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延啜虽再三说李承宷并无性命之虞,哲米依还是慌得手脚发颤,沈珍珠忧心之下未失分寸,携着哲米依禀明张淑妃,索性备马让哲米依漏夜飞驰洛阳。

  头晚折腾半夜,次日早起,对镜正贴花钿,宫女急慌慌在帘外道:“王妃,崔孺人今晨只怕不好了!”沈珍珠手一错,那花钿就贴歪了,她随手抹下,便往崔彩屏所居南室走。

  崔彩屏近前的宫女惊惶失措,许是从未经历这样的场面,皆不免心中惴惴。宫室药香浓郁,厚厚的帘帷掀起,崔彩屏平卧榻上,分毫不动。一名宫女抹着泪抽泣道:“早起就喂不进药了。”

  素瓷晚一步到,她神情萎靡不振,眼眶泛红,想来昨晚是没有休息好的。见沈珍珠侧目瞧她,上前两步微微施福。沈珍珠腹中有万千话语,然此时此刻,情境不当,意犹难,轻声道:“先看崔孺人罢。”

  这原是一种默契,素瓷纤长细指游移于崔彩屏鼻下,惊道:“一时有,一时无,只怕凶险!”

  太医居然还未到,崔彩屏现时身份,当真人人都可怠慢。

  崔彩屏更加瘦了,面庞黄中带黑,双眸死死盍着,眼睑浓黑似漆,与身盖华彩锦被相较,更显骨瘦形销。沈珍珠此际尤为深怜崔彩屏——崔彩屏只是性情骄纵,实非手段恶毒之人。这红尘繁华、锦绣天地,传诸后世万代,都是华彩篇章。然而读书读史、看世看情,身为女子,仿佛总须倚仗他人生存——或娘家,或夫家。今日,她为崔彩屏怜惜,不知他朝,可有人为她沈珍珠发一声长叹?

  “呃——”崔彩屏喉间作响,干涩的嘴唇似张似合,如喃喃有语,沈珍珠朝她贴近,虽知她已神智模糊,仍意欲她临终前有一刻清醒,道:“彩屏,你想说什么?——”

  她这一唤,崔彩屏真的缓缓睁开眼。

  她似是许久未睁开过双眸,慢慢的、艰难的,顺应着室中幽暗光线,她眸色暗淡,凄凉无助的,让沈珍珠牵动胸怀一点点的痛。

  “你是——沈珍珠?”崔彩屏嘶哑的嗓音,努力的继续睁眼,极力要将面前之人看清。

  “是。”沈珍珠答着,却听耳畔风声响掠,一道银光迎面掠起。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是崔彩屏在狂躁嘶叫。

  沈珍珠尚未反应过来,右半个身子生生被人硬推,“通”的侧倒榻前,随即听到“啊”的沉闷惨叫,身上一沉——一副柔软温香的身躯压倒在自己身上。

  “杀人了啊——”宫女声调变形,尖声叫唤,室内炸锅。

  “吵嚷什么!”何灵依由外室匆匆奔入,声音冷峻,立时压息室内纷乱。

  沈珍珠身上一松,有宫女小心翼翼搀起她。她侧头看去,何灵依深蹙秀眉半跪于地,一手枕着素瓷的头。素瓷合着目,一动不动躺在地上,身下鲜血涔涔溢出,染得毡罽素彩的菊花妖艳骇异。

  沈珍珠骇倒,俯身近前,唤素瓷的名,素瓷不答。

  何灵依慢慢半转素瓷的身子,倒吸一口凉气,眉头愈发深锁——柄小刀深

  深由后背扎入,直至没刃。方才,正是素瓷,以她的身躯,抵住了崔彩屏刺来的一刀。

  沈珍珠欲落泪,终无泪。这般的姐妹,她也得以自己的一生,来维护她。

  太医恰在这个时候赶到,正是那位在凤翔为李俶治过病得太医。察看伤口、把听脉息,不停的摇头,道:“这刀刺入太深,怕已伤及心脉,老朽不敢妄自拔刀。”

  沈珍珠强自敛定心神,道:“她血流不止,先生若再不为她拔刀,她必死无疑。”

  太医早已见识沈珍珠脾性,乃道:“如此,老朽只有冒险一试。”于是备好止血清创膏药,让何灵依扶正素瓷身子,以素帕裹了刀柄,瞑目沉心,咬牙着力,闷喝声下,霍然将刀拔出。

  原以为如此拔刀,鲜血必定随之喷涌而出,谁想刀拔出后并未喷出过多鲜血,太医想是意外,“嗯”一声,有所思望望何灵依,手脚极快的取出药物包扎伤口,忙乱半晌,才拭汗道:“老朽尽力救活这位夫人。”这番说法,便是对救活素瓷有着几分把握,沈珍珠躬身道:“有劳先生。”

  “崔孺人!”不知哪名宫女脱口叫了声。

  沈珍珠只顾念素瓷安危,浑然忘却崔彩屏此人。一语惊醒梦中人,如临大敌往榻上看,却见崔彩屏斜卧其上,双目圆睁,那情状甚是吓人。宫女战战兢兢上前,轻轻推搡叫唤,崔彩屏只是不动。太医上前探盼顷刻,禀道:“崔孺人油尽灯枯,已殁了。”原来崔彩屏以残存力气将刀刺入素瓷后背同时,力竭烟消,气绝身亡。

  沈珍珠未防崔彩屏恨自己如斯,在临终时竟然私藏兵刃,欲置自己于死地。然细思之下,自己以一己之身,夺去李俶之爱,崔彩屏、独孤镜之辈若要恨她,或是无可厚非。尤其崔彩屏,家遭巨变,神智迷乱中迁怒于她,虽为可恨,更为可怜。只是不知,她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这最后一刻,她到底是清醒还是疯癫中。于是问询太医。

  太医道:“老朽曾为崔孺人问过脉,她确系失心疯。只过老朽曾听说这病症,得病之人,有些并不是全日里疯癫,一时好一时坏,好时与常人无异,坏时胡乱说话,甚且打斗杀人都有,崔孺人或是属后者。”

  此后数日,沈珍珠日日忙乱辛苦。

  崔彩屏殓葬由她亲自操持,崔彩屏娘家已无人,葬礼甚为冷清。

  素瓷情形好一日坏一日,总是昏迷迷糊不醒。太医再无良策,只云此伤症太重,以其医术,只可暂保性命,是否可以清醒,全看素瓷的造化。沈珍珠忧心如焚,思量着若长孙鄂和慕

  容林致师徒在此,必能药到病除,然凤翔一别,这二位翩若云翔之人,哪里容易觅踪。沈珍珠唯令人在长安各处张榜寻医,可惜应者虽多,能者绝少。

  李俶于十一月初特地着人传书,道洛阳克复后事务繁多,短时无法回返长安。因知沈珍珠脖颈有伤,格外的着传书之人带来一盒将在洛阳寻得的秘制药膏。笺短,字亦寥寥几行,轻轻置于鼻间嗅去,隐约的铁灰之味。

  李婼居大明宫,常来淑景殿走动,但她自李倓事后

  性情大变,每日来多是掩泣悲伤,长吁短叹,甚而多萌世事虚浮、避世修行之念,反要沈珍珠时时开解。

  此间惟何灵依行事利落,稍减荷担。

  白天固然辛劳,夜间寒露沉重,倒愈发难以入眠。刚朦胧寐着,忽然得个激灵,莫名惊醒,殿外枝梢树叶触风即落,飒飒有声;内室太大,呼吸处皆是清冷,比不得广平王府,每分空气都温和熟稔。沈珍珠在这寂夜里,无比的思量起广平王府的好处来,修缮一事她曾婉转向肃宗提及,肃宗不置可否,想着国库必然是空虚的,两京虽复,要彻底驱逐叛军,依旧任重道远,那沉甸甸的钱币流水般的淌出去,她也心痛。

  在这般的时间,她自然要忆起李俶。昔日在广平王府,他每每执笔批卷,繁忙辛劳,她则卷书在侧相伴,风淡云轻的,一页页翻看着,室内只焚着若有似无的淡香,恰如那些时日,一抹抹的,从指缝里悠悠滑走;不经意间与他视线相接,他便搁下笔,含笑扯过她手中半卷书,同看三五页……那日她久坐站起,不想晕倒下去,将他吓得不轻,熟料竟是怀有身孕了,他那欣喜之色,她从未见过——他素来无论喜忧,总是淡的,唯有那一次,真是喜至极处。

  已是多久远的事了,现在想起,如在昨日。毋庸置疑,他是待她极好的。而素瓷,更是肯将命舍出予她。

  她合眼欲寐去,依旧如数日来一般,辗转中似眠非眠,隐约中更漏一声长似一声。冬夜耿耿漫长,地笼熏烤下室中虽然温暖,口里却焦渴难耐,便低声唤值守宫女奉茶水。

  一盅茶很快递入账帷,她半觑着眼,随手端起喝下,却是冰凉的,于这渐来渐深的寒冬中,由喉至腹,冷彻通透。她打个寒噤,将茶盅重重搁于榻旁,忖着殿中宫女由何灵依教导,做事向来谨慎仔细,不该如此。事情虽小,她可不计较,然在这宫中若不谨慎从事,些须极小差错,便会要去活生生花蕊般性命,她不能不好好嘱咐那值守宫女一番。于是对帘外道:“当值宫女,报上名来。”

  帐帷外沉默许久,不见回答。

  沈珍珠心头纳罕,亲自去掀那帐帷。帐帷流苏溢彩,来回织数层的云绵,提到手中沉甸甸的,正隔着帷内帷外两重光景,连稀疏的月光,都不易透入。

  她怔住——帐外并无宫女。

  惟在侧旁,月影斑驳,一人身量高伟轩昂,听到身后动静,缓缓地转过头。

  沈珍珠肃音低声:“是你?”

  “皇宫内苑,殿宇良多,真是教人好找。”他诮笑,又正声:“我来

  看看你。”

  “怎么不是来取我性命、兴师问罪么?”她讥。

  他沉默,似乎在寻觅适合的辞,说道:“……你的伤,无碍吧。那样的事,决不会再发生。关于,叶护,是我错怪你。”

  “原来可汗漏夜造访,只为道歉而来,”沈珍珠眸光四转,昏暗中见两名值守宫女斜倚在地,“你,把我的宫女怎么样了?”

  “不过让她们多睡几个时辰而已,”默延啜不紧不慢朝她走近几步,“广

  平王殿下将你藏掖得好紧,我差些未得进来。”

  沈珍珠省起身上只着中衣,霍的放下帐帷,“既然道歉已过,可汗可以离开了。”

  默延啜停下步,隔着这账帷,看不见他的身影,更遑论知其表情神色,沈珍珠一颗心只呯呯乱跳,虽是明知默延啜决不会做出她所不愿之事,仍是紧张之至。

  然而,她紧张什么,害怕什么?连她自己亦不知。

  “我特地向你辞行,”默延啜声调如常,他本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之回纥王者,无论说甚做甚,都该是这般笃定。然而这句话听在沈珍珠耳中,仿佛有一些特异的异常,就如骑射,百发百中的神箭手,由提弓、搭箭、中靶,一气呵成,是由无数历练而来,那旁人精精计较的每一分姿势,于他们都是惯性使然,若真要他们一板一眼摆来,仍是神箭手,却失了精髓。

  于是她不由自主问道:“回纥有事发生?”

  默延啜不答。

  沈珍珠狐疑不定,莫非……面前帐帷忽的一晃,左手吃紧,被死力箍着,唇上灼烫,他的唇密密覆盖于她的。

  她大惊大窘,正要奋力挣扎,他已松手、离唇。

  一切干净利落,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离她这样近,虎瞳下深邃的光泽,似乎曾有焰火喷涌,终于还是一点点掩埋下去。

  他极力调匀气息,说道:“回去之前,我会送你一样礼物。”

  第二日,沈珍珠才知默延啜为何要回返回纥。果然被她当日在平远茶楼不幸中——突厥残部与回纥西北的黠嘎斯人乘默延啜不在回纥之际,联兵南下,两个月内连破回纥边碍三城,若再下比尔兰斯城,过吉尔吉斯河,则富贵城危殆。

  默延啜虽已回返回纥,然据闻叶护及所率三千铁骑,并未随行,仍留于洛阳,以助唐军平叛。

  沈珍珠只是奇怪,以默延啜之自负,以他那睥睨天下的霸气,就算敌军已过吉尔吉斯河,他当是遇敌越强,他亦然越强,决不会畏缩怯怕半分。然而在那晚,她分明感受到,他的犹豫与不确定。

  默延啜所“礼物”,也迟迟未到。

  沈珍珠时而想起默延啜那晚说这句话的神情,是认真而又决然的,让她心惊魄动。这份“礼物”,勿论她收与不收,他必然都是要送出的。

  他出必行,虽至今未到,定在离开长安时早就筹划完毕。

  这份“礼物”,绝不是一枚玉饰、一柄香扇、一阙小诗。

  默延啜,自有他

  行事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