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锦幕云屏

  从长安城至曲江池,逶迤十数里,尽是绵绵不绝的人群:幞头袍衫神态闲适的男子,衣裳华美浓妆重彩的妇人,窄袖银带衣饰简约的少女,甚至夹杂些奇妆异扮的波斯人,高昌人和昆仑奴。

  *

  天宝十二年三月初三,一扫素日来的阴霾,湛蓝的天隐隐透出和煦温婉的光泽。从长安城至曲江池,逶迤十数里,尽是绵绵不绝的人群:幞头袍衫神态闲适的男子,衣裳华美浓妆重彩的妇人,窄袖银带衣饰简约的少女,甚至夹杂些奇妆异扮的波斯人、高昌人和昆仑奴。虽未至辰时,东西两市早已喧闹非常,一路过来,酒帘飘摇,自有千娇百媚的胡姬立于酒肆正门,兰陵美酒郁金香,葡萄夜酒逞轻狂,还有波斯的三勒浆、龙膏酒,都是香醇无比。

  这是自古相传的上巳日,更是大唐法定的三大节日之一,从圣上至庶民,莫不喜悦盈腮,华服出行,曲江池畔饮宴游春,东坊西市猎购心仪之物,尽享天下太平的舒闲。

  春光懒困倚微风,嫩蕊商量细细开。曲江池畔早早赶到的女子妇人,以竹竿挂起罩裙遮蔽初起的阳光,三三两两散坐于堤岸,这红的紫的蓝的“裙幄”,映照在清澈嫩绿的江面,交织在江畔连绵起伏的宫阁亭楼之间,别是一番情趣。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小姐,你瞧这曲江水,碧波荡漾,温顺平和,倒真不比咱们太湖逊色。”说话的是散坐在东岸名侍女装扮的女子,梳着低鬟,小山眉,全身牙白的衫裙,似模似样地吟着诗,手已止不住去拨弄那缓缓流过的江水,面上宜喜宜乐,娇俏可人。她湖蓝色的罩裙,已成为“裙幄”,在以红紫居多的“裙幄”群中,倒也是异数。

  被呼作小姐的那名女子,便是沈珍珠,以当朝观点而,她身量略嫌纤弱,但面颊线条圆润流畅,五官细致精巧,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尤其明眸若水,神韵流动,睿智可窥;长眉入鬓,疏密均匀,英气暗蕴。自去岁赴京探望官任秘书监的父亲沈易直,她便羁留至今,现已春暖花开,过了这长安城最繁华热闹的“三月三”,就该打点行程,返回吴兴了。她本自一直临江怔怔出神,听了侍女的话,点头笑着赞许道:“素瓷,你最近果真进益了,我要考考你,你可知道这首诗的意思?”

  这可难住了素瓷,好在她向来和小姐亲厚,吐吐舌头,实话实说:“没有小姐教授,我哪里知道?不过昨天我帮你收拾书案,看见一本书正翻开,上有这句诗,觉得顺口好听,读了几遍,才勉力5k5m第一卷锦幕云屏

  从长安城至曲江池,逶迤十数里,尽是绵绵不绝的人群:幞头袍衫神态闲适的男子,衣裳华美浓妆重彩的妇人,窄袖银带衣饰简约的少女,甚至夹杂些奇妆异扮的波斯人,高昌人和昆仑奴。

  *

  天宝十二年三月初三,一扫素日来的阴霾,湛蓝的天隐隐透出和煦温婉的光泽。从长安城至曲江池,逶迤十数里,尽是绵绵不绝的人群:幞头袍衫神态闲适的男子,衣裳华美浓妆重彩的妇人,窄袖银带衣饰简约的少女,甚至夹杂些奇妆异扮的波斯人、高昌人和昆仑奴。虽未至辰时,东西两市早已喧闹非常,一路过来,酒帘飘摇,自有千娇百媚的胡姬立于酒肆正门,兰陵美酒郁金香,葡萄夜酒逞轻狂,还有波斯的三勒浆、龙膏酒,都是香醇无比。

  这是自古相传的上巳日,更是大唐法定的三大节日之一,从圣上至庶民,莫不喜悦盈腮,华服出行,曲江池畔饮宴游春,东坊西市猎购心仪之物,尽享天下太平的舒闲。

  春光懒困倚微风,嫩蕊商量细细开。曲江池畔早早赶到的女子妇人,以竹竿挂起罩裙遮蔽初起的阳光,三三两两散坐于堤岸,这红的紫的蓝的“裙幄”,映照在清澈嫩绿的江面,交织在江畔连绵起伏的宫阁亭楼之间,别是一番情趣。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小姐,你瞧这曲江水,碧波荡漾,温顺平和,倒真不比咱们太湖逊色。”说话的是散坐在东岸名侍女装扮的女子,梳着低鬟,小山眉,全身牙白的衫裙,似模似样地吟着诗,手已止不住去拨弄那缓缓流过的江水,面上宜喜宜乐,娇俏可人。她湖蓝色的罩裙,已成为“裙幄”,在以红紫居多的“裙幄”群中,倒也是异数。

  被呼作小姐的那名女子,便是沈珍珠,以当朝观点而,她身量略嫌纤弱,但面颊线条圆润流畅,五官细致精巧,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尤其明眸若水,神韵流动,睿智可窥;长眉入鬓,疏密均匀,英气暗蕴。自去岁赴京探望官任秘书监的父亲沈易直,她便羁留至今,现已春暖花开,过了这长安城最繁华热闹的“三月三”,就该打点行程,返回吴兴了。她本自一直临江怔怔出神,听了侍女的话,点头笑着赞许道:“素瓷,你最近果真进益了,我要考考你,你可知道这首诗的意思?”

  这可难住了素瓷,好在她向来和小姐亲厚,吐吐舌头,实话实说:“没有小姐教授,我哪里知道?不过昨天我帮你收拾书案,看见一本书正翻开,上有这句诗,觉得顺口好听,读了几遍,才勉力

  打素瓷。素瓷弓腰一闪,踮起脚附在沈珍珠耳畔,微声说道:“选妃,难道还比不上科举入仕么?”沈珍珠脸上一红,低声道:“偏你什么事都知道,谁告诉你的?”

  素瓷微有迟疑,便回答道:“是夫人,她……让我多留意你呢!”沈珍珠早已料到,心中微有酸意,说道:“母亲倒是很盼望我选妃的!”侧头问素瓷:“你怎么看?”

  素瓷笑答:“小姐万事自有主意,我可不敢胡说!我只是觉得,小姐才华过人,若不选妃实在可惜。”

  正在说话间,忽听得一声清越的鸣杖开道之声,遥遥望见对岸一行三辆华彩车辇飞驶而过,辇内美妇人高冠入云,珠宝缀身,贵气冲天,辇后是捧满玉馔珍肴的侍者和仆从,眨眼间已进入池边新筑、侍卫林立的六如亭内。

  国夫人、贵妃……女宠……擅权、安禄山……游人星星点点地议论,一只蜻蜓掠水而过,江面涟漪微微。

  “才华?”沈珍珠苦笑着摇头,本朝有才华的女人多了,从则天皇后、太平公主、上官婉儿,至中宗韦氏、去世不久的武惠妃,有几个不是身背骂名,血溅五步,凄凉收场。现在轮到自己去蹚皇家这浑水了。

  “小姐不乐意,那就不去呗,”素瓷见沈珍珠犹豫不决,不以为意地又蹲下玩水,嬉笑开解,“反正以小姐你的相貌品行,要找个好夫婿,那还不容易!咱们吴兴的诗礼望族,京城的达官贵人,多少公子少爷,都得踏破府宅的门槛,老爷夫人一个个地挑拣过来,那也不比广平王、建宁王选妃派头差!”

  “你呀,”沈珍珠见素瓷仍然一派天真烂漫,不觉哑然失笑,回想她自五岁入沈家,一直与自己相伴,说是侍女,但吃穿住用处世做人从未吃过苦头,自然什么事都想得简单直接,又把近来折磨自己的这件事再从头想了一遍,幽幽叹道“世上的事,哪能都尽如所愿。”

  “反正小姐去哪里,我都跟着侍候,我是一辈子赖定你了。”素瓷想也不想,接着说。

  “小姐,素瓷,咱们快去桥上,一窥曲江池全貌!”另一名侍女红蕊在这时兴冲冲地从曲江桥方向跑过来,她头裹青蓝幞头,足登乌皮靴,淡扫蛾眉,素来以男装相从以保护珍珠,唐风盛行女着男装,路人见了也不以为异。

  “好,走!今天我们要尽兴一游!”曲江桥在百步开外,桥上游人如织,指点美景,观望亭台。沈珍珠被撩起兴致,携起红蕊之手朝曲江桥快步走去,素瓷忙得七手八脚收好“裙幄”,赶忙紧急地跟上。

  “闪开——闪开——”5k5m打素瓷。素瓷弓腰一闪,踮起脚附在沈珍珠耳畔,微声说道:“选妃,难道还比不上科举入仕么?”沈珍珠脸上一红,低声道:“偏你什么事都知道,谁告诉你的?”

  素瓷微有迟疑,便回答道:“是夫人,她……让我多留意你呢!”沈珍珠早已料到,心中微有酸意,说道:“母亲倒是很盼望我选妃的!”侧头问素瓷:“你怎么看?”

  素瓷笑答:“小姐万事自有主意,我可不敢胡说!我只是觉得,小姐才华过人,若不选妃实在可惜。”

  正在说话间,忽听得一声清越的鸣杖开道之声,遥遥望见对岸一行三辆华彩车辇飞驶而过,辇内美妇人高冠入云,珠宝缀身,贵气冲天,辇后是捧满玉馔珍肴的侍者和仆从,眨眼间已进入池边新筑、侍卫林立的六如亭内。

  国夫人、贵妃……女宠……擅权、安禄山……游人星星点点地议论,一只蜻蜓掠水而过,江面涟漪微微。

  “才华?”沈珍珠苦笑着摇头,本朝有才华的女人多了,从则天皇后、太平公主、上官婉儿,至中宗韦氏、去世不久的武惠妃,有几个不是身背骂名,血溅五步,凄凉收场。现在轮到自己去蹚皇家这浑水了。

  “小姐不乐意,那就不去呗,”素瓷见沈珍珠犹豫不决,不以为意地又蹲下玩水,嬉笑开解,“反正以小姐你的相貌品行,要找个好夫婿,那还不容易!咱们吴兴的诗礼望族,京城的达官贵人,多少公子少爷,都得踏破府宅的门槛,老爷夫人一个个地挑拣过来,那也不比广平王、建宁王选妃派头差!”

  “你呀,”沈珍珠见素瓷仍然一派天真烂漫,不觉哑然失笑,回想她自五岁入沈家,一直与自己相伴,说是侍女,但吃穿住用处世做人从未吃过苦头,自然什么事都想得简单直接,又把近来折磨自己的这件事再从头想了一遍,幽幽叹道“世上的事,哪能都尽如所愿。”

  “反正小姐去哪里,我都跟着侍候,我是一辈子赖定你了。”素瓷想也不想,接着说。

  “小姐,素瓷,咱们快去桥上,一窥曲江池全貌!”另一名侍女红蕊在这时兴冲冲地从曲江桥方向跑过来,她头裹青蓝幞头,足登乌皮靴,淡扫蛾眉,素来以男装相从以保护珍珠,唐风盛行女着男装,路人见了也不以为异。

  “好,走!今天我们要尽兴一游!”曲江桥在百步开外,桥上游人如织,指点美景,观望亭台。沈珍珠被撩起兴致,携起红蕊之手朝曲江桥快步走去,素瓷忙得七手八脚收好“裙幄”,赶忙紧急地跟上。

  “闪开——闪开——”

  回转过身来。沈珍珠三人这才看清了马上人的面貌。穿着一身藏青色的紧袖箭衣,腰系一条宽板带,上别一把看来厚重却并无华饰的长剑,脚登厚底黑色软缎的长靴,煞是精神,二十上下年纪,额头宽阔,面部棱角分明,浓浓的眉毛,冷冷地毫无表情,黑亮的眼睛朝红蕊、沈珍珠、素瓷三人身上一扫而过,那目光凛冽如刀割,饶是红蕊,也不由得心里打了个突,但同时也认出了马上人是谁,“安——”,红蕊的声音未落,马上人探身伸手,一起一落间

  动作利索之至,沈珍珠身上一轻,已经被抱上马背,马上人加劲催鞍,马仰天长啸,奋力发足向前驶去,转瞬便不见了踪影。

  那马神骏非常,发足疾奔数十里,远离曲江池,到了长安城远郊之处。日光如银,白茫茫洒在初初冒出新枝的草地上,芳草鲜美,空气甜沁,让人说不出的舒坦。沈珍珠这才抢过马缰,拉马止步,轻轻巧巧跃下马,大声对马上人说道:“安二哥,你也疯够了!下来歇歇。”

  马上人面上仍是冷冷地不动声色,眼睛瞅着远方,声音清冷而不失刚硬,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总是这样,败人兴头。”

  “你这叫什么兴头?满大街横冲直撞,不管别人死活,也叫兴头?”沈珍珠先是斥责,再看他神色茫然,仿佛失了方向,配在这样一张冷酷而英俊的脸上,竟会让人心碎。她心一软,上前将他拉下马,并肩坐在田埂头,问道:“又有什么伤心事?说吧。”

  依稀记得十年前,也是这样明媚的三月天,吴兴冠族沈氏的深宅大院,她是最金贵的千金小姐,贴身侍奉的婢女,教养生活的老妈妈,围着她一大圈子人,看她踢毽子。

  “一个毽儿,踢两半儿,打花鼓,绕花线儿,里踢外拐,八仙过海……”盘、拐、磕、蹦、蹬、弹、跃,毽子越踢越快,越踢越高,“好呀,好呀,小姐,这里,这里,快接住!”她没有接住那毽子,毽子堪堪落在了他的手上。她有些惊异地望着这个外来的穿着落魄的少年,那么瘦,桀骜的脸冷冷地瞅着她,没有一丝笑容。她见过许多和他同龄的少年,有富家的公子哥儿,也有贫穷佃户家的小子,却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好像这个世界跟他有仇。

  跟在后面的沈府仆从满脸堆笑上前禀报:“小姐,这是二夫人家的亲戚,投亲暂住来的。”

  于是就这样相识了——安庆绪,安禄山的二儿子,她唤作安二哥,他仅比她大一岁。安禄山那时不过是范阳一名小小副将,成日里花天酒地,妻子卢氏一怒之下,带了小儿子庆绪千里跋涉返回吴兴娘家,哪里想到离家多年,父母都已去世,竟然已无家可归,贫病交加之下,只得打听着找到了沈府,投奔沈府的二房夫人马氏,她的远房表妹。

  这样的寄人篱下,虽然主人家热情好客,不会为了一两个人的衣食住行而计较,但仆人们的白眼与冷落少不了。谁能料到,十年人事几番新,数年前沈珍珠的生母蒋氏夫人病故,二夫人马氏扶成了正室,如今那安禄山更是身兼范阳、河东、平卢三镇节度使,手握重兵,人人谈之色变。

  5k5m动作利索之至,沈珍珠身上一轻,已经被抱上马背,马上人加劲催鞍,马仰天长啸,奋力发足向前驶去,转瞬便不见了踪影。

  那马神骏非常,发足疾奔数十里,远离曲江池,到了长安城远郊之处。日光如银,白茫茫洒在初初冒出新枝的草地上,芳草鲜美,空气甜沁,让人说不出的舒坦。沈珍珠这才抢过马缰,拉马止步,轻轻巧巧跃下马,大声对马上人说道:“安二哥,你也疯够了!下来歇歇。”

  马上人面上仍是冷冷地不动声色,眼睛瞅着远方,声音清冷而不失刚硬,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总是这样,败人兴头。”

  “你这叫什么兴头?满大街横冲直撞,不管别人死活,也叫兴头?”沈珍珠先是斥责,再看他神色茫然,仿佛失了方向,配在这样一张冷酷而英俊的脸上,竟会让人心碎。她心一软,上前将他拉下马,并肩坐在田埂头,问道:“又有什么伤心事?说吧。”

  依稀记得十年前,也是这样明媚的三月天,吴兴冠族沈氏的深宅大院,她是最金贵的千金小姐,贴身侍奉的婢女,教养生活的老妈妈,围着她一大圈子人,看她踢毽子。

  “一个毽儿,踢两半儿,打花鼓,绕花线儿,里踢外拐,八仙过海……”盘、拐、磕、蹦、蹬、弹、跃,毽子越踢越快,越踢越高,“好呀,好呀,小姐,这里,这里,快接住!”她没有接住那毽子,毽子堪堪落在了他的手上。她有些惊异地望着这个外来的穿着落魄的少年,那么瘦,桀骜的脸冷冷地瞅着她,没有一丝笑容。她见过许多和他同龄的少年,有富家的公子哥儿,也有贫穷佃户家的小子,却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好像这个世界跟他有仇。

  跟在后面的沈府仆从满脸堆笑上前禀报:“小姐,这是二夫人家的亲戚,投亲暂住来的。”

  于是就这样相识了——安庆绪,安禄山的二儿子,她唤作安二哥,他仅比她大一岁。安禄山那时不过是范阳一名小小副将,成日里花天酒地,妻子卢氏一怒之下,带了小儿子庆绪千里跋涉返回吴兴娘家,哪里想到离家多年,父母都已去世,竟然已无家可归,贫病交加之下,只得打听着找到了沈府,投奔沈府的二房夫人马氏,她的远房表妹。

  这样的寄人篱下,虽然主人家热情好客,不会为了一两个人的衣食住行而计较,但仆人们的白眼与冷落少不了。谁能料到,十年人事几番新,数年前沈珍珠的生母蒋氏夫人病故,二夫人马氏扶成了正室,如今那安禄山更是身兼范阳、河东、平卢三镇节度使,手握重兵,人人谈之色变。

  “不,我不想她去!”安庆绪面上肌肉一抖,仿佛撕裂了疼痛,马缰着力在身侧的一株大树上一抽,留下一道划痕,沈珍珠立时明白了他的心意。

  “安二哥,我劝你放手,慕容小姐既然已经决定选妃,那现在已经不能有任何改变;就算没有决定选妃,以慕容大学士和你父亲的格格不入,你认为慕容大学士可能把女儿嫁给你吗?”翰林院为待诏之所,翰林学士专掌内命,号为“内相”,礼遇甚厚。

  “只要

  林致愿意,我可以什么都不管,带她离开这里,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安庆绪紧抿着嘴,狠狠说道。

  “她愿意吗?”沈珍珠问,随手拾起一把小石子,一个个地朝远处抛去。

  安庆绪摇头:“她说她喜欢建宁王,去年龙舟集赛时,第一回见着他就喜欢上了。”转头问沈珍珠:“珍珠,我不明白,我和林致相识这么多年,她可以对我无动于衷,偏偏一个刚认识的,竟然能这样轻松喜欢上。”

  “我不明白。”他重复一遍,依然茫然看着远方。

  沈珍珠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一缕苦涩泛过,戏谑回问:“其实我也不明白,你为何会对慕容小姐用情如此之深。”

  “那是因为——”一丝浅笑在安庆绪脸上闪过,转过话头:“这是一个秘密。”又问沈珍珠道:“听说,明天你就要回吴兴了。”

  沈珍珠“嗯”了声不置可否,安庆绪说道:“那抱歉我明天可送不了你。我决定今晚回范阳。”

  “回范阳做什么?”

  “求父亲向慕容大人求亲,我要比皇家早一步娶到林致。这是我惟一求父亲的事,他无论如何也得办到!”

  沈珍珠倒抽一口冷气,的确,要劝安庆绪放手,是多么的难,是多么逆他的性子。只求他别弄出什么天翻地覆的大事才好。

  她展开手心,一缕温泽的光在日光照射下,熠熠生辉,竟是一枚珍珠,用右手拈起那枚珍珠,展给安庆绪看:“你不会忘记吧,当初你送我这枚珍珠时,说过我可以凭这枚珍珠,要求你做任何三件事!”

  安庆绪接过珍珠,宝光莹韵,合浦珍珠,天底下最好的珍珠,多年前清冷的夜晚,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怀中仍捂着这枚珍珠,如今余温仿若在手。他面容一肃,担心地抬头看沈珍珠,怕她阻止自己范阳之行,嘴上却干脆利落地说道:“君子一,驷马难追,你说!”

  “好!”沈珍珠拿过珍珠,说道:“现在我就要你为我做第一件事:痛痛快快地陪我玩一天!”

  他心中一松,爽快应道:“好!你想怎么玩?我奉陪就是!”

  沈珍珠踏蹬上马,极目远眺,朗声道:“我只要像方才那样,自由自在,策马驰骋,就行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行驶在旷野中,风,呼啸过面颊;人生,莫非如此,疾驰,再疾驰?

  幽深冷落的小院,阶前乏人打扫,苔痕上阶绿。昏黄灯烛下,青灯古卷,那位夫人的话语如此清晰明确:“你当真甘心流入平凡人家?自己5k5m林致愿意,我可以什么都不管,带她离开这里,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安庆绪紧抿着嘴,狠狠说道。

  “她愿意吗?”沈珍珠问,随手拾起一把小石子,一个个地朝远处抛去。

  安庆绪摇头:“她说她喜欢建宁王,去年龙舟集赛时,第一回见着他就喜欢上了。”转头问沈珍珠:“珍珠,我不明白,我和林致相识这么多年,她可以对我无动于衷,偏偏一个刚认识的,竟然能这样轻松喜欢上。”

  “我不明白。”他重复一遍,依然茫然看着远方。

  沈珍珠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一缕苦涩泛过,戏谑回问:“其实我也不明白,你为何会对慕容小姐用情如此之深。”

  “那是因为——”一丝浅笑在安庆绪脸上闪过,转过话头:“这是一个秘密。”又问沈珍珠道:“听说,明天你就要回吴兴了。”

  沈珍珠“嗯”了声不置可否,安庆绪说道:“那抱歉我明天可送不了你。我决定今晚回范阳。”

  “回范阳做什么?”

  “求父亲向慕容大人求亲,我要比皇家早一步娶到林致。这是我惟一求父亲的事,他无论如何也得办到!”

  沈珍珠倒抽一口冷气,的确,要劝安庆绪放手,是多么的难,是多么逆他的性子。只求他别弄出什么天翻地覆的大事才好。

  她展开手心,一缕温泽的光在日光照射下,熠熠生辉,竟是一枚珍珠,用右手拈起那枚珍珠,展给安庆绪看:“你不会忘记吧,当初你送我这枚珍珠时,说过我可以凭这枚珍珠,要求你做任何三件事!”

  安庆绪接过珍珠,宝光莹韵,合浦珍珠,天底下最好的珍珠,多年前清冷的夜晚,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怀中仍捂着这枚珍珠,如今余温仿若在手。他面容一肃,担心地抬头看沈珍珠,怕她阻止自己范阳之行,嘴上却干脆利落地说道:“君子一,驷马难追,你说!”

  “好!”沈珍珠拿过珍珠,说道:“现在我就要你为我做第一件事:痛痛快快地陪我玩一天!”

  他心中一松,爽快应道:“好!你想怎么玩?我奉陪就是!”

  沈珍珠踏蹬上马,极目远眺,朗声道:“我只要像方才那样,自由自在,策马驰骋,就行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行驶在旷野中,风,呼啸过面颊;人生,莫非如此,疾驰,再疾驰?

  幽深冷落的小院,阶前乏人打扫,苔痕上阶绿。昏黄灯烛下,青灯古卷,那位夫人的话语如此清晰明确:“你当真甘心流入平凡人家?自己

  太子……”声音更加低沉,几不可闻,“固然有猜忌之心,但对广平王,从来是钟爱有加……只有你,能真正辅佐他,成就他……”

  广平王……皇长孙……未来的储君……未来的……天子……

  她久久地迟疑着。

  “广平王,十年前,你见过的。当年救你性命的人,算起来应该是他,不是我。”

  “三月初三未时,我在这里等你的答案。如果……你没有来,我就当你同意了……”夫人的

  声音仿佛在半空回响,又混杂在马蹄声里。

  将至戌时,沈珍珠与安庆绪方回长安城内,安庆绪将她送至府邸大门,见她仍然神采奕奕,面有红晕,双目闪着晶亮的光芒,似乎有泪珠蕴涵其中,细看之下,又没有,不由得心中惊异:“珍珠,你今天似乎很高兴?”

  “是!”她简短地点头。为什么不是?从今而后,再无今日这般的只属于自己,自在由心;明日,或者后日,她将会游往另一方天地,望能如故乡太湖之浩淼,无涯无际。

  “可是,我觉得你高兴得有些不同寻常。”

  “真的么?”她的笑容在夜晚绽放。安庆绪见她之笑容,瞬间忽感京城寂夜突放万千烟火,繁华陡生,自己身在这烟火之中,绮丽不知归处。沈珍珠已进入府邸之内,朱漆大门“轰”地合上。5k5m声音仿佛在半空回响,又混杂在马蹄声里。

  将至戌时,沈珍珠与安庆绪方回长安城内,安庆绪将她送至府邸大门,见她仍然神采奕奕,面有红晕,双目闪着晶亮的光芒,似乎有泪珠蕴涵其中,细看之下,又没有,不由得心中惊异:“珍珠,你今天似乎很高兴?”

  “是!”她简短地点头。为什么不是?从今而后,再无今日这般的只属于自己,自在由心;明日,或者后日,她将会游往另一方天地,望能如故乡太湖之浩淼,无涯无际。

  “可是,我觉得你高兴得有些不同寻常。”

  “真的么?”她的笑容在夜晚绽放。安庆绪见她之笑容,瞬间忽感京城寂夜突放万千烟火,繁华陡生,自己身在这烟火之中,绮丽不知归处。沈珍珠已进入府邸之内,朱漆大门“轰”地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