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无言的伤尹星瞳霍清夜 第3章 在沉默中爆发

小说:爱是无言的伤尹星瞳霍清夜 作者:香引 更新时间:2020-03-20 23:02: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如果你想炫耀自己战利品的话,那么抱歉,我没时间陪你!”尹星瞳不耐的就要切断电话,可是白芸芸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迟疑了一瞬。

  “你不是想知道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怎样吗?我可以给你答案!”

  “你什么意思?”

  “半个小时后,维多利亚餐厅,不见不散哦!”白芸芸带着欢快的笑声挂了电话。

  当年的事情一直是尹星瞳心中的一个结,她被霍清夜冤枉了整整一年,也恨了整整一年,终于有一天别人要告诉她答案,她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隐隐的有些激动。

  半个小时后,尹星瞳如时赴约,当她站在对面准备过马路时,目光穿透清冽的玻璃落在窗边的一男一女身上。

  她僵住。

  那女人画着精致的妆容,尤其是那张烈焰红唇,好似上帝的馈赠,一袭白色落地长裙衬得她妩媚动人,看得出来,她是精心打扮过的。

  桌上有玫瑰,有红酒,环境不错的西餐厅,呵!真会享受,印象中,他从未带她出入过任何公共场合,甚至至今也未共桌用餐过。

  女人跟地面的男人说笑着,时不时轻咬着男人的耳朵,好似是故意的,微微俯身的那一刻,春光乍泄。

  可尹星瞳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男人身上,她第一次见他笑,原来这个男人不止有一种表情,他也可以笑得这么开心,像个孩子一样。

  她情不自禁的跟着笑起来,可是越笑,发现心就越痛!

  愣神间,女人不管不顾的环上男人的脖子,大胆主动的贴上了男人的唇,男人先是一愣,继而更加热情激烈的回应,如若不是在公共场合,怕是两人早已经翻云覆雨。

  这一幕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像沾满了毒药的箭,齐刷刷的扎入她的身体,让她的心随之四分五裂。

  指尖就要在下一刻嵌进肉中,她闭了眼,默默的转过身,想看,却又不敢继续看,她不再自取其辱,抬脚往前走,第三步时,她钉在原地。

  错的人明明是他们,为什么她要当逃避者?为什么她不能站在他们面前光明正大的指责他们的不是?

  她有立场,有资格,越是逃避,就越是让别人认定了她有罪不是吗?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尹星瞳挺了挺背脊,大步冲进西餐厅,一把将白芸芸从霍清夜的怀里拽出来,还没等她反应,一杯红酒便从头灌下,潇洒又帅气。

  “啊!尹星瞳,你在做什么?”白芸芸尖叫着,碍于霍清夜在旁边,她也不好造孽,像受了惊吓的小白兔躲进霍清夜的怀里,红了的眼眶里顿时氤氲着一层水雾,再加上被泼得一脸狼狈,真是我见犹怜。

  霍清夜一把扼住尹星瞳的手腕,恨不得将其捏碎,“尹星瞳你个泼妇,给芸芸道歉!”

  “凭什么让我道歉,错的人是她,一个有夫之妇还光明正大的勾引我老公,真是厚颜无耻,淫荡下贱,要道歉也是她道歉!”

  “啪!”

  尹星瞳的脸被打得偏了过去,飞起的头发黏在从嘴角渗出的嫣红上,凄美又令人怜爱。

  白芸芸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里,勾起一抹诡计得逞的笑意,跟我斗的下场,只会死得更惨。

  “谁是荡妇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跟野男人那一腿,不用我提了吧?还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阿夜,不许你这么说星瞳,我相信她不是这样的人,星瞳,你误会我了,我已经离婚了,我跟阿夜也是真心相爱,如果我让你伤心了,那好,我走,我现在就走!”白芸芸那泪流的稀里哗啦的,若她是演员,一定能在哭戏上独揽春秋。

  说起来这件事白芸芸就恼火,当初本想着找了个王老五,就先跟着他去国外狠狠捞上一笔,然后再一脚踹了他转投霍清夜的怀抱,不止能拿钱,还顺便让霍清夜对这个死丫头恨之入骨,还能可谁曾想这老家伙根本就是个伪富豪。

  白芸芸自然不能告诉霍清夜自己还没离婚,不过这离婚证拿到手也是早晚的事!

  一切都怪这个贱人!

  “清夜,你千万别被她虚伪的外表蒙蔽了双眼,白芸芸,你演戏演够了吧?不是说离开吗?你走啊,你走啊!”尹星瞳气疯了才会扑向白芸芸,她明明知道霍清夜会向着她的,可还是给自己找了麻烦。

  白芸芸早就计划好了一切,算着差不多的时候,她突然扶着额头一脸痛苦的表情,继而向后一仰,还好霍清夜眼疾手快的扶住。

  “芸芸……芸芸……尹星瞳,这笔账咱们呆会再算!”

  白芸芸还真是身子娇弱,动不动就喜欢晕倒,傻子都能看出来的戏码,可唯独就是他霍清夜看不到,他就是个傻子。

  看着霍清夜横抱着白芸芸一路飞奔而出的背影,尹星瞳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顺流直下,渗入她的领口,在白色衬衫上现出一片阴影,犹如嘲笑她的笑脸,显得尤为刺眼。

  霍清夜所说的呆一会,来的还真快,尹星瞳就那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他,有些事情,必须解决。

  “唰!”

  一份文件重重砸在她的脸上,锋利的纸片划过那白皙柔嫩的肌肤,刺痛的同时闪现一抹血痕。

  “签了它!”

  看到这份离婚协议,尹星瞳并没有太大反应,相反,她淡然一笑,笑容显得苍白而无力,这个结果,早在一年前她就想过,她能在这段婚姻上单打独斗一年,这个战绩也算出乎自己的意料,算起来,还是赚的。

  “要跟她结婚?”

  “知道就好!”

  “霍清夜,你真是瞎了眼!”

  男人不耐的低吼,“别给脸不要脸,你现在在我眼里连后院的那条狗都不如,起码它对我忠诚不二,而你只是一个表里不一,为达目滥耍手段的卑鄙女人,像你这么可怕的女人,我再也不想见到,识相点还能给你一笔钱,否则……”

  “我说过那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尹星瞳仰着小脸无奈的注视着他,他的脸陷入一阵阴影,即便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但尹星瞳有感觉得到他对她的那种厌恶有多深。

  “相信你?哼,下辈子吧!”看尹星瞳丝毫没有要签字的意思,霍清夜朝着身后的手下抬了抬下巴,两名大汉便迅速将尹星瞳控制起来,强迫着她的手在下面签字。

  “霍清夜你卑鄙!”

  “跟你比起来,我自愧不如!”

  笔尖刚落,几听到佣人气喘喘的进来汇报:“少爷,太夫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