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12章第12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1-28 19:26: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瀚阳路上今天格外拥堵,星海广场刚好处于这条路的核心区域,门前活动着黑压压的人群,各种车辆依次在路旁排队,等待进入地下停车场。

  它的后面有一个半下沉式开放公园,人工湖上结了脆冰,却有五颜六色的氢气球飘荡在上空,周围栽种着四季常青的植物,树干间拉起红色条幅。

  热闹的气氛,即使在冬天也显得特别有生机。

  苏颖随着人群往里走,耳边喧闹声已经盖过了音乐声。

  商场比她想象中大得多,共四层楼,一座天桥连接着东区与西区。她沿着每个店面转了圈儿,再乘电梯逐层往上走,花一些时间,大概了解了商场的整体布局。

  一楼是各种“概念街区”和“创意百货”,还有一个进口商品大卖场,二楼三楼是各类精品服饰店、鞋帽店,四楼则是一整层的餐饮美食。商场随处可见一些有趣的创意设施,“魔幻镜子”、“真人娃娃机”、“led寄语墙”……

  这是星海在邱化市创建的第二个综合性商场,如同郭尉所说,的确具备购物、餐饮、休闲、观光等功能,并以年轻群体为主力市场,特点也聚集了他们所喜爱的时尚元素和潮流元素。

  全部都走完要一个多钟头,苏颖双腿发酸,在休息区找了张凳子坐。首发..m..

  隔着玻璃护栏,可以看到整个一楼大厅,上方的阳光穹顶将瓷砖照得璀璨明亮,人群如蚂蚁般攒动。苏颖捏了捏小腿肚,看着下面的情景发了会儿呆。

  对比下来,自己店铺的档次的确低级到没有可比性,这样的认知让苏颖觉得很挫败。

  她默默叹一口气,杂乱的喧闹声搞得她更加心烦意乱。

  苏颖准备离开,隐约感觉有人拍了下她肩膀,回头去看,竟是仇女士和郑冉。

  “母女”二人手挽手地站在那儿,朝她优雅微笑。

  苏颖站起来:“妈。”

  她不自觉去打量郑冉的穿着,这人脾气虽古怪,但衣品是真的好。

  苏颖朝她笑笑,算是打招呼。

  郑冉也动了下脸部肌肉。

  “背影看着像你呢。”仇女士问:“你一个人?”

  “是啊,随便来转转。”苏颖与这位婆婆始终亲近不起来,怕场面尴尬,问道:“您来买衣服?”

  “就凑个热闹。”仇女士提了下手里的购物袋,忽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你的服装店也开在这附近?”

  苏颖一顿:“没有。”

  “那在哪里?”

  “步行街后面的服装城。”

  仇女士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地方,郑冉在旁提醒一句,她连着“哦”了两声,开始是恍然知晓,后面那一声的音调明显降下来,脸上的嫌弃表情想掩饰已是来不及。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颖不在乎,就想开溜。

  仇女士却忽然发话:“没吃呢吧,刚好午饭时间,一起吃完再回去。”

  苏颖犹豫几秒,只好说:“那我请客。”她望了眼楼上:“上面餐馆挺多的,您想吃什……”

  “开业前三天就餐,全部打八折?为了点优惠,可不值得去排队,瞧瞧这些人,”她抬手点几下上面,哼道:“要排到明天去。”

  苏颖面上毫无波澜。

  仇女士看回她:“约了郭尉,走吧。”

  这里靠近cbd商圈,只因车辆繁多过于拥堵,开过去用了将近半小时。

  预定的餐厅就在广和楼下,三人先到,郭尉却迟迟未来。

  仇女士喝着茶,一句话打发苏颖去看看。

  苏颖实在是没控制好自己,心里骂了句,仍面带笑容应一声,提着手袋往楼上去。

  写字楼25层以上都是广和的地盘,楼下是职员办公区,郭尉办公室在顶楼。走出电梯,对面不远处就是秘书室,右侧走廊的几间房依次是几位高层办公室和会议室,郭尉办公地点则单独设在大厅另一边。暗棕色的双开实木门旁是一整面的落地窗,窗外空无一物,只见蔚蓝的天和几片棉絮似的云。

  这里苏颖只来过一次,难得总办秘书还记得她,她满面笑容地迎出来:“郭太太,您来找郭总?”

  苏颖点头,微笑问:“他在吗?”

  “郭总正在旁边开会,还没有散会。”秘书看了下腕表,礼貌道:“可能快结束了,您去办公室等吧。”

  秘书为她引路,并沏了杯上好普洱,没多会儿,又敲门端进来几样精致小点心,“您先垫垫肚子,草莓的那个味道最好了。”

  苏颖看了看纸盘上的甜点,客气了句:“味道应该不错。”

  秘书俏皮地眨了下眼:“是我私人提供的,我很喜欢。除非一等尊贵的人,否则我才不舍得分享呢。”

  这姑娘精明伶俐的很,虽是一些讨好奉承的话,却没让人觉得不舒服。

  苏颖笑着说:“谢谢。”

  “慢用。”

  秘书出去了。

  苏颖环顾这间偌大的办公室,随意走了走。

  东面的书架上摆满资料夹,按照颜色和名目有序分类。前面是酒红色办公桌和真皮座椅,桌面中央只放着一支钢笔、几页纸,前方摆着印有他职位和名字的水晶立牌,旁边还有一个木质相框。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多余饰件,典型的男性审美,单调到乏味。

  苏颖拿起相框看了看,是晨晨的百岁照,那时小家伙脸颊胖嘟嘟,皮肤白嫩,嘴角晶亮,两只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盯着前面,样子比现在讨喜得多。

  苏颖搁下相框,目光落在那支钢笔上,竟是老款的英雄牌,笔身痕迹斑斑,手握的位置也已经磨掉了漆,看上去有些年代感。

  她忍不住多看几眼,放回原处。

  郭尉迟迟没回来,苏颖坐到门口的沙发中。

  独处总比应付那对母女轻松的多,她静静发了会儿呆,发现把脑袋放空以后再去思考,思路反而更清晰。她想明白了店铺存在的一些问题,以及不太乐观的发展前景。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快速却稳健的脚步声,声音渐近,“哒”一声轻响,房门被人从外面扭开。

  由于沙发旁的磨砂玻璃屏风阻隔住,苏颖并未看清来人是谁,只见个高大影子隐约映在玻璃上,没等进来,却有人在外面叫住他。

  听见那声音,没来由的,苏颖心中咯噔一声。

  季妍踏着小碎步,裙角轻盈:“郭总,等等。”

  郭尉握着门把手回头,目光落在她身上,并没说话。

  季妍胸口轻轻起伏,抬起眼只看到他领口的位置,平稳了下呼吸:“这是本月的销售数据和近期客户抽样分析报表,想请您过目一下。”

  郭尉没接:“怎么是你直接拿来的?”

  季妍说:“黄经理临时有急事出去了,我……”

  郭尉凉凉的讽刺:“你们黄经理真是长能耐,忙到让下属越级汇报,心也够大了。”他工作中并不那么平易近人:“正好你回去通知下她,你们部门下周开始加班,工作完成后,重新学习员工守则。”

  他转身要进来。

  “别……”季妍上前一小步,情急之下竟拉住他的衣角,这个动作给了她莫大勇气,她咬咬唇摊牌道:“你应该清楚,送文件只是个借口,我就……就是想见见你罢了。”

  自从那次去会所里私下找他,之后发消息石沉大海,平时见一面的机会也没有,这男人根本没把她放眼里,当她是透明。

  她身边根本不乏追求者,向来眼高于顶,如果有人敢这样对待她,她必定早早转身。可这次不知怎么了,一个执念日日夜夜折磨着她,搞不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不平衡,放不下,不甘心……她想要个说法。

  两人僵在门口。

  郭尉并没拿开那只手,他不说话,只淡淡瞥着她,目光中含的警告意味却很明显,让人底气全无。

  季妍骇住,立即缩回手。

  “郭总我……”

  “谈公事。”他声音没什么温度,耐心已经快用完。

  “那好,下班后我想请你吃个饭,可以么?”季妍抬头看着他,顿了顿:“你吻过我,我不相信那晚的事……你会不记得。”

  郭尉只觉好笑,也真的笑出来。

  几个重要字眼轻飘飘传进苏颖耳中,她立即补脑出“已婚渣男在外沾花惹草又不想负责”的戏码来。她发觉自己屏息太久,呼吸不畅,两手也不知不觉中攥得死紧,掌心湿凉一片。

  苏颖安慰自己,这反应是偷听别人隐私造成的。

  季妍低声说:“别拒绝,我只想和你聊一聊。”

  郭尉没等说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秘书快速走过来,也许是察觉到门口气氛怪异,小声道:“郭总,郭太太在里面。”

  郭尉愣了愣,扭过头去,这才看见磨砂玻璃后面坐的模糊人影。他脸色当即阴沉下来,看着秘书:“不如等人走了再来通知我。”

  “对不起郭总,我就去了趟洗手间……”

  郭尉说:“出去。”又冷声问季妍:“怎么,打算进来坐坐?”

  季妍目光锁在那道影子上,半晌,看向他时,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她紧抿着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种境地让她无地自容又气愤不甘,再闹下去难堪的只会是自己。

  她低低垂下头,落荒而逃。

  郭尉关上门,转身绕过屏风,看了看端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没有说话。

  苏颖也不吭声,等着他开口。

  郭尉稍微拉松领带,把手里的文件夹搁在办公桌上,又去饮水机旁添杯水,倚着桌沿慢慢喝完,搁下纸杯,这才折回苏颖身边坐下。

  他手肘撑在大腿上,十指交握,扭头看了她一会儿:“瞧半天热闹了,也不出来帮你老公解围。”

  苏颖抱着手臂:“这大概就是先发制人的意思吧。”

  郭尉笑了笑:“今天怎么想起过来的?”

  “显然不是时候。”苏颖脸色很沉,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你妈在楼下等你吃饭,我就是个跑腿的,没想坏你好事,先走了,你继续。”

  苏颖说着起身,被郭尉拉住手腕,轻轻往后一带,她便落回绵软的沙发中。

  郭尉伸手扶了把,无意间将她搂进怀里,两人同时转头,鼻尖便若即若离地擦了下。她下意识别开头,他的鼻息便顺着她脸颊一路滑到耳后。

  苏颖闻到他脖颈间清爽却强烈的男性气息,心跳忽然失了节奏。

  郭尉没有动,微垂着眸,近距离瞧着她。

  苏颖睫毛颤了颤,视线稍转,几乎在他漆黑的瞳仁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心下更加慌乱。

  办公室中安静极了,暖暖的阳光穿透落地窗,洒满整个房间。视线中,她耳朵的形状精致又小巧,被光线照得近乎透明,一枚切面规整的红石榴耳钉坠在耳垂上,别样好看。

  郭尉轻滚喉咙,微微偏头,忽然在她耳骨上啄吻了下,力道轻柔。相反的,拢在她腰上的手却带了温度,而且越收越紧。

  苏颖一哆嗦,手心全是汗。

  结婚以来,两人亲近的次数并不多。

  苏颖从来不敢太专注或太放纵,她害怕迷失自己。

  一方心不在焉,另一方的兴致也就无法调动,所以整个过程中缺乏温情,不知不觉就省略感情上的交流,通常直奔主题,目的性明确。

  苏颖感觉耳朵在升温,愣了几秒,急于掩饰某种情绪,扭动手腕,企图挣脱开他的钳制。

  郭尉没用多大力气,轻松将她圈在怀中。

  “干什么!”苏颖音量不小。

  郭尉顿了下,收起漫不经心的表情,准备把事情原委解释清楚:“是个误会……”

  苏颖冷笑:“原来你把接吻上床叫误会,郭总底线真是低,几乎等于没有,让人大开眼界,不得不佩服。”

  她的话有些刻薄,印象中,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对郭尉发脾气。苏颖今天不冷静,她觉得一定是店铺的事太伤神,才借题发挥宣泄一通的。

  郭尉原本脸色也转冷,却琢磨着她的反应,忽然想明白些什么。他看了她半晌,最后气笑了:“床戏你给安排的?”

  “郭总轻车熟路,用我安排?”

  郭尉放开她,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有道理。”

  “.…..”苏颖半天没说出话来,眼睛盯着他,最后也学着他的样子点点头:“好,您尽兴。”

  郭尉淡淡道:“你这样子看着像吃醋。”

  苏颖被他的话惊着了,但随即调整过来:“倒是没有,”她起身:“不过盐吃多了,咸着了才会跑上来找你。”

  他不敢逗的太厉害,也跟着站起来,温声道:“好了,不闹了。”

  “并没有。”

  他好脾气地问:“那你想怎么样呀?”

  “想自挖双目。”

  郭尉无奈一笑,心情却不厚道地越变越好。

  苏颖性格风风火火,这样的人,就应该有眼里不揉沙子的态度。他还记得那日在会馆被她撞见那一幕,她演戏成分居多,看戏成分占少,其他没剩什么了。

  有改变,是好事。

  郭尉突然坏心眼地不想解释了。

  苏颖拎起椅子上的手袋和大衣,细腰轻扭,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急促声响。

  郭尉:“哪儿去?”

  “回店里。”

  “妈还等着吃饭呢。”

  “没胃口。”

  苏颖扔下一句,头也不回地甩门出去了。

  苏颖经过秘书室时庆幸她没看见,原本想说声谢谢,一场闹剧之后,只怕叫人当笑话看了去。

  她按下电梯按钮,盯着上方的红色数字不断变换。

  “叮”一声响,电梯门开,她走进去。

  苏颖把大衣穿好,无意间抬头,猛然怔住——镜子里映着她此刻的样子,她眼中余怒未消,眉头轻轻皱着,双唇紧抿,脸颊泛红,这种表情已经许久没出现。

  她觉得自己很陌生,此刻的样子也令人很讨厌。

  苏颖心口忽然扯起一丝疼痛,却弄不清究竟为了什么,她垂下眼,半晌,又别开了头。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