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无言的伤尹星瞳霍清夜 第258章 他是个好父亲

小说:爱是无言的伤尹星瞳霍清夜 作者:香引 更新时间:2020-03-20 23:02: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尹星瞳深呼吸了下,被白芸芸气得一阵胃痛。

  囡囡过了半天才坐起来,小声地哭着,掀开衣服看自己的伤口。

  尹星瞳余光看见囡囡的伤,顿时抽了口凉气。

  白芸芸大概是习惯了对囡囡动手,下手极重。囡囡身上到处泛着青紫,难看得要命。

  “囡囡。”尹星瞳看得忍不住,落下泪来,“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囡囡强颜欢笑:“没事的,珍珠姐姐。我……我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

  这两个字,让尹星瞳觉得更难过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囡囡,我们去找霍清夜,让他处理这件事。”

  “珍珠姐姐?”囡囡瞬间惊吓地瞪大了眼睛,用力摇头,“不要,不能去!”

  “不行,一定要去。”尹星瞳这次也是狠下了心,“要是不去的话,你这辈子都会被白芸芸欺负的!”

  “可是……”

  囡囡还是不愿意。

  虽然白芸芸打她、侮辱她,但在囡囡心里,白芸芸还是独一无二、最重要的母亲。

  而且,囡囡也知道。以霍清夜的性格,要是让他知道白芸芸这段时间做下的事,白芸芸一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即使被殴打被侮辱,囡囡还是想护着白芸芸的。

  看见囡囡的表情,尹星瞳就猜到了她的想法。

  尹星瞳咬了咬唇,控制不住的心酸。

  囡囡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却这么懂事。

  白芸芸是有多身在福中不知福,才不懂得珍惜这样的孩子。

  “珍珠姐姐……”

  囡囡抽噎了下,怯生生地叫尹星瞳。

  尹星瞳知道她是想替白芸芸求情,拍了拍囡囡的小脑袋,语气温柔:“既然你这么想,那告诉霍清夜的事情,咱们就等到明天再说。”

  “明天?”囡囡眼睛一亮,“明天,珍珠姐姐还会待在我家吗?”

  尹星瞳含笑点头。

  “太好了!”

  囡囡开心得用力点头,一时忘了伸手的伤痛。

  看着她的表情,尹星瞳浅浅一笑。然而笑过之后,更多的情绪则是阴霾。

  每次被白芸芸殴打过之后,囡囡都会替白芸芸说情。

  长此以往……白芸芸,恐怕会更嚣张吧。

  事情,果然如尹星瞳所料。

  白芸芸离开房间之后,直接去门外花圃那边散心了。

  花圃里,方芷宁正在除草。

  看见白芸芸过来,方芷宁眼前一亮,小声叫她:“白小姐,你来了。”

  “嗯。”

  白芸芸冷冷地看了方芷宁一眼,眼里写满嫌弃。

  由于角度问题,方芷宁没能看见白芸芸神情不对。她讨好地笑着凑过去,问白芸芸:“白小姐,你怎么出来了?”

  “还不是因为那个赔钱货,还有尹星瞳那个贱人。”

  想起刚才的事情,白芸芸的脸色阴沉下来。

  她找了个地方坐下,跟方芷宁细细数落了一遍尹星瞳的不是。

  方芷宁听得眸光闪动,心底慢慢浮现一个大胆的主意。

  “你说说。”白芸芸冷哼了一声,“我作为母亲,出手教训子女一顿,不是天经地义的么。尹星瞳凭什么管我?她以为自己算老几?”

  “是啊。”方芷宁作义愤填膺状,“这个女人,未免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哼。”白芸芸眼里泛着恶毒,“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要让尹星瞳后悔。”

  方芷宁眯了眯眼睛,忽然道:“其实白小姐,你要是想让尹星瞳后悔……也不必非要等下去的。”

  白芸芸挑眉,仿佛抓住了什么一闪而过的思路:“怎么说?”

  “您可以这样。”

  方芷宁凑到白芸芸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白芸芸听得连连点头,喜上眉梢。

  “很好,小方。”白芸芸拍了拍方芷宁的肩膀,许诺,“只要这个计划能成功,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方芷宁也被白芸芸的承诺哄得开心,嘴上谦虚:“白小姐太客气了。只要白小姐能开心,我也就开心了。”

  两人相视一笑,眼里都写满了野心和企图。

  ……

  另一边,囡囡的房间里。

  尹星瞳从囡囡那边取来了医药箱,坐下给囡囡上药。

  药水触到伤口,囡囡疼得抽气,却又坚强地不想叫出声。

  尹星瞳看得一阵心疼,温说:“没事的,囡囡。疼的话,叫出来就好。”

  “嗯,囡囡知道。”囡囡强颜欢笑,“珍珠姐姐,我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呢?

  这样的伤口,即使大人也受不了。

  白芸芸,她太狠了。

  尹星瞳叹气,处理了囡囡的伤口之后,又帮她包扎好:“霍清夜呢?”

  “珍珠姐姐,你……”囡囡面现惊恐,“你还是,还是想跟爸爸说这件事吗?”

  尹星瞳摇头:“不是,我只是想问问他,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而已。”

  毕竟是霍清夜把她带到这里来的。她要走,也得跟霍清夜说一声才是。

  “哦,是这样啊。”囡囡松了口气,贴心地告诉她,“爸爸现在,要么是在书房里,要么就是出去了。”

  尹星瞳问:“出去了?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囡囡摇头,“爸爸这几天,好像在处理什么公司的项目。唔……不过爸爸也说了,等囡囡长大,他会把这些事情都跟囡囡说的。”

  尹星瞳听得失笑。

  霍清夜话里的意思,分明是以后有心把霍家产业的一部分分给囡囡。

  囡囡是个女孩。女孩在富家大族里,往往不受重视,只能拿到一份嫁妆。看来霍清夜对囡囡,确实是很好很好的。

  就算他不是什么好人,可他至少是个好父亲。

  尹星瞳叹了口气,揉了揉囡囡的小脑袋:“你以后啊,要对霍清夜好一点呢。”

  “当然。”囡囡重重点头,大大的眼睛里写满疑惑,“可是,珍珠姐姐。我记得,你好像不是很喜欢爸爸呀。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替他说话呢?”

  尹星瞳失笑:“我喜不喜欢霍清夜,跟我肯不肯为他说话没有关系……”

  两人正在喁喁密语,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响动。

  白芸芸带着一群人冲进房间。那群跟在她身后的人,每一个脸色都是凶神恶煞,似乎要把尹星瞳吃了杀了,才肯罢休。

  尹星瞳看得皱眉,站起来把囡囡护到身后:“白芸芸,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