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16章第16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1-28 19:26: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原本以为喝了咖啡就算完成任务,可以把老太太完完整整送回家。

  谁知仇女士心血来潮,打包了几样甜点,要给郑冉带过去。

  苏颖本想把她送到后先离开,奈何这位婆婆太喜闹,非要她跟着上去坐一坐。

  这算苏颖第一次登门拜访。

  郑冉与郭尉关系上虽算姐弟,生活状况却完全不同。郑家原本书香门第,王越彬的家庭背景也简单,两人结婚时按揭了套80平的两室,现在每月仍要固定还月供。

  郑冉来开门时,脖子上挂了根皮尺。她穿着一件及脚裸的白色长袍,亚麻质地,高领盘扣,宽松飘逸的裙摆配上一头黑发,颇有些悠然脱尘的感觉。

  她看见门外站的苏颖明显一愣,表情有些冷,点头打了下招呼。

  苏颖也笑笑回应。

  “仇姨你们先坐,我还差一点。”

  “去忙吧,不用管我们。”仇女士熟络道。

  苏颖随她进门,稍微偏转视线,蓦地怔住。

  餐厅的位置没有餐桌,而是一张长方形打板台,上面堆着一些碎布、几把尺子、剪刀和烫斗等工具,后面的桌上放着电动平缝机、锁边机和一些她叫不上名的机器,墙面多宝格摆满各类面料、料卡及线轴。

  郑冉站在一个人台前,正用圆头针把黄色暗纹的料子固定在上面。

  不大的餐厅,东西繁杂却摆放的井然有序。

  苏颖确实没有想到,坐在沙发上,忍不住扭头多看了几眼。

  她用很小很小的声音问婆婆:“她喜欢做衣服?”

  两人平时相处得不算愉快,苏颖虽好奇,也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过度关注她。

  仇女士却高声:“那当然。走,我带你参观参观。”

  苏颖:“……”

  她面子一时挂不住,抿了下嘴,被仇女士硬拉着手腕往走廊方向走。

  郑冉家里其中一间卧室被改成了衣帽间,四个墙角分别装着led聚光灯,扭开开关,整个房间亮到耀眼。

  四面衣柜里挂满不同款式的女装,从秋冬到春夏分门别类,色彩也极为丰富。苏颖不免惊叹,忍不住走过去仔细看了下,里面多半的服装是旗袍。

  而且角落还有一个人台,上面挂着的正是水蓝为底、掐腰百褶的那款改良旗袍,她曾在老太太那儿见郑冉穿过。

  苏颖转身:“这……都是她做的?”

  仇女士点点头。

  “她不是美术老师吗?”

  仇女士挺自豪:“算是业余爱好吧。”

  苏颖走到对面的衣柜前,指尖慢慢滑过——米色镂空包臀短款、低胸高开叉性感款、立领无袖复古款……

  旗袍款式独特,盘扣颗颗精致,剪裁平整,随便拿出哪一件都让人赞叹不已。

  苏颖没想到两人的喜好会有重叠,而明显郑冉更懂得欣赏旗袍的美,她心中忽然滋生奇妙的感觉,不得不承认既羡慕又有些敬佩她。

  参观完衣帽间,郑冉那边也暂时忙完,她去厨房切了些水果端出来,又沏一壶玫瑰蜂蜜茶。

  电视开着,随便某个频道,用适当的音量充当背景声音。

  母女俩关系比较融洽,凑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郑冉脾气虽古怪,但对老太太倒是尊敬有加,或者说她同任何人都能维持基本的交谈与礼仪,只单单看苏颖不顺眼。

  苏颖慢慢喝着茶,忽听老太太说:“现在的年轻人啊,什么奇装异服都敢往街上穿。”她指着电视:“瞧瞧,长衫大褂的,多难看呀。”推荐阅读sm..s..

  苏颖抬眸瞧两眼,电视里身穿大红色汉服的年轻姑娘走在街上,挽着发髻,手执纨扇,和周围的行人比起来,有些格格不入。

  苏颖不经意搭了句话:“没觉得啊,蛮好看的,很仙气。”

  仇女士嫌弃地瞥她一眼:“哪里好看?不伦不类,没有时尚感。”老太太直摇头,小声嘀咕:“理解不了你的审美。”

  苏颖吃了粒葡萄,懒得与她辩。

  她觉得自己过了尝试穿汉服的年纪,这种服饰因为不够普及,博人眼球的同时褒贬不一,但她从来不去嘲笑,最起码这种传承的精神是值得支持的。

  “仇姨,不同的。”郑冉蓦地开口。

  仇女士立即换上笑脸,轻声轻气:“怎么不同呀?”

  郑冉说:“和时尚无关,作为传统服饰,跟韩服、奥黛、沙丽没什么区别,都是一种引以为傲的民族象征,我还挺支持的。”

  苏颖说:“我也是。”

  屋子里忽然静了静。

  仇女士觉得意外,看看郑冉,再扭头看看她。

  两人目光相对,都没说话,几秒后,又有些尴尬地各自移开了。

  ……

  苏颖一整天的时间都献给了仇女士,把她送回去已经接近傍晚,她和周帆打了声招呼,没去店里,直接开车回家了。

  郭尉也在,一家人很少这么整齐地坐在餐桌前。他问两个孩子课业情况,一个回答的规规矩矩,乖巧懂事得很,另一个则眼珠滴溜乱转,转移话题试图逃过拷问。

  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郭尉的威慑力要比苏颖大得多,最起码顾念很吃这一套。两人比她想象中亲近一些,或许郭尉有他独特的人格魅力,也可能“从未拥有过父爱”和“拥有了再失去”是存在差别的,前者更容易接受对方,心灵上没那么抵触排斥。

  苏颖有时候很矛盾,盼望他就这样无忧无虑地长大成人,又怕他忘记最根本的一些东西。

  而她和晨晨应该属于后者,他表面乖顺,实则两人之间没那么亲近。值得庆幸的是,晨晨不是那种故意挑事使坏的小屁孩,彼此和平共处,相安无事,她已经很满足了。

  晚一些时候,俩小破孩做完作业终于上床睡觉。

  苏颖捏着肩膀,把浴缸注满水,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昏昏欲睡时,脑袋磕了下缸沿,这才清醒。

  她裹着睡袍出去,发现书房的灯仍然亮着,门半掩,郭尉还在办公。

  苏颖在厅里转悠两圈,困意暂时消散,无所事事,索性温了两杯牛奶端到书房。

  她脸上敷着面膜,只把脑袋先凑了进去,扣两下门板:“夜间服务。”

  郭尉视线从文件上移开,紧皱的眉头似有松动,微偏着头默默看她,不说话。

  苏颖等了一小会儿:“我可以进来么?”

  “是我想象的那种服务?”

  “不是。”苏颖直接顶开门进去,把其中一杯牛奶放到他面前,自己绕过办公桌,蜷起腿坐进对面的椅子中。

  “还有工作?”

  郭尉把文件放在一旁,稍微整理桌面:“总有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要处理。”

  “很头疼?”

  “还好。”他闭上眼捏捏眉心:“怎么还不睡?”

  苏颖说:“我今天拿着你的钱做了顺水人情,给老太太买了个不太便宜的名牌手袋。”

  “老太太高兴?”

  “没要她花钱,当然高兴了。”苏颖说:“我自己也买了一个。”

  “好看么?”

  “很好看。”

  “喜欢?”

  “很喜欢。”

  他柔柔笑了下:“喜欢就好,我赚起钱来会更加有动力。”

  苏颖干巴巴假笑两声,捏着嗓子矫揉造作:“谢谢老公。”毫无诚意。

  郭尉勾动唇角,心情倒是好了许多。

  她喝一小口牛奶,擦了擦流到脖颈上的精华液,用指肚轻轻点按眼尾和额头的位置。

  “唉。”她长叹一声。

  郭尉投去询问的目光。

  苏颖说:“今天才知道,原来郑冉会做旗袍。”

  郭尉没搭腔,从抽屉里拿出烟盒,点了支烟。

  苏颖脑袋懒洋洋地枕着扶手,目光很空,自自语地说了句:“我也想学做旗袍。”

  “什么?”

  “没,随便说说。”

  郭尉吸口烟,不自觉地微眯起眼,偏开头,轻轻呼出烟雾:“你的性格,应该不是天生就喜欢怀旧复古。”

  苏颖看着他。

  郭尉点掉烟灰,“或许有什么故事。”

  她想了想,“其实也不算。”

  郭尉没说话,将身体沉进座椅里,捏着烟卷,扭头瞧着窗外出神。

  一时间,两人沉浸在无声的静谧里,她喝她的牛奶,他吸他的烟,时间变得很慢,忽然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面膜快要干掉,苏颖揭下来,随手放到椅子扶手上。

  她想起一张老照片,是顾维兄妹与母亲的合影,没有男主人。照片很暗,似乎是个阴雨天,旁边土地上留着深一块浅一块的印记。那时候小小的顾津尚在襁褓之中,母亲半解衣衫,正低头喂.奶,顾维则坐在旁边的小凳上,捧着脸看她们。

  苏颖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时就被吸引住,她感受到满满的温暖和爱,母亲的笑容仿佛蕴藏着柔软却坚韧的力量,像一艘船,承载着两个孩子的希望和未来。

  照片中,她穿了件长袖碎花粗布旗袍,中规中矩的老款式,没有太多巧心思和线条感,却意外地好看。

  后来她有幸在箱底看见那件旗袍,不知被谁平整端正地叠好,衣领依旧挺立,盘扣精巧,印花细致……

  多少年以后,即使褪色也掩饰不住被岁月尘封的美。

  苏颖没想到感同身受的力量如此强大,在那段最难的时光里,因为一张老照片,她给了自己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

  后来,顾念健健康康长大了。

  过去的所有,也随着时间推移被她全部收在了心底。

  苏颖忽然间心血来潮:“我穿旗袍给你看吧。”

  郭尉转回视线,挑了挑眉。

  没等他说话,苏颖迅速跳下椅子,提着睡袍光脚跑出去。

  郭尉目光一直追到门口,有些想笑,那白嫩的小腿快速紧捯,一阵风似的,欢快得像只兔子。本想再拿起文件看几眼,却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了。

  没多久苏颖仍是光脚走进来,洗净脸,头发散开,身上的那件香槟色短款绣花旗袍郭尉没见过。

  她踮起脚尖,假装穿着高跟鞋:“怎么样?”

  郭尉视线在她柔韧白净的双脚上停留几秒,随之往上,不吝啬地夸赞:“很干净,很淑女。”

  “是吧。”她扬了扬下巴:“前几天新买的。”

  书房中光线很亮,她整个人都在发光。

  “等等,还有。”苏颖扭头出去,再回来时,涂了红唇,身上的旗袍是墨绿色丝绸质地,胸口处大做文章,椭圆状镂空从领口直达肚脐,里面用同色系蕾丝遮挡住,皮肤若隐若现,胸部有底衬,柔和的波浪形设计。

  性感不失妩媚。

  这件郭尉曾在她衣柜里见过。

  苏颖撑着胯缓慢转两圈,身体靠在后面墙壁上,低低抱着手臂。她咬了下唇,轻轻抬眸,慵懒地瞧他一眼,气场完全不同了。

  郭尉瞧着她的眼睛,半刻,站起来倚着桌沿,单手收在裤袋里,又点一支烟。更新最快s..sm..

  不可否认,郭尉欣赏活得肆意洒脱又张扬独立的女人,她的外表像是美丽又坚硬的壳,紧紧包裹着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只要她不想,别人永远无从得知她的经历,好或是痛苦。她却一如既往地,把最光鲜的一面向外展示。

  书房中一片寂静,没人说话,如果有一支舞曲,郭尉会想邀请她跳支舞。

  气氛有些微妙,苏颖无法抵挡他直白的目光,一瞬手足无措,不禁白他一眼,忽然笑场。

  郭尉吸口烟,也摇着头无奈笑了下。

  苏颖清清嗓,继续演。

  她走过去坐进椅子中,叠着腿,绷紧脚尖蹭蹭他裤脚:“给我一支烟。”

  郭尉偏头,顿几秒,声线清冷:“遵命,郭太太。”他抽出手,轻轻拍掉她的。

  “烟”算是给她了。

  苏颖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凑到唇边吸了口,吹出“烟雾”:“味道淡了些,有冲的么?”

  “我这支。”

  她勾两下手指:“尝了才知道。”

  “恐怕代价会很大。”

  这次苏颖没接茬,他忽说:“留长发吧。”

  苏颖看看他,意兴阑珊地放松脊背,端起桌上的牛奶:“不喜欢。”她喝几口,静了会儿:“我去再换一件。”

  他手掌按住她头顶:“时装秀结束。”

  “不行,我有强迫症。”

  “时间晚了。”

  “就等一小会儿。”

  “睡觉。”他拿下她的杯子,竟边喝边直身走出去。

  苏颖觉得哪儿不对,看看自己空握的手,又看看对面桌上一口未动的牛奶:“你干嘛总喜欢抢我的,我的好喝是么。”

  郭尉头都没回一下。

  苏颖跳下椅子,光着脚啪嗒啪嗒追上他,吊住他手臂使劲往后拉,脚掌擦着地板,整个人几乎耍赖坐下了。

  他含笑问她:“几岁了?”

  “还我牛奶。”

  “回卧室还。”郭尉垂着手臂,拖着她向前移动几步,忽地一停,“不起来?”

  苏颖没等反应。

  “要抱?”说着,郭尉已将杯子随意放脚边,轻松抱起她。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