完全贴到他耳朵上,吐着轻轻的气,连续叫了好几遍。

  他躲她便追,还咯咯笑不停。

  这次郭尉认输,蓦地圈紧那截细腰,有些冲动地去吻她嘴唇。

  她站,他坐,高度和角度都很完美。

  苏颖有些被动,闭着眼,被他亲得迷迷糊糊时,忽然听他说:“不如真生个妹妹吧。”

  这是郭尉第一次同她说生小孩的事,由于场合不够严肃,苏颖一度以为他在开玩笑,便说:“郭总这么快就忘了,我是你女儿,那不成乱……”

  郭尉掐她一下。

  苏颖呜呜着抗议,“轻些。”

  两人又吻了会儿才停下。

  苏颖很乖顺地趴在他肩膀上,默了许

  很满意,凑过去轻啄了下他的唇,稍稍分开,笑笑,又轻啄一下。

  后来郭尉没有放开她,场面有些失控时,苏颖电话忽然响起来。

  屏幕上显示是郑冉,苏颖推开郭尉,背过身去接听。

  郭尉闭了闭眼,拿起桌上苏颖的水杯喝了几口,放回去,下巴从后搭在她肩膀上,继续闹她,房间很静,便将那边说话声也听个清楚。

  不到一分钟,苏颖挂断电话。

  “不准去。”他语

  气并不霸道,更像可怜巴巴的埋怨。

  苏颖缩着肩,轻笑:“不去干嘛呀?”

  “家里缺个妹妹。”

  “你自己生呗。”

  他低声:“真要命。”

  苏颖又一笑,去系搭扣:“麻烦有点同情心。”

  他暗自调整着呼吸,好脾气道:“好。”

  “帮下忙。”

  郭尉帮她系上,无奈轻叹:“晚了,送你。”

  苏颖转身,重重奖励他一个吻。

  两人收拾妥当后很快出门,按着郑冉给的地址找来。

  郭尉把车停在马路转角,没跟着过去。

  郑冉仍然坐在路边长凳上,两手撑在腿边,埋着头不知想什么,直到苏颖靠近,她视线才稍稍挪上来,却在看见她那一刻,忍了整晚的眼泪忽然不受控制了。

  她从来都一副淡然冷漠的样子,很少将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

  苏颖看着挺揪心,紧挨着她坐下,轻声问:“要不要借个肩膀给你?”

  郑冉摇了摇头,眼睛看向别处。

  两人都不说话,苏颖坐旁边安静陪着,看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

  很久后,郑冉眼泪流完了。她身体松懈下来,稍微倾斜,手臂轻轻倚靠着苏颖:“都是真的。”她嘴角讽刺地拉出个弧度:“可笑么?我怕丢脸,老公却干了最丢脸的事。”

  苏颖问:“是生气还是伤心呢?”

  郑冉一愣,“……都有。”她咬了咬唇,又问:“家里其他人都知道了?”@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犹豫片刻,终究没告诉她郭尉早知情的事,摇摇头说:“那天也是偶然在街上看见的,你如果不愿意,我会帮你保守秘密。”想了想,她还是说:“出现这种问题,不是单方面的责任,你也疏忽了。”

  郑冉:“我没想过他会这样。”

  苏颖:“你心思很细腻,是没想到还是很少去在意?两个人在一起生活那么久,难道毫无察觉么?”

  “他应酬很多,但每次的理由都很充分合理,其他有限时间留在家中,会主动承担家务和三餐。工资卡是他主动交的,手机也从不设密码……他跟上学时没什么不同,温软语,体贴入微,所以我很少去想……”郑冉深深呼吸一次:“他近半年是有些不同,我只以为他职位升高了,各方面都需要改变,包括形象……但从没往那方面想过。”

  苏颖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5k5m气并不霸道,更像可怜巴巴的埋怨。

  苏颖缩着肩,轻笑:“不去干嘛呀?”

  “家里缺个妹妹。”

  “你自己生呗。”

  他低声:“真要命。”

  苏颖又一笑,去系搭扣:“麻烦有点同情心。”

  他暗自调整着呼吸,好脾气道:“好。”

  “帮下忙。”

  郭尉帮她系上,无奈轻叹:“晚了,送你。”

  苏颖转身,重重奖励他一个吻。

  两人收拾妥当后很快出门,按着郑冉给的地址找来。

  郭尉把车停在马路转角,没跟着过去。

  郑冉仍然坐在路边长凳上,两手撑在腿边,埋着头不知想什么,直到苏颖靠近,她视线才稍稍挪上来,却在看见她那一刻,忍了整晚的眼泪忽然不受控制了。

  她从来都一副淡然冷漠的样子,很少将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

  苏颖看着挺揪心,紧挨着她坐下,轻声问:“要不要借个肩膀给你?”

  郑冉摇了摇头,眼睛看向别处。

  两人都不说话,苏颖坐旁边安静陪着,看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

  很久后,郑冉眼泪流完了。她身体松懈下来,稍微倾斜,手臂轻轻倚靠着苏颖:“都是真的。”她嘴角讽刺地拉出个弧度:“可笑么?我怕丢脸,老公却干了最丢脸的事。”

  苏颖问:“是生气还是伤心呢?”

  郑冉一愣,“……都有。”她咬了咬唇,又问:“家里其他人都知道了?”@杰米.哒xs63点看

  苏颖犹豫片刻,终究没告诉她郭尉早知情的事,摇摇头说:“那天也是偶然在街上看见的,你如果不愿意,我会帮你保守秘密。”想了想,她还是说:“出现这种问题,不是单方面的责任,你也疏忽了。”

  郑冉:“我没想过他会这样。”

  苏颖:“你心思很细腻,是没想到还是很少去在意?两个人在一起生活那么久,难道毫无察觉么?”

  “他应酬很多,但每次的理由都很充分合理,其他有限时间留在家中,会主动承担家务和三餐。工资卡是他主动交的,手机也从不设密码……他跟上学时没什么不同,温软语,体贴入微,所以我很少去想……”郑冉深深呼吸一次:“他近半年是有些不同,我只以为他职位升高了,各方面都需要改变,包括形象……但从没往那方面想过。”

  苏颖问,“那你打算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