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胡闹 第18章第18章

小说:认真的胡闹 作者:蟹总 更新时间:2020-01-28 19:26: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钟表走动的节奏使房间更加安静,头顶光线柔和,让人昏昏欲睡。

  苏颖右腿仍然搭着他的腰,偶尔晃动一下,在墙壁上投下模糊变形的影子。

  郭尉说完那句话就没再开口,侧卧的姿势未变,呼吸又轻浅下来。

  等了会儿,苏颖打个哈欠:“你没话跟我说?”

  他声音带着懒懒的哑:“你想听什么?”

  “那算了。”她动作不太轻地放下腿,大动静翻身:“睡觉去。”

  可脚尖没等碰到地板,郭尉扭身坐起来,拉住她手腕。他半弓着脊背,单腿微曲,原本就不太明亮的光线更让他遮住大半。

  男人表情不甚清晰,眼里的光却能直射过来。

  “疼么?”他很久才问。

  苏颖努了下嘴:“你问哪里?”

  “脸或者额头。”

  “你不问倒还好,一问哪哪都疼了。”她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郭尉哼笑,又看她几秒,忽然倾身过来捏住她的下巴:“看看。”

  这一声柔软很多,苏颖被迫昂着头,不禁抿了下唇。

  她脸颊的淤青比下午时还严重,肿得老高,就像口腔里含了什么东西。

  郭尉手背触上去,苏颖立即龇牙咧嘴:“嘶…….疼……”

  被她的叫声惊了下,他哭笑不得:“根本没碰到。”

  “那也疼。”

  过去很多年里,苏颖已经习惯不去用女人天生的柔弱博得男人怜爱,她无从判断自己行为里有多少装假成分,却知道郭尉很吃这一套。他表情不再那样冷冰冰,目光柔和了,嘴角的弧度也渐渐提上去。

  苏颖往他怀里凑:“不生气了吧。”

  “难得你还知道。”他想把她推远,没真推,随了她去。

  安静待了会儿,郭尉才用一贯严肃的口吻说:“你今天处理事情的方法太幼稚。”

  苏颖心说又开始了,使劲眨眨眼,努力打起精神。

  “我没想到你会跟那种地痞无赖动手。”郭尉冷声:“需要枪么?给你弄一把,直接把人脑袋爆了吧。”

  苏颖心说能弄来算你有能耐。不过只想想,没敢吭声。

  郭尉:“拿着花瓶就敢往人身上扎,你和他有什么差别?还以为自己二十岁,混黑划地盘无恶不作,只懂硬碰硬黑吃黑?”

  他这话就不太留情了,苏颖猛地直身,冷冷瞪着他。

  “先别着急翻脸。”他把她按回来,说:“那次车祸,你对肇事司机的一番话我现在都记得,我以为,你即使不考虑这个家庭的存在,也会先考虑顾念,然后三思后行。”

  他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嗓音很低,似乎饱含着某种情绪。

  半睡半醒时的梦,已经说明苏颖在后怕。

  她底气没那么足了,反而对他有些歉疚,想了想,低声说:“刚开始我很冷静的,但她伤了周帆,也伤了我。”

  “处理的方式一开始就不对。”郭尉说:“公是公,私是私,这点你要分清楚。有事要处理?好,请假,给假,然后让他们去外面解决,你也不至于引火上身。”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知道,但那男的是畜生,以前就对周帆动过手,我怕这次也……”

  “你帮她打回去,就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苏颖一时语塞,顿了顿,讲出她当时所想:“我以为公共场合他多少会收敛些。”

  郭尉冷笑:“他如果有所顾忌,开始就不会闹到店里去。你是个生意人,应该更理智地对待问题,冲动,易怒,心软,逞能,这些性格特征很可能成为你的致命弱点。”

  “周帆是我朋友,我不能坐视不管。”苏颖手指卷着发尾,闷声说:“即使今天是一个陌生人,同为女性,也不能光看着吧。”

  郭尉沉默片刻,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这种情况应该先报警。”

  “等警察赶到,肯定来不及了。”

  “保安是摆设?”

  苏颖:“.…..”

  半晌,郭尉轻轻叹了声:“睡吧,你需要休息。”

  她嘟哝着:“那我回去睡。”

  “别折腾了。”

  郭尉拉着她躺下,抬手关灯,整个房间瞬间陷入黑暗。

  没多会儿,郭尉展开手臂,碰了碰她头顶,示意她靠过来。

  苏颖磨蹭几下,慢腾腾凑到郭尉怀里,身体没等完全转过去,郭尉手臂快速一拢,她额头立即贴上他胸膛。

  这个房间苏颖没住过,有种陌生的味道,混合着他身上万年不变的干净气息,又有些安心的熟悉。

  耳边很静,她甚至可以听见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苏颖调整了下姿势:“你一直都没睡?”

  郭尉声音哑哑的,轻飘飘吐出三个字:“你说呢?”

  “为什么?”

  他语速很慢:“担心你的伤,怕你疼得睡不着,气你不知错,反而给我摆脸色。”

  苏颖心脏仿佛被什么扯了下,又酸又疼。她抿抿嘴,小声说:“太假了。”

  郭尉笑笑,没辩解,好像并不介意她怎么想自己,只说:“任何时候,我都希望你把自身安全放在第一位。”

  她蛮不讲理地哼哼:“最好别给你添麻烦。”

  他懒得与她计较,嘴唇凑下来贴了贴她额头。

  苏颖又说:“我腰疼。”

  郭尉在被子里掀开她衣摆,手指触了触:“这里?”更新最快s..sm..

  “上面一点。”

  他稍微停顿:“也伤到了?”

  “嗯。”

  一阵沉默,苏颖没再听见他说话,他的大手几乎罩住她侧腰,带着温度的掌心覆盖在皮肤上,轻轻揉按。

  苏颖反而睡意全无,睁着眼,勉强能辨别他肩膀的轮廓。

  黑夜把时间无限延长,隔了会儿,她听见他低声警告:“手老实点儿。”

  苏颖缩回来。

  郭尉话中带笑:“你这状况,还有精力干别的?”

  苏颖不吭声,很久后,没头没尾地说:“下次不会了,我会保护好自己。”她忽然抬头,嘴唇不由自主轻触了下他下巴。

  这个举动令苏颖自己也吓一跳。

  每一次靠近,她都向前走出一小步。

  苏颖几乎就要忘记什么,又有个声音告诉她,坚决不能忘。她的心脏在一种矛盾情绪中快被撕扯成两半,前进着也煎熬着,疼痛着也被治愈着……

  第二天,郭尉把老陈留给苏颖。

  其实老陈并不老,只比郭尉年长四五岁,跟着他的时间比较久,虽是个粗人,却忠厚老实,办事稳妥,又身形强健,有过几年格斗经验,郭尉一般情况下比较信任他。

  他建议苏颖这几天先别营业,她考虑了下,也决定休息段日子。

  中午时候,苏颖和周帆去了趟派出所,结合店里的监控录像和医院开具的验伤报告,相关部门立了案。

  两人从派出所出来时已是下午,周帆想回出租房收拾随身物品,苏颖想了想,觉得有老陈在,要比她自己安全一些,于是跟着跑了趟。

  周帆东西并不多,刚好装满一个行李箱加一个大号旅行袋。她这次断的彻底,钥匙交还给房东,预付的半年租金直接不要了。

  车子穿出小巷,在太阳落山时驶入宽阔马路,两旁的霓虹将将亮起,正处于白天与黑夜的交替时刻。

  周帆扭头看向车窗外,整个人陷在某种消极情绪里,十分低落。

  苏颖握住她的手。

  周帆蓦地回神:“颖姐,你今晚能不能陪陪我。”

  她眼睛湿亮,目光中隐隐含着祈求意味。

  苏颖没忍心拒绝,只好让老陈先回去。谁知转身的功夫老陈又回来,兴许是和郭尉通过电话,说今晚也跟着住下。

  苏颖想了想,只说一句:“那麻烦你了。”

  昨晚赵平江在湖北路附近给周帆找了家酒店,介于郭尉那层关系,标准不低。

  可周帆哪还有脸麻烦他们,不肯入住,只在附近随便找了间招待所住下,任凭那人渣有再大能耐,邱化市那么大,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晚饭没有出去吃,周帆在前台买了泡面、火腿和榨菜。

  两人坐在桌前安静吃面,热气熏在玻璃上。

  周帆毫无预兆地抽泣起来,脑袋快埋到泡面盒子里,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苏颖没有说话,任由周帆发泄一会儿,搁下塑料叉,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这个举动令周帆崩溃大哭:“对不起,颖姐,是我对不起你。”

  苏颖笑笑:“别傻了,又不是你的错。”

  周帆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这份亏欠和感激她无法表达,却记在了心里。

  晚一些时候,苏颖仔细检查过门窗,躺到床上。

  招待所条件简陋,两张单人床中间摆着掉漆的棕红色床头柜,上方有一扇窗,隔着护栏,可以看到对面大厦的广告牌。

  苏颖关了灯,眼睛渐渐适应黑暗,看到窗外的霓虹刚好映在对面墙壁上。

  “颖姐。”周帆叫了她一声。

  “嗯?”

  “你说,我是不是命不好,为什么每次遇见的都是渣男?”

  苏颖说:“哪儿有都是,不就两个。”

  这话给周帆逗笑了,她到底年纪小,无论身体还是心灵,复原的能力都很强。她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那你呢,有没有遇过渣男?”

  “有。”

  周帆来了兴致:“讲讲呗。”

  苏颖说:“谁还记得,早忘了。”

  周帆没追问,想了想:“那你交过几个男朋友?”

  “两个。”

  “姐夫和前任?”

  苏颖睁眼看着天花板,“嗯”了下。

  窗外驶过救护车,警灯交替闪烁,鸣笛声在安静的夜晚里格外刺耳,不知谁家正承受着生死煎熬。

  周帆轻轻叹气:“但愿这一切很快过去。”

  苏颖没吭声。

  她低声说:“我换了号码,这次和他也彻底断绝来往了。”

  “以前的那个?”

  “嗯。”很久后,周帆笑着:“最后一次说说他吧。分手那天晚上,我们吵的撕心裂肺,最后筋疲力尽,几乎失声。第二天早上我从出租房离开,他送我。不知为什么那个画面很深刻,他站在电梯外,穿的白背心灰短裤,脸没来得及洗,头发也乱蓬蓬的,他把红白蓝的编织袋交到我手上,没说一句话,我那时候正恨他,也没说任何话。颖姐,你知道么,电梯门就在我俩之间一点点合上,直到看不见彼此,真跟演电影一样。”

  不知为何,苏颖手心微微出汗。

  周帆说:“没想到,那一眼就是最后一面,之后我们再也没见过。”

  她这句话就像一枚定时炸.弹,扔进苏颖心里,原本规律运作的时间疯狂减少,转瞬间骤降为零,然后“轰”一声炸开,身体四分五裂,疼痛难忍。

  苏颖知道自己怕什么,她害怕想起那个血肉模糊的夜晚,林子里阴森恐怖,顾维拉着她逃命,雨声,风声,呼吸声,奔跑声……最后传来枪声,紧接着耳边响起顾维痛苦的闷哼声……

  苏颖也没想到那一眼就是最后一面,她被抓走,没能看着他咽气,没有看清他最后一个表情,甚至没有和他好好告个别。

  这是她唯一不甘心的地方,结局或许会慢慢接受甚至淡忘,但是遗憾永远像是心头的刺,偶尔想起,不致命,却能让她疼。

  苏颖发现已经很久没特意去想顾维,今天拜周帆所赐,放任了一回。

  周帆还在絮絮说着什么,但苏颖没有听进去。

  这晚她失眠了,每一分钟都很难熬,越试图入睡越焦虑烦躁,然后脑海里不断蹦出他的样子,站的,走的,坏笑的,发怒的……

  更另苏颖崩溃的是,某个瞬间,那身影又突然变成郭尉。

  这种矛盾情绪,让她充满负疚感,无论对哪一方。

  苏颖开始疯狂出汗,泛着潮气的被褥黏在后背和大腿上,额头伤口突突直跳,脸颊和侧腰的疼痛也不放过她。

  周帆已经睡熟,耳边传来隔壁陌生男人的鼾声。

  苏颖眼不眨地盯着天花板,心中骂了顾维一万遍,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想他。她有了新的家庭,有了事业,有了丈夫,她还有三十年甚至更长的路要走。现在拥有的一切几乎圆满,没有什么理由让她停留在原地,不去好好生活。

  很久以后,快速运转的大脑终于感到疲惫,苏颖身体放松下来,浅浅入睡。可没过几分钟,她又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

  苏颖摸到手机,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心中骤然一紧,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凑到耳边接听,果不其然。

  那边告诉她,服装店着火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