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50章番外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0章

  苏颖怀孕以后没有太大反应,嗜睡呕吐精神不济等现象基本没有,只是体内激素水平变化,脾气阴情难测。

  一日深夜,苏颖肚子饿。

  本想自己去厨房找些吃的,一时又懒得动,便把郭尉摇醒,让他帮忙看一下。

  没多会儿,郭尉回来:“冰箱里有些速冻小馄饨,煮给你吃?”

  “有别的么?”

  郭尉走到床边摸摸她的头:“水饺和豆沙包,或是熬点小米粥?”

  “还有呢?”

  他猜想孕妇口味刁钻,必定不想吃那些家常食物,说:“便利店的饭团,晚上顺路买回来的。”

  “就吃这个。”

  于是郭尉用微波炉加热饭团,又搭配一杯牛奶,同时给她端了来。

  苏颖直接坐在床上吃,饭团是照烧鸡肉口味,米粒又香又糯,浓郁酱料里裹着大块的鸡胸肉。

  她默默吃着,郭尉坐在一旁看她。

  苏颖说:“你睡吧,我关着灯也是能吃的。”

  郭尉说:“再吃到鼻子里。”

  苏颖低低笑了下,忽然想起很小的时候母亲也这样说过她。不知为何,最近时常回忆起那些淡忘很久的人。

  苏颖捏着饭团:“跟念念差不多大时,家里开过一阵小卖部,红皮的火腿肠我妈不舍得给我吃,我就趁着有人买东西时明目张胆从货架上拿。有外人在,她不好意思去管,我便得逞。”

  “后来呢?”

  “后来……”苏颖想片刻,眨眨眼:“小卖部被我吃黄了。”

  郭尉笑了笑。

  其实是当时位置没选好,资金原因商品不全,才没支撑下来的。

  郭尉问:“哪种火腿肠,想吃?”

  苏颖摇摇头,咬了几口饭团,却没吃到肉。她朝他递过去,想他帮忙解决掉多余的米饭。

  大半夜的,郭尉食欲不佳,勉强咬了口。

  苏颖转过来看一眼:“这儿,再吃一大口。”

  郭尉便顺着她的心意大口咬下去,谁想不小心一整条鸡胸肉都被他带出来。

  苏颖愣住了,看看手上只剩一个洞的饭团,又抬头看看他,莫名的,心中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气愤和委屈,眼泪瞬间掉下来。

  分不清从何时起,这些情绪在他面前不加掩饰。

  郭尉懵一瞬,明明前一秒还在欢快地讲述童年趣事,转眼竟满脸泪痕委屈兮兮。他有点慌,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想着鸡肉还没碰,便打算就着他的口给她喂过去。

  苏颖却推他一把,呜呜说着:“嫌你脏。”

  郭尉:“.…..”~_~杰米哒xs63

  以前她可没有嫌弃过他。

  郭尉的样子颇有些狼狈,口中东西三两口吃掉,伸臂把人搂怀里哄了好一阵,额头急出汗来。最后到底穿上衣服,凌晨里开着车满世界给她找饭团。

  结果回来她却睡着了。

  郭尉站在床前看了会儿,无奈摊摊手,把饭团搁在桌子上。

  他脱掉大衣,小心翼翼掀开被子躺下来。

  身边的人背朝他侧卧,双腿蜷起,呼吸轻浅。

  郭尉也转向她那边,手伸过去放在她尚不明显的肚子上。

  苏颖忽然说:“对不起啊。”

  “……没睡着?”

  “本来有点迷糊,但是你开门进来我又醒了。”她小声说。

  郭尉问:“饭团还吃不吃?和刚才的一个口味。”

  “不吃了。”苏颖翻身,缩进他怀里蹭了蹭。郭尉走后她反省好久,深更半夜叫他出去实在是不体贴:“我最近脾气太大了,自己也没办法控制的那种,所以你要多体谅,别和我生气。”

  郭尉低声:“不会的。”

  从前怀顾念时,身边没男人,她大着肚子能背能抗,产检一个人去,腿抽筋了自己揉,风里雨里照样托着肚子追公交,觉得她无所不能,比男人还强悍。

  原来,只是没有办法而已,她需要树立一个信念才能支撑下去。

  而现在仗着有人宠,她才变得越发矫情,也终于体会到,孕期生活可以是这样一种体验。

  想着,她又想哭。

  苏颖吸吸鼻子,努力把眼泪憋回去,小心翼翼地抬头亲他一下:“你会惯坏我的。”

  郭尉在她唇边逗留了会儿,“自己娶回来的,忍着吧。”

  “.…..也没那么差劲。”苏颖皱着眉,又说:“要不你管管我。”

  他淡淡问:“怎么管?一天打你八遍,不给饭吃,不准休息?”

  “太狠了吧,骂两句就好了。”

  郭尉说:“不骂,攒着。”

  苏颖不解:“嗯?”

  “到时候一块收拾。”他指腹在她后背上随意划两下,好像写了个什么字。

  笔画很简单,但苏颖猜不出,只从他说话语气中听明白他的意思。知道他想了,便坏心眼地凑上去与他接吻。

  没多久两人便呼吸急促。不能动真格,却有无尽的亲密举动。

  印象里时间很漫长,两人衣服已落了一地。

  郭尉让自己平静下来,说:“两个人的事,却要你一个人受罪,本身就不公平。”

  苏颖摸摸他的脸:“真是个明白人。”

  郭尉握住那只不太.安.分的手,低头说:“怎样折腾都不过分。”

  这话听着很舒服,让苏颖找到一种平衡感,女人其实很简单,有时候只需要一句话,甘愿为对方赴汤蹈火。

  苏颖被他感动到了,还想感慨两句,他却轻轻捂住她的嘴,在她耳边“嘘”了声结束交谈,关灯睡觉。

  前三个月终于熬过去,苏颖开始闲不住。

  恰好郭尉出差,一去就是半个月之久。

  太空闲总爱胡思乱想,她在非常时期,听说男人这期间容易犯错误,郭尉又是那

  样出挑的人物,免不了狂蜂浪蝶前仆后继。人不在她身边总也不踏实,即便十分相信郭尉人品,郭尉也每天事无巨细向她交代行程,她还是控制不住地幻想着一出出他与各式女人的纠缠大戏,然后翻来覆去,彻夜难眠。

  苏颖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相约郑冉陪着做了次产检,之后一同跟回工作室。

  两人凑一起免不了谈起先前中式嫁衣的点子,她觉得自己身体完全可以,有些事没必要拖到生完以后再去做。于是连同郑冉周帆一起拟定方案,再细细做了市场调查,确定万无一失后只剩资金这一难题。

  苏颖日盼夜盼,终于把郭尉盼回来。

  他风尘仆仆,见到她时眼睛便没离开,伸手揉了揉她发顶:“胖了点。”目光随之向下,在她身上停留几秒:“肚子也见大了。”

  苏颖上前一步勾住他的脖子,没等说话,他先问:“想我没?”

  “想了。”苏颖实话实说,凑近了吻他。温存一阵,又嘘寒问暖一番,她心里实在存不住事儿,便把一直惦记的问题同他说了:“借我点钱呗。”

  有了后一句,先前的答案便显得过于敷衍。

  郭尉不悦,掐她脸时稍微用了点力气,见她呲牙又赶紧松开。他把电脑包和外套搁在沙发上,松了领带,问她:“借钱做什么?”

  苏颖跟过去坐,把工作计划同他报告一遍,想了想,又添一句:“我会还的,利息你来定。”

  郭尉沉默,只担忧她身体状况。

  苏颖猜出他的顾虑,赶紧挺直腰板拍胸脯保证:“我身体特别健康,一点问题都没有,上周去产检,医生说胎儿发育很好,但建议我找些事情做,不能经常闷在家里。”她挽住他手臂,小声央求:“我会量力而行的,况且有周帆在,所有事情吩咐她跑腿就好了。”

  郭尉没说话,低着头,不慌不忙地解开衬衫纽扣,恰巧有电话进来,他分心接听,最后也没说要不要借钱给她。

  就这样,整个晚上都烦躁不安地度过。

  郭尉没说,苏颖也不好意思再提,她想起“千有万有不如自己有”的老话,一时悲伤郁闷,更加下定决心做出番成绩。

  夜晚回到卧室,两人免不了小小折腾一下。

  许久没见她,郭尉比较激动。

  苏颖却不太配合,所有情绪表现在脸上,吻她时左右躲闪,眼神里都写着抗拒。

  当他提出希望她帮个忙的要求时,苏颖一翻眼睛:“累了,手疼。”

  郭尉

  “.…..”

  郭尉细细瞧了她一阵,知她气什么,起身出去,没多久手里拿着份文件进来。

  苏颖扭头瞧瞧他,目光下移,又在那文件夹上停留几秒,没接。

  郭尉轻抬了下手腕,示意她看看。

  隔几秒,苏颖慢慢坐起,闷着声嘟哝:“什么啊。”这次倒是接过来。

  翻开文件夹,苏颖蓦地怔住,里面竟是份解除婚前协议的声明。

  郭尉说,“找个时间

  我们去趟梁律师那里,把手续办完。”

  “这……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他看着她:“从今以后,荣辱与共,谁都没得逃了。”

  苏颖心脏忽地被揪紧,竟半天说不出话来,视线稍垂,又盯着那几页a4纸看了会儿,把文件夹合上,还回去说:“签都签了,你又想取消。”

  “当初好像是你的提议。”

  到底是他修行时间长,苏颖噎住,竟不知如何反驳他,她恨恨地瞪着面前这人,咬住唇没开口。

  郭尉不逗她了,缓下语气:“那是以前。”

  “现在有什么区别?因为肚子里这个?”苏颖问。

  郭尉停顿片刻:“很小一部分原因。”

  苏颖努努嘴:“郭总还真是够坦白。”又问:“其他原因是什么?”

  “你说呢?”郭尉把文件夹放桌边,稍弓着背与她平视:“两个人感情基础足够稳固时,应该抛开经济上的束缚,目标和步伐都统一。”

  苏颖推他肩膀:“不签,你先借我钱。”

  “签了都是你的。”

  “谁稀罕。”苏颖气势先出去:“以后说不准赚得比你多。”

  郭尉点点头:“那我遇到危机时,你会不会出手相助?”

  苏颖想都没想:“不会。”

  “就看着我身无分文露宿街头?”

  苏颖拢着肚子慢慢躺下来,嫌他碍事,伸腿踢他一下。

  她忽然想到什么,暗自笑了会儿,懒洋洋说:“没关系啊,现在孩子有了,你的肾留着也没多大用处,所以缺钱可以卖肾呀。”

  郭尉脸都黑了,目光有些危险地锁着她,见她乐不可支,半晌,到底没忍住摇头失笑:“怂恿自己老公卖肾,还是头一次听说。”

  苏颖继续笑。

  他忽问:“卖了你用什么?”

  “嗯?”

  房里根本没有第三人,郭尉偏偏凑到她耳边低语:“怎能忍心剥夺你的乐趣?”

  苏颖脸颊当即染上少许红晕:“臭流氓。”

  之后两人又严肃认真地谈过一次,苏颖在这件事上没做太多纠结,协议存在与否已无关紧要,只觉得他那句“荣辱与共”有一种特殊魔力,好似将他们紧密相连,融为一体。

  又过几天,郭尉便约好梁律师把手续办了。

  ~_~杰米哒xs63

  向他借的那笔钱苏颖仍然规规矩矩写好借据,并要求他

  妥善保存。

  郭尉收下,再三告诫她别拿身体开玩笑,遇事不可硬撑,身为母亲应当承担起这份责任。

  苏颖点头如捣蒜,温软语一一答应下来。

  有了资金支持,苏颖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好好运作一番。

  郑冉邀请几位师姐加入,又通过一些途径签了位小有名气的设计师,整个小组专心开发主打嫁衣系列,而另一边又招两名助理,和周帆一起协助苏颖进行宣传。许多事情她吩咐下去即可

  周帆几人都会尽职去做,网站升级、百度竞价推广、租场地举办展览、与几大名牌婚庆公司取得合作机会……,和上次不同,资金到位,广告效应自然立竿见影。

  除此之外,又增加线上销售的渠道。

  七月初,主打样衣赶制出来。以“鸳鸯和嬉”为主题,选用传统大红色,金线手工刺绣,主体面料是天然真丝,配件也为精品,穿在模特身上,手腕及耳垂再以金饰点缀,那份庄严的美令人动容。

  一件嫁衣一生只穿一次,因为它特殊,那抹红色便被赋予一种神圣力量。

  所有人都围着嫁衣热烈讨论,苏颖和郑冉站在最后面,许久没说话。

  隔了会儿,苏颖悄悄勾住郑冉的小手指。郑冉视线并未落向这边,却紧紧回握住苏颖的手。

  八月份,映染定制的嫁衣系列正式推出,恰巧可以迎接来年的婚期高峰,出乎意料的是,仅仅三周时间,工作室竟接到几十笔订单。

  这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全体成员投入到紧张状态中。

  与此同时,苏颖离预产期不到两个月,肚子越发大,行动不便。她近期实在忙碌,郭尉担心之余与她相处的时间也少得可怜,只有晚上回到卧室后,才能贴着她肚子听一会,再和里面住着的小家伙亲密互动。

  一次产检过后,郭尉明令禁止她再去工作室,万幸那边的事情进展顺利,苏颖也能缓口气,便把手头的事交给周帆,待在家里安心养胎。

  苏颖无聊时翻出件米白色旗袍,是刚与郑冉学习那会她为自己做的。

  苏颖心血来潮,知道现在穿不下却偏想一试,结果深受打击,到两胯就已经卡住了。

  苏颖坐在床边陷入绝望,想起怀顾念时,因为没有很好地控制饮食,导致胎儿过大,医生害怕分娩过程中出现难产状况,最后不得已选择剖腹产。

  郭尉从外面进来时,她抱着他的腰掉了几滴眼泪。

  他轻声安慰:“我们这次控制得很好,别太担心,一切都正常。”

  “可是以前的衣服完全穿不进去。”

  郭尉说:“你的尺寸估计谁都有难度,我一条腿进去就卡住了。”

  苏颖一顿,忽然含着泪笑起来。

  孕妇极易多愁善感,饭后郭尉陪着她去外面散步。

  暑热未退,树木花丛仍是一片繁茂之色。

  苏颖抚着肚子,虽然艰辛,也万分珍惜与宝宝合体的最后时光。

  偶尔遇到眼熟的邻居,即使平

  时没有太多交集,看到苏颖的肚子也会停下询问几句,通常第一句先问多少周了,再问就是孩子性别。

  当初做彩超时位置不太好,暂时无法判断。其实男孩还是女孩早已注定,两人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后来也不曾特意询问。

  苏颖拉着他的手:“如果是个男孩你会失望么?”

  “不会。”他说:“是女孩会更加惊喜。”

  “执念很深嘛。”

  郭尉换另一手牵她,靠近那只

  手小心扶着她的腰,“我太贪心了,希望儿女双全,完美一点。”他低头认真瞧了她一会儿:“也想知道,看着与你长相相似的小姑娘一天天长大,究竟是种怎样的体验。”

  苏颖心中别提多欢喜,微扬着声调:“直接看我不就好了?”

  “应该比你可爱。”

  苏颖皱着鼻子:“感觉我地位不保。”

  郭尉笑了笑,没有说话。

  不觉间走到常散步的公园,两人找了张长椅坐,对面空地上有个巨大的孔雀笼,两只孔雀慵懒地待在假山上。

  苏颖认真看了会儿,转过头拐弯抹角地问郭尉:“晨晨出生时你什么感觉?”

  郭尉想了想:“不可思议。”

  “具体说说。”

  “那时预产期提前了半个月,恰好我在临市参加一个展销会,知道消息后立即往回返,还是没来得及,晨晨已经出生了。”

  出于那点阴暗的自私心理,苏颖有些高兴,这种情绪也毫不掩饰地体现在脸上,“不称职哦。”

  郭尉瞧她一眼,淡笑道:“要我继续说说之后的细节么?”

  苏颖可不想找虐,赶紧摇头,转移话题说:“我生孩子时,你一分一秒都不许离开。”

  “我可以陪你进去。”

  苏颖想想那画面,严肃拒绝:“还是算了,不想让你瞧见我难看的样子。”

  “我不介意。”

  “那也不行。”

  预产期一天天临近,郭尉提前排开所有外出事项,推掉应酬,尽可能多陪在她身边,以便应对突发状况。

  这一天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终于到来,傍晚吃饭时苏颖阵痛破水,比预产期提前了三天,郭尉有条不紊地打点一切,最起码表面还能维持淡定。

  顾念却被这阵仗吓坏了,紧紧拉住苏颖衣角,眼里含着泪,非要跟去。晨晨见他这样也坐不住,已经跑回房里换衣服。

  于是郭尉开车带着一家人匆匆赶往医院。

  仇女士接到电话也立即过来,可能她途中通知了郑冉,没多久郑冉也到了。

  苏颖指缝开得慢,每隔几分钟肚子就要疼上一次,苏颖扶着腰平躺在床上,另一手轻轻抚摸肚子,咬牙忍耐。

  几个小时过去,痛感加剧,她大汗淋漓,发丝一缕缕黏在额头上,嘴唇被自己咬得发白。

  郭尉后背开始冒汗,心中焦急万分,却丝毫不敢表现在脸上,只凑近了,与她柔声商量:“我们剖腹产吧。”

  苏颖摇头,有气无力道:“我想试试。”

  郭尉没再说什么,只紧紧握住她的手,内心煎熬。

  又一阵宫缩过后,苏颖眼尾挂泪,泄愤地在他手臂上挠了几下,只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非叫我生,非要女儿,只会爽,却要别人遭罪,你太渣了。”

  郭尉低声哄她:“我不好。”

  “下次自己生。”

  他亲了亲她手背:“要不是身体结构有区别,全由我承包

  都没问题。”

  “就因为实现不了,你才这样说的。”苏颖抹了把眼睛:“虚伪。”

  “我虚伪。”

  “看见你就心烦。”

  郭尉说:“我把脸转过去。”

  此刻不能讲道理,他轻声细语应着,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时间越来越晚,小孩子不能跟着熬下去,他叫保姆先带顾念晨晨回去休息。

  顾念小声问:“妈妈会有危险么?”

  郭尉弓身,捏着他双肩:“放心,我保证妈妈一定安全。”

  晨晨也小大人儿一样嘱咐:“你要照顾好苏阿姨。”

  郭尉摸摸他的头:“知道。”

  只见晨晨背过身去,双手合十举在胸前,口中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郭尉凑近了才勉强听清,他说:“求求了,求求了,给我个弟弟吧,千万别是妹妹……”

  “.…..”郭尉哭笑不得。

  凌晨五点钟苏颖才被送进产房,尽管关键时刻医生懂得取舍,郭尉还是同对方说:“万事请以我太太的平安为先。”

  那道门关上,走廊里寂静无声,郭尉坐到对面长椅上,搓了把脸。

  仇女士在他面前走来走去,高跟鞋发出“哒哒”轻响,听着更加心烦意乱。

  郑冉坐到他旁边:“你很紧张吗?”

  郭尉说:“还好。”

  她递过去一瓶水,无情拆穿:“也没好到哪里去,嘴唇脱皮了。”

  郭尉扭头瞧她一眼,把水接过来,握在手里,却没喝。

  不知不觉窗外天色已泛青,远方挂着鱼鳞状的云彩,两只喜鹊停在窗沿,片刻又飞上枝头。

  ~_~杰米哒xs63

  产房里忽然传来一阵异常闹嚷声,惊动等候在外的家属们,有个产妇大出血,医生拿着同意书出来找人签。

  郭尉心脏跟着提到嗓子眼,一时回忆苏颖进去多久了,紧跟着又幻想出一堆不好的事。他无法保持冷静,找护士询问情况,问她改为剖腹产是否可以缩短痛苦。

  护士进去后很快又出来,说产妇不同意,并安慰:“快了,快了,再耐心等一等。”

  郭尉如坐针毡,站起来走到窗边,两手撑着窗沿看外面。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又不知过去多久,迎着晚秋第一缕朝阳,产房里忽然传出婴儿的啼哭声,尖锐而嘹亮。

  郭尉蓦地抬头,这种感应很奇妙,他笃定那一定是他

  的孩子。

  又等片刻,护士抱着裹好的婴儿出来,喊苏颖家属,并恭喜:“六斤二两,母女平安。”

  那一刻,郭尉心跳加速,两腿酸软,竟怯懦地不敢迈出第一步。

  ……

  苏颖睁眼时,最先看到郭尉。

  四目相对,两人都出乎意料地没有说话。

  她的手被他紧紧握着,感受到他掌心湿凉一片,他面带倦意,下巴上泛着青茬,不似平常那样精神奕奕。

  仇女士笑容挂在脸上,和郑冉靠着沙发椅背瞧那孩子,见苏颖醒了,赶紧抱过来放到她身边。

  苏颖扭头打量皱巴巴的小丫头,很久后目光才转向郭尉,虚弱地笑笑:“是个女儿。”

  半刻,郭尉嘴唇贴了贴她指尖,低声说:“谢谢你。”

  “我棒不棒?”

  “很棒。”

  正说着话,俩小孩从门口进来,邓姐跟在后面,手里拿着保温桶。

  顾念和晨晨几步冲到病床边,叽叽喳喳同苏颖打招呼。

  老太太连忙“嘘”了两声,“都轻些,小祖宗们。”

  两人这才抿住嘴,凑头去看旁边那个小婴儿。

  晨晨赶紧问:“弟弟还是妹妹?”

  郭尉:“妹妹。”

  一瞬间,晨晨表情很扭曲。

  顾念非常理解他的心情,却不厚道地嘻嘻笑了,没工夫安慰他,只小心翼翼凑近了看妹妹,半晌,有感而发:“好丑。”

  所有人都笑了。

  郭尉被两个孩子挤到后面,换坐到床边,仍是握着苏颖的手,目光也若即若离跟随她左右。

  说话声不断,苏颖默默听了会儿,扭头看向窗外。

  阳光洒满桌面,枝头的影子在托盘旁轻轻摇摆,光束下跳跃着细小尘埃。

  天空蔚蓝,是个充满生机的早晨。

  苏颖心满意足,人生大起大落,感恩还能得一个圆满。

  她所失去的,都以另一种方式得到了补偿。

  作者有话要说:不再继续写啦,下本见。感谢在2019-12-19200836~2019-12-271929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momo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鬼怪新娘爱席城2个;美妖、奶盖甜甜圈、29099642、妞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我是泡泡酱2个;妞、阿彤呐、月半黎日天、水龟超皮哒、稻田、蛋炒饭加个蛋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是泡泡酱、朕亡啦3个;禾子、妞、初初、书荒ing、7iuu、叶昔2个;无感星人、梧桐苑、野兽嗅蔷薇、琳宝宝、xiaxia、素素7890、chxinnnn、奶盖甜甜圈、啰里八嗦的大饼、采薇、ffffhy、miss乔、29398911、

  月河雀雀、养生、美妖、小番茄、之之、41445205、去冰半糖阿、小梨涡、甜椒、35915469、时遇、sp、挠头的琥珀、30105454、菜瓜瓜菜、sillyplayer、t大小迷妹、螃蟹小姐、星际碎片、万物生长之门、要不然让你来、一派调笑、睿、37225252、琉璃拔絲、水龟超皮哒、gracezhang、紫薯小塔塔、吧唧一口、缨衫、月半妞xl、隔壁老王、潇潇潇、echo小锅、晶、l.s、344

  93842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狗蛋80瓶;小居居居52瓶;lulu49瓶;奥特曼的大哥47瓶;yalleo37瓶;一片叶子33瓶;dragon啊啊31瓶;22735238、mia30瓶;rokimeiya29瓶;你吃板栗嘛26瓶;月月23瓶;egnes21瓶;刘文静、26221424、老阿姨的少女心、川山甲、karen、ivz1820瓶;独角兽19瓶;吃果子的熊猫18瓶;远离16瓶;养乐多、胡一天的老婆、陳曉曐、未闻花开12315瓶;一起去喝酒吧13瓶;带带er、金元宝12瓶;小沐11瓶;胖哒、多啦啦、jinjikiko、月半妞xl、御幸空音、40081807、1997、阳宝宝、biubiubiu、暴走r、flora、阿星、35527196、阿彤呐、哦陌上花开、天下无双、吕霖霖0、小兔、吸血小猪啦、zjzdoyouknow、懒癌患者、delpotro、xl、leni、挠头的琥珀、小兔子^o^、睿睿b、灬柒月、熊啾啾、士多啤梨、cy050322、20160806、圆圆远远原原元元、每天都是蜜桃味、cai、royal、微生一把伞、路上春色正好、3757708610瓶;coups.、xiaxia、snow、美人宜修9瓶;呵哈一叁、nozomi、周生蝶梦、小羽毛8瓶;子卯、outsider、alchaosious、抑郁的鱼7瓶;艾琳、alex、野兽嗅蔷薇、阿童、沉璧、明日何其多、fsybb、小城、奇子、西北小苗、半颗方糖、糖糖笑笑-囧z6瓶;大金、vins、hmx、早起的懒鸟^_^、新荷、初夏、荒废、瘦薇、谭真路炎晨陆繁、judy、19382967、超迷粽子爹啦、with、吴咩咩、夏天、不加糖的草莓、toomy、我的小牛&小虎、笑死人、李闻雨、pan、小陌洋、一别两宽、天蓝色的彼岸、安安、hazel、不正常菌、锅包肉、不吃苹果的橙子、半生瓜、芹菜、小小、她说我在作怪、不一样的烟火、readst、笑5、小框框啊、蠢蛋蛋、micheal、叶昔、素素7890、剪月光、喵嗷~、卷卷5瓶;天下小黑、落曦、╭(╯e╰)╮、小雨滴、小宋公子、张靖浩妈妈、时蓠、飘飘无所似、银茶超甜的4瓶;liuliudeni、小透明、37840797、xxpink、小康同学、蓝星、20650087、懒不需要理由、芜绿3瓶;s.、sylvia香香、20545541、bjubfv、春和、34220924、趣布夏、宝藏女孩、snowing、静、35884103、小太阳、很爱吃番茄2瓶;aimee?哩?、时光与你、38371994、灼灼其华、也许是阿紫、许我向你看、pharos、cchio、包子、24778265、40924671、没事看、什么耳机啊这么容易坏、35915469、从人群到孤岛、雷锋不在雷峰塔、caresseu、kayshar

  k、蔺juan子、光光的喵喵、15636046、kyra、茶凉了、还是宝宝、禾苗、昵称、张艺兴的小可爱、琉璃拔絲、lau、joyce、?mmmmm、玥玥、25595465、24043834、芯仔oak、vvvvvvip、li關、arrientty、xrw、豆蔻、焉山客、ffffhy、一期一会asd、遇见、我不知道起个啥名字、靖宝小怪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