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无言的伤尹星瞳霍清夜 第62章 对囡囡发难

小说:爱是无言的伤尹星瞳霍清夜 作者:香引 更新时间:2020-03-20 23:02: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白芸芸嘴角抽了抽,垂着眸子闭嘴了,只是不停地拭眼泪。

  她懂得分寸,不会在这个时候还去傻傻地惹霍清夜反感。

  “当初的事情,是我对不起尹星瞳,所以我应该对她有所补偿。”霍清夜靠在沙发上,已然不是和白芸芸商量的态度,而是直接通知她了。

  白芸芸指尖发颤,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方才的她就已经太过失态了,如果不抑制住的话,只会让霍清夜在心中更加反感她。

  霍清夜是个高傲的男人,她是个聪明女人,懂得如何一进一退。

  当下,她便堪堪挂出一副强笑,道:“那你决定如何补偿尹星瞳?清夜,如果按照你这样说的话,当初是我逼她逼得紧,我和她道歉就好,何必你出面呢。”

  霍清夜皱眉:“我对她有亏欠。”

  不论如何,白芸芸再怎么说,霍清夜也坚持要弥补尹星瞳,她心中的怨毒渐渐破土而出。

  白芸芸甚至自嘲地想,是不是霍清夜自己还放不下尹星瞳,所以才如此借口?

  她猜得没错。

  霍清夜也知道白芸芸不满,缓和了几分,“芸芸,你该得的不会少,你为霍家做的我没忘,我奶奶的这笔恩情,我会回报你的。”

  “清夜,你知道的,我不要你的回报……我只要你在我身边。”白芸芸声线颤抖,几乎是祈求般地说道。

  霍清夜是她一个人的,尹星瞳不配。

  霍清夜眸色深沉如夜,疲惫地扶额,不知是敷衍还是真的答应,他发出“嗯”的单音。

  白芸芸还来不及高兴,霍清夜就接着下了“逐客令”。

  “你先出去吧,我很累。”

  “……”白芸芸的眼里闪烁着不甘,“清夜……”

  “出去吧。”

  “好……”

  等到书房的门被关上之后,霍清夜才拿出一包烟来,点了一根。

  书房里没开灯,昏暗得很,唯有从那没拉紧的窗帘后透出一缕光线来。

  火红色的烟头跳动着,霍清夜深深吸了一口烟,对尹星瞳的想念又浓了一分。

  “呼……”他吐出烟来,烟雾散在昏暗中,也看不见了。

  似乎是又想到什么似的,霍清夜的眉头狠狠一拧,接着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喂?查一下今天是谁在跟踪我。”

  “好的。”

  简短的命令完毕,霍清夜就挂了电话,烟一点点地在燃,他又深吸了一口,然后反手将烟头按灭在了烟灰缸里。

  霍清夜疲惫地靠在真皮沙发上,手指在沙发上轻轻敲击,一下一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约摸十分钟之后,手机“叮咚”一声收到了短信,内容如下:

  跟踪者是白芸芸派的。

  仅此一句简短的话,让霍清夜眸子陡然一凌。

  另一边,白芸芸出了书房之后,就回了房间,她脸上的泪痕已经被风干,此刻更是面色泛青。

  没想到这个尹星瞳真是阴魂不散,到现在都要回来继续纠缠霍清夜,难怪霍清夜今天和囡囡一起出去了,想来就是去见尹星瞳才是。

  她派出去的人也汇报她说,霍清夜和囡囡今天去了一家咖啡厅去会见一个女人,但是因为怕被发现,所以不敢靠的太近,远处看身形就是一个女人。

  现在看来,这个女人就是尹星瞳无疑了。

  想到这里,她气得后槽牙直发痒。

  “贱女人!当初没让你死真是可惜了!”白芸芸恶毒地咒骂着,眼里渗出一抹阴狠,她猛地起身,汹汹地冲到囡囡的房间里。

  佣人正在陪囡囡玩,见白芸芸如此生气的模样,更是不敢触霉头,低眉顺眼地问:“夫人,怎么了吗?”

  “你先给我出去。”白芸芸声音尖锐,佣人不敢违抗,放下玩具就出去了。

  临走前带上了门,房间里一下子就只剩下白芸芸和囡囡两个人了。

  囡囡有些畏惧地缩缩脖子,小心翼翼地开口:“妈妈,怎么了?”

  她一口大气都不敢呼,生怕白芸芸发火。

  然而白芸芸现在已经处在盛怒的阶段,她瞪着囡囡,一把就把她给大力扯起来:“你说,你今天是不是跟你爸爸去见了一个女人?”

  虽是疑问句,但却字字肯定,逼迫之意尽显。

  “没,没有啊……”白芸芸手劲很大,抓的囡囡的手都红了,她吃痛地想往后躲,却都是徒劳。

  白芸芸见她否认更是生气,一个用力就把囡囡拖到了跟前,“你不说是不是?现在学会骗我了?你这个丫头,翅膀硬了是不是!”

  她厉声咒骂囡囡,一边还一直用手指重重地戳在囡囡的身上,恨不得把气全都撒在囡囡的身上。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指责一声比一声难听,一声比一声刻薄,囡囡还小,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咒骂,眼眶迅速红了一圈,泪珠子马上泌出,不断地在眼眶里打转。

  “妈妈,你弄疼我了,我没有……妈妈你松手……”囡囡摇头乞求着,泪水决堤,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可无论她怎么求白芸芸放手,白芸芸都视若无睹,甚至更加用力,“你说,那个女人是怎么和你认识的?”

  “无意中认识的……妈妈你别不高兴,我以后不和她一起玩了。”囡囡无助地哭着,手上的剧痛不断,这一刻,她无比希望爸爸能够在,这样妈妈就不会这么对她了。

  白芸芸看着囡囡满面的泪水,忽然像泄了气的气球似的,她这样逼迫囡囡纵然宣泄了不快的情绪,但能解决霍清夜对尹星瞳的惦记吗?

  这个念头就像一只蚂蚁一样钻进她的心窝,啃噬得她百般疼痛。

  她忽然松开囡囡,将她甩在床上,重重地冷哼了一声,警告:“你以后要是再见那个女人,就别来认我这个妈!你要记住,是我把你养这么大的,不是那个女人。”

  囡囡趴在床上,用力地点点头,哭声压抑,一直到白芸芸冷冷地离开以后,她才爬起来擦掉自己的眼泪。

  小家伙坐在床上抱了抱自己,啜泣了一会儿,搂着玩偶熊偷偷哭着,哭得抽不上气来,声音都嘶哑了。

  不知不觉中,满含着泪水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