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40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0章

  苏颖睡饱了,睁眼旁边已经没有人,太阳初升,她的手机被他调成振动,有一条郑冉的短消息,提醒她别忘了先去接老太太。

  苏颖回复完,又闭眼眯了会儿。

  被子里面仍然什么都没穿,她隐约记起昨晚一些细节,揉着鼻子笑笑,脑袋不自觉蒙入被子,往他的方向拱了拱,使劲去嗅他的味道。

  隔了会儿,藕节似的手臂伸出来乱摸一气,抓着手机又缩回去,几秒之后,她声音从被子里闷闷传出来:“你去哪里了?”

  郭尉说:“上班。”

  “已经到公司了?”

  “正准备开早会。”

  背景里是一些拖拽椅子和窃窃私语的杂音,苏颖想象着他安静地坐在长桌之首,秘书分发完文件,其他会议人员正襟危坐,他却低着头讲电话的样子。

  苏颖说:“噢,那不打扰你了。”

  “你说。”郭尉顿了下:“还有时间。”

  苏颖悄着声道歉:“我昨晚不是故意睡着的。”

  电话那端暂时没回应,他像是起身走出去,低声说:“做到晕过去倒有可能,做到睡过去闻所未闻。”

  苏颖一笑:“实在太困了。”

  他顺着她说:“嗯,困的很及时。”

  “也许是你不够卖力呢。”反正人不在旁边,她肆无忌惮挑衅。

  郭尉吸了口气,倒是笑了:“怪我。”

  苏颖没反应过来:“怪你什么?”

  “对你太心软。”

  她在被子里翻来翻去,有恃无恐地撩他:“不心软又能怎么样呢?”

  他挺流氓地说了句:“狠狠来准清醒。”

  苏颖呼吸一滞,浑身力气像被他隔着电话抽走了:“不要脸。”骂完又咬咬唇,软下声音:“今晚不会了,一定拿出十二分热情认真对你……”

  郭尉弯唇:“已经开始期待了。”

  “现在才早晨,郭总别太想我。”

  他忽地压低了声音:“你别想我才好。”

  两人说了几句不着边际的话,也就占用两分钟,会议室那边全部准备好,秘书探出头来示意。

  郭尉点点头,边往回走边问她:“睡好了,今天打算做什么?”

  苏颖说:“约了老太太,商量好请她做模特,找了位画师,为工作室画个主背景墙。”

  郭尉的手握在门把上,脚步短暂停5k5m第40章

  苏颖睡饱了,睁眼旁边已经没有人,太阳初升,她的手机被他调成振动,有一条郑冉的短消息,提醒她别忘了先去接老太太。

  苏颖回复完,又闭眼眯了会儿。

  被子里面仍然什么都没穿,她隐约记起昨晚一些细节,揉着鼻子笑笑,脑袋不自觉蒙入被子,往他的方向拱了拱,使劲去嗅他的味道。

  隔了会儿,藕节似的手臂伸出来乱摸一气,抓着手机又缩回去,几秒之后,她声音从被子里闷闷传出来:“你去哪里了?”

  郭尉说:“上班。”

  “已经到公司了?”

  “正准备开早会。”

  背景里是一些拖拽椅子和窃窃私语的杂音,苏颖想象着他安静地坐在长桌之首,秘书分发完文件,其他会议人员正襟危坐,他却低着头讲电话的样子。

  苏颖说:“噢,那不打扰你了。”

  “你说。”郭尉顿了下:“还有时间。”

  苏颖悄着声道歉:“我昨晚不是故意睡着的。”

  电话那端暂时没回应,他像是起身走出去,低声说:“做到晕过去倒有可能,做到睡过去闻所未闻。”

  苏颖一笑:“实在太困了。”

  他顺着她说:“嗯,困的很及时。”

  “也许是你不够卖力呢。”反正人不在旁边,她肆无忌惮挑衅。

  郭尉吸了口气,倒是笑了:“怪我。”

  苏颖没反应过来:“怪你什么?”

  “对你太心软。”

  她在被子里翻来翻去,有恃无恐地撩他:“不心软又能怎么样呢?”

  他挺流氓地说了句:“狠狠来准清醒。”

  苏颖呼吸一滞,浑身力气像被他隔着电话抽走了:“不要脸。”骂完又咬咬唇,软下声音:“今晚不会了,一定拿出十二分热情认真对你……”

  郭尉弯唇:“已经开始期待了。”

  “现在才早晨,郭总别太想我。”

  他忽地压低了声音:“你别想我才好。”

  两人说了几句不着边际的话,也就占用两分钟,会议室那边全部准备好,秘书探出头来示意。

  郭尉点点头,边往回走边问她:“睡好了,今天打算做什么?”

  苏颖说:“约了老太太,商量好请她做模特,找了位画师,为工作室画个主背景墙。”

  郭尉的手握在门把上,脚步短暂停

  ”

  “先去了,估计都等半个钟头了。”

  画师是郑冉大学时一位师兄,人物写实油画和抽象派创作都挺擅长。

  两人去时,他们正在调颜料,阿泽也在,他把父亲压箱底的古董旗袍带了来。

  几人之前已经商讨过背景墙的想法和意境,其实苏颖最开始就想到洛坪那张老照片,也许当初看到那一刻就是个新,她相信照片中释放的力量和情感能够感染其他人,新旧旗袍更迭,也是对传承精神的很好表达。但她私心不想再与过去有太多牵扯,况且贸然去借照片也不妥,和郑冉商量过,两人十分默契地想到了仇女士。

  可仇女士换完出来,怎么都觉得与她想象中不太一样,原以为会身穿高档华贵的旗袍,精致妆容配上珠宝首饰,优雅的,端庄的,再加一个大方得体的笑容,简直完美。哪像现在这样,身上是件没什么版型的青色棉布旗袍,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皱皱巴巴有股霉味。

  化妆师又来给她卸妆,头发也挽了个简单又老气的髻。

  老太太不干了,坐在那儿生闷气。

  苏颖两人过去哄着,把她们的想法讲给她听。

  老太太摇头:“不要,太丑了。”

  郑冉说:“怎么会丑呢,我们想要的就是这种怀旧风格,美丽有很多种,奢华贵气不见得能满足所有人的审美了。”

  苏颖忙接话:“对啊,朴实无华的衣服才能真正体现一个人的气质。”

  老太太身子扭了扭,拿背冲着她们。

  苏颖绕过去坐她对面,哄着说:“您看啊,我们随便找个模特也可以的,为什么没找呢,因为身边就有一位形象气质都十分符合的人啊。”

  郑冉也说:“您不会那么没自信吧,我倒是觉得您什么风格都能驾驭得了。”

  苏颖点头:“只要自然一些,温柔一些,您本色表现应该就很完美。”

  “我师兄收费蛮贵的,一般很难预约,而且见面还要看模特条件和感觉之类。”郑冉弯着腰小声说:“向您保证,看到成品后您一定满意。”

  苏颖说:“我也期待得很。”

  说到最后老太太有些飘,不知怎么回事,迷迷糊糊就按着她们的要求照做了,事后反应过来,总感觉被两个臭丫头合伙忽悠了。

  这幅画画了整整三天,拿去剪裁装裱,运回来再挂到墙上已经一周以后。裁成圆形,直径足有一人高,整体画面偏淡雅,细微之处又加入些冲击性元素,只在内容上做了些改变,5k5m”

  “先去了,估计都等半个钟头了。”

  画师是郑冉大学时一位师兄,人物写实油画和抽象派创作都挺擅长。

  两人去时,他们正在调颜料,阿泽也在,他把父亲压箱底的古董旗袍带了来。

  几人之前已经商讨过背景墙的想法和意境,其实苏颖最开始就想到洛坪那张老照片,也许当初看到那一刻就是个新,她相信照片中释放的力量和情感能够感染其他人,新旧旗袍更迭,也是对传承精神的很好表达。但她私心不想再与过去有太多牵扯,况且贸然去借照片也不妥,和郑冉商量过,两人十分默契地想到了仇女士。

  可仇女士换完出来,怎么都觉得与她想象中不太一样,原以为会身穿高档华贵的旗袍,精致妆容配上珠宝首饰,优雅的,端庄的,再加一个大方得体的笑容,简直完美。哪像现在这样,身上是件没什么版型的青色棉布旗袍,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皱皱巴巴有股霉味。

  化妆师又来给她卸妆,头发也挽了个简单又老气的髻。

  老太太不干了,坐在那儿生闷气。

  苏颖两人过去哄着,把她们的想法讲给她听。

  老太太摇头:“不要,太丑了。”

  郑冉说:“怎么会丑呢,我们想要的就是这种怀旧风格,美丽有很多种,奢华贵气不见得能满足所有人的审美了。”

  苏颖忙接话:“对啊,朴实无华的衣服才能真正体现一个人的气质。”

  老太太身子扭了扭,拿背冲着她们。

  苏颖绕过去坐她对面,哄着说:“您看啊,我们随便找个模特也可以的,为什么没找呢,因为身边就有一位形象气质都十分符合的人啊。”

  郑冉也说:“您不会那么没自信吧,我倒是觉得您什么风格都能驾驭得了。”

  苏颖点头:“只要自然一些,温柔一些,您本色表现应该就很完美。”

  “我师兄收费蛮贵的,一般很难预约,而且见面还要看模特条件和感觉之类。”郑冉弯着腰小声说:“向您保证,看到成品后您一定满意。”

  苏颖说:“我也期待得很。”

  说到最后老太太有些飘,不知怎么回事,迷迷糊糊就按着她们的要求照做了,事后反应过来,总感觉被两个臭丫头合伙忽悠了。

  这幅画画了整整三天,拿去剪裁装裱,运回来再挂到墙上已经一周以后。裁成圆形,直径足有一人高,整体画面偏淡雅,细微之处又加入些冲击性元素,只在内容上做了些改变,

  创业的旗号,也十分清楚事业方面必须做到独立,不能什么都依靠他。虽然郭尉不介意,但她还是希望在这段婚姻关系中,某天能达到一个勉强对等的局面。

  她咬着笔头,眼神懒懒瞥着地面,半晌看回他,摇了摇头。

  郭尉视线也落过来,只抬手揉几下她头发,倒没有继续追问。

  开业定在7月18日,最后一个暑伏,室外烈日炎炎。

  苏颖没想到,工作室接的第一笔订单来自郭尉,他

  为公司业务部所有女性预约了定制服务,作为季度业绩奖励。苏颖郑冉两人最初的产品定位是中高端,他那边加起来足有20人,投入多与少先不说,他的心意她全都接收到了。

  郑冉说:“看来还得嫁个有钱人当老公。”

  苏颖挑着眉:“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最厌恶他身上的铜臭味。”

  “今非昔比,他现在拿钱砸我,我都不见得会拒绝。”

  苏颖嘲笑她没立场,又说:“要不让他把身边朋友介绍给你几个,非富即贵……”

  “歇着吧,不稀罕。”郑冉说:“收收你的表情,嘴角快咧到耳根了。”

  苏颖的确开心,同时也感动得不行,回家后他走哪里她跟到哪里,扯扯衣角勾勾手指地搞些小动作。

  郭尉去厨房倒水喝,苏颖从后面搂住他的腰,脸颊在他硬实的背脊上蹭了又蹭。

  他好笑,向后侧着头:“都没睡呢,不怕被看见?”

  苏颖还挺理直气壮的:“抱一抱你怎么了,又没做坏事。”

  郭尉勾着杯耳扭过身来,臀部倚着厨台,双腿稍长,向前挪了挪,倾斜着撑在地板上。苏颖两脚岔开,凑过去环住他的腰。

  郭尉:“待会儿我去接晨晨,你要不要一起?”

  杨晨回国半个多月,向他提出每周和晨晨见一面的要求,她是晨晨生母,郭尉没理由拒绝。昨天早上约定个地点,他把孩子送了过去。

  苏颖目光似有探究,反问:“那你想不想我一起?”

  “想。单独见面不太方便,时间晚了,总要避嫌……”顿了顿,又轻轻地嘲弄:“也省得某人闹着心口不舒服。”

  苏颖没接茬,问:“你会乱来么?”

  “你说呢?”

  她严肃道:“正面回答。”

  “不会。”

  对于这件事,苏颖内心矛盾抵触却清楚无法避免,只有慢慢消化慢慢接受。女人在这方面心眼小得像针鼻儿,带着点理所应当和蛮不讲理的劲头,先把自己扔进醋缸里,总感觉对方是个未解之迷,谜底在某人手里,始终不愿揭晓。

  其实郭尉已经做得很规范,也许女人总是喜欢发散思维,给另一半乱加戏。她也想大度,除非不在乎。

  苏颖咬了会儿嘴唇:“我今天有点累,才不去。”

  郭尉轻轻皱眉,还准备说些什么,她快速转移话题:“订单的事,郭先生用心良苦了。”

  他思维转换了下,轻描淡写:“那点钱不5k5m为公司业务部所有女性预约了定制服务,作为季度业绩奖励。苏颖郑冉两人最初的产品定位是中高端,他那边加起来足有20人,投入多与少先不说,他的心意她全都接收到了。

  郑冉说:“看来还得嫁个有钱人当老公。”

  苏颖挑着眉:“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最厌恶他身上的铜臭味。”

  “今非昔比,他现在拿钱砸我,我都不见得会拒绝。”

  苏颖嘲笑她没立场,又说:“要不让他把身边朋友介绍给你几个,非富即贵……”

  “歇着吧,不稀罕。”郑冉说:“收收你的表情,嘴角快咧到耳根了。”

  苏颖的确开心,同时也感动得不行,回家后他走哪里她跟到哪里,扯扯衣角勾勾手指地搞些小动作。

  郭尉去厨房倒水喝,苏颖从后面搂住他的腰,脸颊在他硬实的背脊上蹭了又蹭。

  他好笑,向后侧着头:“都没睡呢,不怕被看见?”

  苏颖还挺理直气壮的:“抱一抱你怎么了,又没做坏事。”

  郭尉勾着杯耳扭过身来,臀部倚着厨台,双腿稍长,向前挪了挪,倾斜着撑在地板上。苏颖两脚岔开,凑过去环住他的腰。

  郭尉:“待会儿我去接晨晨,你要不要一起?”

  杨晨回国半个多月,向他提出每周和晨晨见一面的要求,她是晨晨生母,郭尉没理由拒绝。昨天早上约定个地点,他把孩子送了过去。

  苏颖目光似有探究,反问:“那你想不想我一起?”

  “想。单独见面不太方便,时间晚了,总要避嫌……”顿了顿,又轻轻地嘲弄:“也省得某人闹着心口不舒服。”

  苏颖没接茬,问:“你会乱来么?”

  “你说呢?”

  她严肃道:“正面回答。”

  “不会。”

  对于这件事,苏颖内心矛盾抵触却清楚无法避免,只有慢慢消化慢慢接受。女人在这方面心眼小得像针鼻儿,带着点理所应当和蛮不讲理的劲头,先把自己扔进醋缸里,总感觉对方是个未解之迷,谜底在某人手里,始终不愿揭晓。

  其实郭尉已经做得很规范,也许女人总是喜欢发散思维,给另一半乱加戏。她也想大度,除非不在乎。

  苏颖咬了会儿嘴唇:“我今天有点累,才不去。”

  郭尉轻轻皱眉,还准备说些什么,她快速转移话题:“订单的事,郭先生用心良苦了。”

  他思维转换了下,轻描淡写:“那点钱不

  郭尉单手插着裤兜:“女人的宣传力和号召能力有多强大,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维系关系对挖掘潜在客户能起重要作用。”

  她身体软软贴着他的,小腿弯曲,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着地面。

  “旗袍从量体到完成有好几次见面机会呢,我一定好好把握,努力宣传。”苏颖得意:“我这张嘴可厉害了。”

  郭尉意味深长地瞧她一眼:“清楚,早就领教过。”@记住杰-米-哒xs63

  苏颖掐一下他的腰,轻斥:“思想能不能健康点?”

  “我是说吵架吵不过你。”他笑容不怀好意:“你在乱想什么?”

  “我……”苏颖竟被他堵得没话说,脸都气红了。

  郭尉心情更加好,又逗她两句,放下水杯,手臂紧紧圈着她和解。

  两人抱着,对看了会儿,竟随着同一个节奏左右轻轻晃动。

  郭尉继续先前的话题:“这么说,我功劳倒挺大。”

  苏颖扬起下巴吻了他一下:“所以我该怎么感谢你?”

  郭尉没答话,低着头回吻。

  转瞬间周围安静得过分,厨房中光线明亮,苏颖心脏扑通乱跳,一时担心念念突然跑过来,一时又被他吻得五迷三道,要醉了一样。

  她说话含糊不清:“嗯?说呀?”

  “给我个妹妹吧。”

  苏颖蹭着他的唇,没正形地笑:“我就是妹妹呀。”

  郭尉一顿,也笑了,不知该把面前这人怎么办,手掌照她屁股上狠打一下,成功听到痛呼后,又得逞地将那声音迅速吞进嘴里。

  正缱绻难分时,门铃响了。

  两人惊了下,分开来。

  邓姐在房间打电话似乎没听到,郭尉去开门,谁想门口竟站着晨晨和杨晨。

  苏颖跟着过来,看清外面那人样貌,瞬时愣在原地,她恍然想起,半个多月前曾在郑冉那里见过她,瞬时恨自己,竟如此后知后觉。

  长久以来,她控制着好奇心,不去打探那些过去,也不去翻找老太太家的纸箱,杨晨在她脑中一直是个面貌未知的对手。然而这一刻,眼前浮现出许多美好词汇,温柔娴静、落落大方、才貌兼备……,苏颖心脏没来由狠狠疼了下。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中,郭尉没想到她会把晨晨直接送到家里来,短暂沉默,他先开口:“介绍一下……”

  杨晨淡笑:“我们见过。”她朝苏颖点一点头,又看郭尉:“我和晨晨在这附近吃饭,想着别让你另外跑一趟,就把他顺路送回来了,你……们不介意吧?”

  晨晨趁三人没留意,顺旁边先溜进去。@记住杰-米-哒xs63

  郭尉瞧了瞧苏颖,稍微挪开一步:“进来坐吧。”

  杨晨没应声,门内两人若即若离地站着,没有任何肢体碰触,也许是这种对立的位置或是房子中自然又和谐的气氛,总感觉他们之间有种暧昧缠绵又密不可分的牵连。

  杨晨心中一阵5k5m

  苏颖掐一下他的腰,轻斥:“思想能不能健康点?”

  “我是说吵架吵不过你。”他笑容不怀好意:“你在乱想什么?”

  “我……”苏颖竟被他堵得没话说,脸都气红了。

  郭尉心情更加好,又逗她两句,放下水杯,手臂紧紧圈着她和解。

  两人抱着,对看了会儿,竟随着同一个节奏左右轻轻晃动。

  郭尉继续先前的话题:“这么说,我功劳倒挺大。”

  苏颖扬起下巴吻了他一下:“所以我该怎么感谢你?”

  郭尉没答话,低着头回吻。

  转瞬间周围安静得过分,厨房中光线明亮,苏颖心脏扑通乱跳,一时担心念念突然跑过来,一时又被他吻得五迷三道,要醉了一样。

  她说话含糊不清:“嗯?说呀?”

  “给我个妹妹吧。”

  苏颖蹭着他的唇,没正形地笑:“我就是妹妹呀。”

  郭尉一顿,也笑了,不知该把面前这人怎么办,手掌照她屁股上狠打一下,成功听到痛呼后,又得逞地将那声音迅速吞进嘴里。

  正缱绻难分时,门铃响了。

  两人惊了下,分开来。

  邓姐在房间打电话似乎没听到,郭尉去开门,谁想门口竟站着晨晨和杨晨。

  苏颖跟着过来,看清外面那人样貌,瞬时愣在原地,她恍然想起,半个多月前曾在郑冉那里见过她,瞬时恨自己,竟如此后知后觉。

  长久以来,她控制着好奇心,不去打探那些过去,也不去翻找老太太家的纸箱,杨晨在她脑中一直是个面貌未知的对手。然而这一刻,眼前浮现出许多美好词汇,温柔娴静、落落大方、才貌兼备……,苏颖心脏没来由狠狠疼了下。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中,郭尉没想到她会把晨晨直接送到家里来,短暂沉默,他先开口:“介绍一下……”

  杨晨淡笑:“我们见过。”她朝苏颖点一点头,又看郭尉:“我和晨晨在这附近吃饭,想着别让你另外跑一趟,就把他顺路送回来了,你……们不介意吧?”

  晨晨趁三人没留意,顺旁边先溜进去。@记住杰-米-哒xs63

  郭尉瞧了瞧苏颖,稍微挪开一步:“进来坐吧。”

  杨晨没应声,门内两人若即若离地站着,没有任何肢体碰触,也许是这种对立的位置或是房子中自然又和谐的气氛,总感觉他们之间有种暧昧缠绵又密不可分的牵连。

  杨晨心中一阵

  吃饱,正好,一起下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完成榜单提前更了,下一更周六早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