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14章第14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1-28 19:26: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会这样凑巧?”

  “我曾经也疑惑过,但不是假话。”他说:“有些事是我想简单了,我会尽快处理,也保证以后尽所能避免这类事情的发生。

  苏颖转着酒杯,没接话。

  郭尉说:“既然我选择再婚,就不会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

  苏颖说:“谁知你有没有那方面的癖好,喜欢吃着碗里的,占着锅里的。”

  郭尉摇头:“没有这种癖好。我与你结婚就会忠于这段关系,尊重你,也尊重家庭。”他顿了顿,声音更低了些:“你我都是商人,应该明白,培养信赖感也是一种投资。”

  苏颖一时没说话,见他表情严肃,在心里也认真把事情前后想了一下。

  热火朝天的气氛中,两人之间有些安静。

  郭尉见她半天不语,目光诚恳:“希望你能相信我。或者说,你怎样才肯相信?”

  隔了会儿,苏颖表情松动了下,忽然挑挑眉:“跪下来,大喊三声‘我没出轨’。”

  郭尉:“.…..”

  “不敢?”

  “说真的?”

  “真的。”

  郭尉看着她,半晌,认输地轻叹一声,语气商量:“回家吧,外面给点面子。”

  苏颖没出声。

  对视许久,忽然之间,苏颖胸口的滞闷感消失了,烦乱的心也仿佛渐渐平息下来。

  她不再看他,低下头慢慢夹菜吃。

  郭尉知道她听进去了,这才稍微松了下.身体,低声说:“苏颖,我们缺乏了解和沟通,你得承认。有些时候,我也希望得到一些回应。”

  苏颖手上动作停住,看着他,抿了下嘴。

  身旁的厚塑料上布满水蒸气,凝聚到一起结成水珠,最终不堪重负,歪歪扭扭滑落下去。

  一道薄薄屏障隔开外界的黑暗,点点灯火在上面晕出模糊的光斑来。

  从面馆出来,已是整条街最热闹的时候,人群拥挤,青烟浓烈,四处都飘散着食物香气。

  郭尉歪头就着她的身高:“这面馆以后最好少来。”

  苏颖瞧他:“档次太低?”

  “是一方面。”郭尉倒没否认:“主要存在安全隐患。”

  “.…..”她忍不住撇了下嘴,没有搭腔。

  前面的岔路口更加混乱,苏颖随着郭尉蹭过去,拢紧领口,小心避着人群。

  四五个年轻小伙子迎面而来,个个高大强壮,他们边说边闹,眼看就要将两人冲散开。郭尉忽然拉住她的手,将她往身前一带,苏颖瞬间落入他怀中。

  她后背贴在他胸前,只感觉置身于一个安全堡垒,腰间那只手拢得很紧。

  喧闹的环境,俩人目光相对,他皱着眉说了句什么,苏颖听得不真切,“什么?”

  他凑近了,鼻息从她脸颊一划而过:“不要乱走,丢了去哪里找你。”

  莫名的,苏颖心尖儿一颤。

  郭尉低声:“走我前面。”

  两人继续往前,郭尉这次牵住她的手,没有放开。

  接近主干道人才少了些,他们不知不觉中换了位置,他走在前。

  寒冷的冬夜,手心相连的地方沁出薄薄一层汗,他的手坚固又有力,将要拉着她回到同一所房子。那个有些陌生的地方,也仿佛被赋予一丝牵挂的力量。

  苏颖看着他的背影,第一次自私地不想怀念任何事,或是人。

  车子很快冲入黑夜。

  苏颖随郭尉坐在后面,他把她的手放在大腿上,手掌松松扣着她手背。

  两人各自看向窗外,车中气氛微妙,没人说话,只有相握的手偶尔互动一下,仿佛对回家这件事都从未有过的心急如焚,对将要做的事更是心照不宣。

  微醺的夜晚,苏颖想,她不会抗拒,甚至会专心一点,主动一点。

  可一切都停留在美好的幻想阶段,紧接着发生了一个煞风景的插曲。

  郭尉显然也看见了等在小区外的狼狈姑娘,她整个人缩在墙边,抱着膝盖,一双眼睛不甚清明,呆呆望着车开来的方向。

  高档住宅门禁很严格,季妍只隐约知道郭尉住在这里,却根本无法进入。

  她晚上喝了很多酒,世界一直打转,酒精在身体里流窜,怂恿她做一些疯狂举动,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

  刺目的车灯从身上一扫而过,她眯了下眼,勉强看清车牌,脑袋瞬间清醒,当即想逃。

  郭尉眉心深拧,冷声吩咐:“不用管。”

  司机老陈应了声。

  等待门禁开启的几秒钟里,苏颖向外看了看,那姑娘并没过来,把自己蜷缩在小小的角落,望着这边,眼中似乎泛有泪光。

  苏颖默默叹一口气,抽回手:“我先回去,你瞧瞧她吧。”

  “瞧什么?”

  “这要问你。”苏颖看他一眼,拎着大衣推门下车。

  她有些想笑,特别佩服那些精力充沛的年轻女孩。世界在变,她有点跟不上节奏,无法理解她为何会不顾尊严地对一位已婚男性穷追不舍。

  苏颖一个目光都没给她,笔直走向大门。

  她的不可一世让季妍无地自容,想逃却已来不及,只好将头埋的更低。

  郭尉没想到季妍这样难缠,捏了捏眉心:“老陈,纸笔。”

  老陈立即翻出来递到后面。

  郭尉叠起双腿,把纸放在膝盖上,写了个时间和一串地址,对老陈说:“交给她,跑一趟,直接把人送回去吧。”

  老陈:“好嘞。”

  他系上西装扣子,推门下车,大步离开。

  第二天上午,郭尉有两个会议,结束后他来到咖啡厅,离约定的时间还差一刻钟。

  他点了杯美式,身体靠进沙发里,看向窗外,小口抿着。

  没多久,有人推开包间的门。

  郭尉瞧一眼,抬抬下巴:“坐。”

  季妍显然精心打扮过,穿着黑色裹身连衣裙和小香风的大衣,长发半挽,特意涂了少女感十足的蜜桃橘色口红。

  不过都是徒劳,郭尉始终未曾正眼打量她。

  半晌后,她主动开口:“昨天我一直等你电话,不过……不是有意过去找你的。”

  郭尉说话很直接:“我离婚,然后和你在一起,但绝对不会同你结婚,或是你愿意这么跟着我,我来养你?”

  季妍愣住了,脸颊瞬间涨得通红。

  郭尉问:“哪一种合你意?”

  “我并不想这样。”

  他反问:“那你想怎样?”

  季妍咬住唇,说不出话来。

  郭尉喝口咖啡,扭头看了会儿窗外:“我的话让你很委屈?”

  季妍小声:“是。”

  郭尉:“相比之下我才更委屈,老婆和我闹,白担了出轨的罪名。”他闲闲地说:“明明睡都没有睡过你。”

  季妍忽然瞪大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西装笔挺,优雅地坐在那儿品着咖啡,口中却说出如此粗俗的话。

  郭尉放下杯子,笑笑:“觉得失望?”

  她忍了再忍,低声控诉:“你在侮辱我。”

  郭尉又是一笑,否认道:“没有。男人大多都道貌岸然,我也不例外,区别在于说出来与做完再说。”顿了顿:“我觉得我还不算无药可救。”

  季妍明白他的意思,早在他再婚时,两人的局面就无法扭转,或者说,她从来就没有机会,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罢了。

  季妍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样,声音有些抖:“可是……你吻过我。这算什么?”

  郭尉沉默几秒钟,只说了句:“抱歉。”

  季妍冷笑了下。

  郭尉不再跟她打太极,归正传:“现在公司业务拓展到南非,一个全新又前景无限的发展平台,机遇和历练会很多,你们部门的年轻人挤破脑袋想过去。昨天我和黄经理谈过,我推荐了你,为期半年。”

  他外之意给她两条路,要么去南非,要么离开广和,因为黄经理知道了她越级汇报的事,继续留下恐怕要坐冷板凳。

  季妍:“算是补偿?”

  “难道不是你想要的?”

  仿佛被他中,她心下一沉。

  郭尉并没和黄泽欣说她越级汇报的事,只问了她的业务成绩和个人能力。南非市场他很重视,坚决不能因为某个人出现任何差池。好在她综合素质优良,他倒不介意顺水推舟送个人情,也同时解决了大麻烦。

  郭尉说:“最重要是弄清自己想要什么。可能只是一个好机遇,而不是一个有钱却无情的已婚男人。你是个聪明姑娘,其实早就明白,变强大后,对于另一半,去选择好过被选择。”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季妍一阵阵心惊,他每一个字仿佛都说在她心坎上,到最后自己也糊涂了,怀疑是否真如他所说,只是想用那点瓜葛胁迫他换取一个机会。

  季妍沉默许久,面前的咖啡早就没了温度:“看来,你已经帮我做了决定。”

  郭尉摊手:“选择权在你手里。”

  ……

  他离开不久就收到季妍的回复,这姑娘比他想象中聪明得多。

  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晚上有个饭局,郭尉打算回去换身衣服。

  刚好下午两点,他没想到这个时间苏颖会在家里。

  整个客厅铺满阳光,她坐在落地窗下的瑜伽垫上,两条腿夸张地向两侧伸展,身体前倾,肩膀几乎贴在地板上。

  她手里的圆珠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周围散落一堆票据,旁边还放着他带回的抹茶慕斯。

  郭尉靠着门框,研究了会儿她的姿势:“没去店里?”

  苏颖爱答不理的,半天才蹦出一个字:“没。”

  他不再管她,搁下西装回了房间。

  没多久,郭尉换好衣服出来,边打领带边去餐厅倒了杯水。这会儿他反而不着急走了,慢慢喝着,踱到苏颖旁边,插着兜居高临下瞧她。

  他问:“在做什么?”

  苏颖说:“吃东西。”

  “吃东西时需要练瑜伽?”

  她的回答很敷衍:“怕胖。”

  “边练边吃就不胖了?”

  “会胖。”

  郭尉:“那你还练?”

  苏颖忍了忍,扭头瞪着他:“你话太多了。”

  郭尉不禁轻笑出声。

  苏颖没再理他,只是头顶的目光让人不自在,她忽然烦躁得很,慢慢并拢双腿,手肘作支撑,整个人半趴在垫子上。

  隔了几秒,郭尉又问:“写什么呢?”

  她有些不耐烦:“你又不懂。”

  “统计收支?”

  苏颖半天没应。

  郭尉竟拽了下西裤坐在旁边地板上,搁下水杯,去拿那块抹茶慕斯。

  苏颖目光追过去,没来得及反应,眼前一晃,含在嘴里的塑料小勺也被那人夺了去。

  她皱眉:“冰箱里还有,干嘛抢这块。”

  “帮你胖。”

  他捏着她用过的小勺,舀了一小口,很自然地抿进嘴里。

  苏颖心脏忽然跳的厉害,狠狠剜他一眼,移开目光,若无其事般埋下头继续写写画画。

  郭尉只是逗逗她,吃了几口便还回去。

  苏颖看了眼,嫌弃地往旁边推了推。

  郭尉没在意,起身坐到沙发上,悠闲地叠起双腿:“季妍过段时间会去南非工作。”

  苏颖一顿,隔了会儿,小声说:“又不关我的事。”

  “嗯,也不关我的事。”

  苏颖撇了撇嘴。

  窗外阳光无限,房间中暖气十足。

  苏颖只穿着豆沙色弹力裤和运动背心,趴着的缘故,她身材一览无遗,浑圆的臀部和狠狠塌陷的腰背形成一道起伏弧线。她腿部紧实饱满,又细又长,随意搭着,小腿忽然不经意地勾悬起来,脚腕动了几下。更新最快s..sm..

  郭尉目光定住,觉得这房间空气不够流通,有些闷热,不禁按住领带松了松。

  半天没有人说话,苏颖耳边静的出奇。

  她扭头看过去,他目光一路往上,刚好对上她的眼睛,郭尉蹭蹭鼻梁,几秒后才想到一个话题:“店铺最近状况怎么样?”

  事情解决了,苏颖态度好了些,她撑着身体坐起来,忽然有了和他唠叨唠叨的**。

  “不太好。”

  “怎么不好法?”

  她盘腿坐着,想了想:“不见起色,顾客很少,就像你说的,没有什么大发展。”

  郭尉:“总结原因?”

  苏颖拿起旁边的蛋糕,吃一小口:“有三个问题吧,第一,星海广场开业以后,对我那里多少有些冲击,我去看过,星海的确更新潮更现代,更适合年轻人消费购物。第二,我那里同样类型的商铺太多了,基本都卖女装,没有明显的系列和品牌之分,花花绿绿,五花八门的。”

  郭尉点点头:“太杂,没新意,供大于求。”他看着她:“第三?”

  “第三,线上销售的竞争力很大,现在明星同款和仿品太多了,质量差,价格却更便宜,很多都是逛街时顺便试试效果,拍张照,回去网上找同款。”

  她总结的还蛮到位。

  郭尉无法给她太中肯的意见,只凭借经验道:“细分市场以后,要做到足够特别,才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苏颖挖蛋糕的动作慢下来,抬头看着他:“你是说,去做单一的种类?”

  “不是不可以。”

  她想了会儿:“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让我猜猜。”他忽然打断,漆黑的眼睛瞧着她,慢悠悠道:“想做旗袍?”

  苏颖完全愣住,先是傻瓜一样呆呆看着郭尉,然后眼睛越来越亮。她难以置信地站起身来,去他旁边坐下:“你怎么知道!”

  她表情过于丰富,使得整个人都鲜活起来。

  郭尉嘴角含着浅淡的笑:“如果没记错的话,第一次见你时你就穿了件旗袍,粉色,短款,胸前印着水墨荷花图案,扣子和衣服边缘很特别,应该是某种黑色纱类制成的。”

  苏颖半天没说出话来,不知为何,忽然有些不自在。

  郭尉自己都不知道,对她的第一印象会如此深刻。

  他继续说:“后来在老太太那儿,看你对郑冉衣着挺感兴趣,所以留心观察了下,她那天好像也穿了旗袍。”

  苏颖有些佩服他的观察力,一颗心仿佛被他吊了起来,努力压抑着激动的情绪:“你觉得怎样?”

  “东方之美,足够独特。”

  “你也这样认为?”

  他点头:“极易令人产生遐想。”

  苏颖瞪着他。

  郭尉觉得好笑,轻揉了下她头顶:“想什么呢,健康的那种。”

  苏颖把他的手抓下来,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旗袍可不是取悦男人的一种穿着,它能让女人散发魅力,提升气质,变得更自信。不光是旗袍,其他服饰甚至性感内衣都一样,只是一种自我释放的象征。女人打扮的漂亮一点,很多时候是与同类比较谁更美,并不是讨好你们。”

  她高高地端着姿态,瞥着他轻哼了声。

  郭尉有些心猿意马,清清嗓说:“也不尽然,无心插柳柳成荫,男人看着也赏心悦目。何况,男人的穿着打扮也存在取悦女人的成分,西装革履为绅士而服务,紧身t恤为体格强健的男人而服务。”郭尉问:“你不喜欢?”

  苏颖嘴硬:“凑合吧。”

  郭尉:“在商商,可以利用你们和我们的这种观念。”

  其实,早在很久以前苏颖没这觉悟,大概是单身久了,又做了服装行业,思想境界得到升华,才变得越来越自我。

  想想他这话不无道理,做生意应该更理性,善于利用,才能获取更多的利益及商机。

  她正琢磨着,又听郭尉说:“你不能否定衣着在男女互相吸引中起到的重大作用。”他瞧了她半晌,忽然靠近,低声说:“比如今天。”

  苏颖反应几秒,忽然意识到这话什么意思。

  她刚才太过得意忘形,跳上沙发后,面对他盘腿坐着,身体前倾,背心领口很低,裤子很紧绷。糟糕的是,刚才抓了下他的手,两人就没分开过。

  他现在懒懒地靠着沙发靠背,微侧着头含笑看她,有一下没一下捏着她手指。

  苏颖想要抽回手,但没得逞。

  郭尉忽然牵起,微微低头,在她指尖上很轻地吻了下。

  温柔湿润的触感像电流一样通向全身,苏颖暗自抽口气,脑中炸开。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她终于想起来:“你回来干什么?”

  郭尉:“换衣服。”

  “然后呢?”

  “晚上有个饭局。”

  她问:“还不走?”

  他不答却问:“邓姐没在?”

  “去同乡家里帮忙了,顺便买菜接孩子。”

  郭尉点点头,默了会儿,忽问:“困么?”

  苏颖:“.…..”

  他看着她,声音低哑几分:“不如,睡个午觉?”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