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7章第7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1-28 19:26: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折腾半宿,苏颖起迟了。

  保姆邓姐做好早餐来叫她,她睁开眼被透进来的晨光刺了下,手臂往旁边位置探了探,是空的,床单上一丝褶皱都没有,郭尉未归。

  苏颖轻轻嗓子朝外面应一声,又闭了会儿眼,才披着衣服起身去浴室。

  出来时两个小孩正安静吃早饭,他们分坐餐桌两端,低着头,嘴巴塞的鼓鼓,谁也顾不上同谁交谈。

  时间不早,邓姐已拎着两人书包在门口催促。

  苏颖随手拿了片面包:“我送他们吧,刚好要出去。”

  邓姐没等说话,顾念小脑袋猛地抬起来,眼睛里闪着星星:“妈妈,是真的吗?”

  自从搬进这里,上下学基本都是邓姐接送的。

  郭尉走了点儿关系,把顾念送进闵行路小学,学校是全区重点,教学质量和学习氛围都堪称一流。郭尉考虑的要多些,虽与晨晨同校却不同班,能让两个小朋友多多相处促进感情,又不至于距离太近带来不必要的尴尬,重要一点也为方便他和苏颖照看。

  涉及到顾念的问题,苏颖没推辞。

  等事情办完,郭尉又提议给她安排店铺的事,这回苏颖拒绝了。

  她清楚接受他的帮助能少走不少弯路,只是总不能什么都靠别人。早在她决定来邱化时已经开始留意,心里多少有了打算。苏颖操心的命,未雨绸缪算不上,有点杞人忧天,她害怕停下来,没什么是比口袋里钞票减少更让人心慌的。

  这段日子她忙着租铺子、装修和联系货源,对顾念疏于照顾,这会儿看见这孩子兴奋的表情,不免揪心。

  “当然。”苏颖孩子气地眨眨眼:“不高兴呀?”

  “不是不是,我太高兴啦。”顾念夸张道。

  苏颖笑笑,余光看见郭志晨抬头转向这边,却一句话没说,又低下头去。

  她也在努力适应后妈的角色,亲切地说:“加快速度,阿姨送你们。”

  晨晨没吭声,乖乖点头。

  苏颖仍开她那辆金杯,顾念坐前面,一路上手舞足蹈,恨不得把这些天学校里发生的大事小事都讲给苏颖听。

  后面郭志晨坐得端正,哪里都不碰,双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表面上看,这孩子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难相处,总是阿姨长阿姨短的叫,嘴很甜,有些敏感,眼神及动作偶尔透着讨好意味。

  孩子的小心思轻易被她看透,苏颖不说破,尽量照顾他的情绪。

  接近学校,周围多了不少名贵车辆。

  苏颖踩停在路口等红灯,路两侧已经出现很多小学生的身影,他们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背后是五颜六色的大书包,有的被父母牵着快步走,有的则三五成群追逐打闹。

  晨晨忽然说:“阿姨,就把我们放在旁边吧,我们自己进去。”

  苏颖说:“快到门口了,我送你们吧。”

  “不用不用。”他抬起手搭住了椅背,前倾着小身体急于阻止,可不知想到什么,又忽地缩回手:“阿姨你工作很忙,我们可以的。”

  苏颖从后视镜中看他无处安放的小手,蓦地明白了。她找一处开阔地方放下两个孩子,没有立即离开,坐在车里目送他们往校门口的方向走。

  她看见郭志晨搭着顾念肩膀,两个小人儿的背影晃晃荡荡,边走边说。

  直到那抹影子消失,苏颖收回视线。

  她皱起鼻子闻了闻车里的味道,又侧头看一眼副驾的靠背,“有那么脏?”她撇嘴嘀咕。

  回忆刚才熊孩子皱眉的表情,苏颖忽然想起某人。

  她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编辑一条消息过去,内容说:我提早回家了,看你睡得熟,没有打扰。

  发完把电话扔到副驾上,驱车离开。

  郭尉打来电话时,苏颖正和装修师傅因为顶灯的安装问题争论不休。基础照明的分布位置不够均匀,做不到整个店铺色调上的统一,橱窗旁的重点照明又太过靠后,打不到模特身上的流行款,服饰特色完全无法凸显。

  装修师傅认为这根本不是问题,建议她把模特往后挪一挪,事情就能轻松解决。

  店铺小,寸土寸金,苏颖坚持要求拆掉重装。

  师傅又说重新排线太麻烦,可能损坏天花板,问她是否愿意承担因此产生的费用。

  苏颖不是好惹的:“失误在你,返工耽误我营业的损失你能承担?”

  师傅被苏颖噎了下,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她无理取闹。

  苏颖没废话,直接打去装修公司投诉,由他上面领导同他交涉。

  等到事情解决完,她瞥见墙边垒的数个一人高的纸箱有些心烦意乱,第一批货已经发来,屋中却还一片狼藉。

  心情糟糕,所以她接郭尉电话时口气不太好。

  那边停顿了两秒,低声问:“怎么了?”

  苏颖稍微缓和一下:“没事儿。”

  “在店里?”

  “嗯。”

  “需要帮忙么?”

  “暂时还可以应付。”苏颖没讲刚才的事:“准备得差不多,装完顶灯布置一下就可以开张了。”

  听她这样说,郭尉没坚持。两人聊几句便匆匆收了线。

  店铺里一时插不上手,苏颖只好拎着包包先离开。

  这是一条繁华步行街中的服装商城,位置靠后,共三层高,中低端定位,没有名牌,服饰大多色彩鲜明、样式独特又具多样化,广受年轻女孩的青睐。

  租店铺之前苏颖曾来这里仔细考察过,人气不算最旺,但有效客流量还可以。选择这里的最主要原因还是资金问题,生意做到多大她没想过,总要量力而为。

  苏颖低着头,大步流星地走出服装商城。

  外面阳光普照,她一下子从黑暗跨入明媚,仿佛陷进一个过分曝光的花白世界里。

  苏颖忽地愣在街道中央,熙来攘往的人潮如热流一样瞬间将她包围,她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不同于洛坪村的蔚蓝宁静,这里风吹着云走,几只鸟儿热闹地划过长空。

  原本挫败的情绪在阳光下无处藏匿,苏颖胸口突然激涌起一股情绪,她真正意识到这是个全新开始,仿佛女人们手中都攥着可爱的人民币,正微笑朝她走来。

  乐观的人总能在各种环境中自我调整,苏颖心情变好,又觉得浑身充满干劲了。

  她身影渐渐融进人潮,沿着步行街往北走。

  街角有家照相馆,门面略小,窗框和门板上刷着复古的绿油漆,墙围很低,水泥砌制,上面印着几个交叠的菱形花样,旁侧还放了辆掉链的二八自行车。这种怀旧风格与周围的现代化楼宇不太协调。

  苏颖蓦地驻足,被橱窗里一张老照片吸引住——阴雨连绵的古老小巷,女子肩上落了把油纸伞,一条青石板的小路在她身后蜿蜒至尽头,两侧墙壁难掩斑驳痕迹。她穿着素雅的青色旗袍,有纯白花朵缠绕着藤蔓在她身上静静绽放,旗袍的开衩沿着腿线垂落,裙口轻扫脚面,女子端庄娴静的气质随着摆胯的姿势向外展现,她笑容很淡,内敛却不失自信。

  苏颖心中赞叹一句好美,又盯着看了许久,才转身离开。

  两天后装修工作彻底完成,开店所需的一些列手续也已齐全,苏颖开始专心布置陈列并兼顾迎客。

  店铺正式开业这天郭尉没到场,派人送来花篮和一个乌拉圭紫晶洞玛瑙聚宝盆,单看成色就知价格不菲。苏颖暗暗吐槽郭总老套没心意,这么个大东西放在哪儿都觉得不合适,倒不如送几叠钞票来的实际。

  之后一连数天,苏颖早出晚归。

  店铺初期运营不敢懈怠,没人帮忙,大事小情都需要她亲力亲为花心思去做。

  郭尉那边有两个聚会她给推了,商场九点半关门,盘货之后驱车回家已是深夜,有时他睡着,但多数情况卧室空无一人,新婚夫妇竟如租客一般你来我走,多日没有见过面。

  这天苏颖又晚归,孩子们早早睡下,邓姐见她满面倦意地回来,立即从厨房端出一直温着的饭菜,坐餐桌旁陪她说会儿话就去睡了。

  苏颖饿急了狼吞虎咽,胃部感到不适时,饭菜早就一扫而空,却没尝出什么滋味。

  回到房间,她从衣柜里翻睡袍,可翻来翻去怎么也翻不到,一拍脑袋才想起昨晚洒了西瓜汁,被她扔进了洗衣房。于是她随便抓起一件,边走边往下褪衣裤,到浴室门口时身上已经所剩无几。

  苏颖痛痛快快洗个热水澡,出来忽然发现房中多了一个人。

  郭尉一身深灰色西装,领带仍旧一丝不苟的系着,一手拿着她的长裤,正弓身去捡落在床尾与尾凳缝隙的雪纺衬衫。

  苏颖愣在门口,这情形不免有些尴尬。

  郭尉倒自然,朝她看去一眼,目光停顿片刻:“洗完澡了?”他把手中衣服搭在角落的贵妃榻上。

  苏颖说:“你今天回来的挺早。”

  “也不早了。”他抬腕看了下时间,顺势解开表带搁在桌子上:“差十分十二点。”

  苏颖没说话,走到床边坐着,用毛巾裹住湿漉漉的发尾慢慢擦拭。

  浴室里的热气弥漫出来,一室清香。

  两人都没说话,气氛有点像考试交卷前那五分钟,焦灼又难熬。

  不知过去多久,苏颖抬头,男人西装已经脱去,衬衫领口外翻,露出一截修长又线条立体的脖颈来。这会儿他正靠着桌子不紧不慢地解袖扣,目光却若有似无地落向她这边。更新最快s..sm..

  苏颖这件睡裙太过性感,细肩带,高开衩,光滑的黑色丝绸衬得她肌肤雪白。

  早已忘记是什么时候买的,她很久没穿过。

  年纪小时,总是怎么大胆怎么来,站在那人面前,就爱看他对着自己咬牙切齿,说“谁准你这样穿的,赶紧给我包严实再出来”,然后挡住所有人的目光,将衣服披在她身上。

  肆意妄为的年纪,他在身边,感觉被全世界宠爱着。

  后来都变了。

  她的生活里不再有男人,那些对爱情以及婚姻的憧憬全部破灭,终日围着孩子、金钱转,心和身体一样,变成了干涸的土壤。

  直到现在,面对郭尉幽深略带直白的目光,她竟感到别扭又羞赧,脸颊刷一下变得滚烫。

  苏颖板起脸说:“你看什么。”

  郭尉比她淡然得多,“浴室有吹风机。”

  “不用了。”她扔掉毛巾,并着双腿快速钻进被单里:“我睡了,你要洗澡么?麻烦先把卧室的灯关一下。”

  郭尉觉得她这一系列行为有点滑稽,明明想把逃避表演的高明一些,却适得其反。

  他忍不住勾了下唇,“好。”

  郭尉关了灯,去浴室取来吹风机,坐在床边,挑起她的发尾帮她吹干。

  他感觉她的身体有些僵硬,不自觉的,动作轻缓几分。

  苏颖背对郭尉躺着,暖风缓缓送来,发根处有轻微的拉扯感,力度拿捏精准,舒服得令人昏昏欲睡。她觉得意外,同时心中漫过一丝异样,根本没想到他会有这样亲昵的举动。

  整个过程显得相当漫长,当吹风机的嗡嗡声停止时,苏颖心中咯噔一声,越发不安。他没有离开,手指梳了梳她的发丝,掌心搁在她耳旁不动了。

  苏颖紧闭双眼微抿着唇,多怕他的手会顺着她脖颈往下滑,也许是贪恋那一点不切实际的暖意,总之,她现在不想。

  而郭尉没有更多动作,他看着被单下纤瘦却不失丰腴的轮廓,斟酌片刻,没埋怨她早出晚归,也没说“需要多少钱我会给你,不用那么拼命”之类的话,他只道:“我觉得你有点辛苦,店铺那边可以请个人帮忙。”见她没反应,又说:“顾念刚转学,不知道功课怎么样,我这段应酬太多,你最好抽点时间照看一下。”

  半刻,苏颖应了声。

  郭尉起身去浴室,不久,里面传出哗哗水声。

  苏颖睁开眼,看见暖黄的光线透过磨砂玻璃映在床尾。

  房间中声音很单调,更显夜的寂静,要不是他搁在床头的电话不厌其烦地振动,她几乎迷失在那片温柔的光影里。

  苏颖不是故意要看的,信息不止一条,她稍微悬起脑袋,便瞥见屏幕上“季妍”的名字。她不知道这人是谁,但莫名的,脑中出现一张梨花带雨的脸。

  忽然之间她明白了,“温柔”只是男人对女人惯用的手段而已,可以操控,并不见得情浓所致。

  想通这一点,苏颖竟如释重负般轻松起来。

  郭尉洗完澡时,苏颖已经睡着了。

  手机提示灯在夜里不断闪烁,他拿起来准备翻阅,一看是季妍,丝毫兴趣都没了,直接删去对话框,上床睡觉。不久后,手机又嗡嗡振动了两下,本以为还是她,郭尉没有理睬。手机端sm..

  转天早上才看见消息来自前妻,他稍微怔了几秒。

  那人说:前些天在一个无名小岛上,手机接收不到信号,听说你结婚了。

  第二条的发送时间在半小时后,她说:祝你新婚快乐。

  郭尉盯着那几个字看了会儿,动动手指,终是回了句谢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