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 第26章026

小说: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0-03-24 21:51: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衍将这件事交给一个极其信任的人去调查的,毕竟这事不算光彩,如果一个不慎传了出去必然会引起热议。他也是被容颜不经意的一句话提醒了,这两年里容颜的行的确是跟记忆中严重不符,不过他在结婚前跟容颜接触并不多,有过那么几次也只是一起参加聚会,两人扮演关系不错的未婚夫妻。婚后他们都忙,虽然名义上是关系最为亲密的夫妻,但实际上沈衍跟助理呆在一起的时间都比跟容颜多。

  尽管如此,沈衍还是相信容家不可能将唯一的女孩养歪。更何况他相信爷爷,爷爷将容颜订为他的未婚妻,必然也是了解过她的品行之后才决定,外界都说爷爷是为了报恩,可只有沈衍知道,爷爷把沈家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报恩的方式有很多种,他不会轻易地将他的婚姻给许诺出去。

  哪怕是普通人家,媳妇也在家庭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更别说是豪门了。

  沈衍现在也回味过来了,其实他并不是非要离婚不可。仔细想想,当初他决定离婚的理由,都不算什么。比起沈家的脸面,纵使容颜过去两年有诸多不是,他也不会在完全都没准备好的情况下离婚。更何况,这两年里圈子里流传着他跟宋依曼的事,按照他的性子,虽然对这种谣不屑一顾,但不可能在容颜明显介意的情况下还不做出解释。这不像他会做的事,这一桩桩一件件,现在回忆起来都让沈衍后背生寒。

  “是谁?”

  沈衍语气很平静,但电话那头的人打了个冷颤。他是沈老爷子一手培养起来的人,老爷子走后,他就跟着沈衍身边,沈衍是个性情可以称得上是温和的男人,虽然看似不好接触,但他对下属从来都是优待有加的。这几年下来,他没见过沈衍动怒,这应该是第一次。

  “是卢家的小姐,卢雪君。”

  沈衍哪里记得住这号人物,不过那头的人立马就说道:“卢小姐过去跟太太有过矛盾,她的初恋当时移情别恋的对象是太太,不过太太并不知情,跟卢小姐来往并不多。”那人顿了顿,“另外,卢小姐跟宋依曼小姐是关系非常要好的闺蜜。”

  宋依曼?

  其实事情也很简单。这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只有有钱有势,想要查事情不管藏得多么隐秘也能揪出来始作俑者。宋依曼家还没破产前就跟卢家是世交,之后虽然家里发生了变故,可卢雪君跟宋依曼的友情还是不变,这么多年来两人一直都保持着联系,卢雪君知道宋依曼喜欢沈衍,她对容颜怀恨在心,在宋依曼“不经意”的打趣之下,她真的某国给容颜下了降头,这还不止,她想来想去,也把沈衍捎带上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卢雪君给沈衍下降头,却不是让他喜欢上宋依曼,仅仅是让他厌弃容颜。这就是有些女生之间的友情微妙之处了,卢家那是拍马都赶不上沈家半点,如果沈衍真的喜欢上宋依曼,宋依曼也因此嫁给沈衍,那么这对闺蜜的地位跟情况又要发生天差地别的变化。

  “我知道了。”沈衍停顿了一下,“辛苦你了。”

  他越是这样镇定,就代表他越是生气。

  挂了电话之后,沈衍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助理连着敲了好几下门,他都没反应。

  本来这种事他更乐意交给容颜自己去处理,只是现在情况特殊,这种肮脏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免得她情绪激动。现在她也不适合太过疲惫,沈衍决定自己来。姑且不论卢雪君让人下的降头有没有奏效,光是她做这件事就足够让沈衍彻底记恨上,虽然调查过来的结果显示一切都已经恢复正常,可一想到自己跟容颜居然被人这样使阴险手段,沈衍的眼神也变得幽深起来。

  无论是卢雪君还是宋依曼,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

  容颜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被人下了降头,也不知道沈衍已经开始着手对付这两个人,她坐在容宅的沙发上,家里的佣人阿姨都非常热情地招待她。

  沈宅已经有些年头,容宅却是奢华的大别墅,三兄弟已经分家,不过还是会经常回来住一下,比起京市的其他家族,容家已经算得上非常和谐了,容大伯是经商方面的人才,一早就被内定为掌权人,容颜的二伯跟爸爸……就帮忙打下手,好在三兄弟感情还不错,目前还没闹什么内讧,真要算起来,容家专注于宅斗的可能就是容母了,只可惜另外两个婶婶完全不鸟她,想斗也斗不起来。

  如容颜猜测的那样,容家人的确已经恢复了正常。大伯母跟二伯母对她嘘寒问暖,她们还不知道她怀孕的事。容母虽然重男轻女,可容颜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虽然对她的喜欢跟重视比不上对儿子容誉,但见容颜回来,她嘴上埋怨,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张罗着让厨房准备容颜喜欢的饭菜。

  容家人迟早都要知道她怀孕的事,对外界尚且还顾忌着怀胎三月前不能让人知道,对自己家人就不应该太避讳。况且以后容家也会成为她的助力,如果现在不告诉他们,等之后再说,难免会让他们心寒。

  容颜难得回来一趟,一向忙碌的大伯父居然也赶了回来,除了跑到国外的容耀以外,能到的基本上都到了,容家人比沈家人要多得多,饭厅的大圆桌都坐满了,气氛极好。在这样的场合,容母也不会说一些扫兴的话。大伯母给容颜夹了一个蟹腿,温和的说道:“颜颜,这是刘嫂专门给你做的香辣蟹,你多吃点。这个季节没有肥美的大闸蟹,不过味道应该也还不错。”

  原主很喜欢吃香辣蟹,容颜却不怎么喜欢。更何况她现在闻着这味道,居然有点恶心,怕一下没忍住会吐出来,坏

  了容家人吃饭的兴致,便站起身来拉开椅子,大步往洗手间奔去,在洗手台干呕了一会儿这才恢复正常,等她回到饭厅的时候,里面非常安静。

  还是容母急忙起身来到容颜身旁,扶着她一脸欣喜若狂的试探问道:“颜颜,你是不是……”

  她虽然没问出口,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容颜探出手抚了抚胸口,看了一眼在场的容家人,在他们期待的眼神中点了点头,“恩,一个多月了。前几天检查出来的。

  ”

  其中最为兴奋的就是容母跟容父了。

  容母自不用说,觉得女儿怀孕之后,这地位自然就稳固了。以后让儿子去沈氏当个副总那不就是更简单的事吗?而且,有了孩子之后,沈氏肯定就是她外孙的。女儿地位空前的稳定,容母在妯娌间,在贵太太间,那也是无上的光荣。以后恐怕大嫂也得多给她几分面子了。

  跟容母不一样,容父高兴得筷子都拿不稳了。他的想法就很简单了,女儿结婚两年都没怀孕,他担心女儿在沈家过得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好,现在怀孕了,相信她也能开心起来,难怪今天见她跟以往不一样了。

  容颜能看得出来,这些人是真心实意的为她高兴,就像普通人家知道自家结婚的女儿怀孕一样。这种高兴中可能也掺杂了一些利益,可对容颜来说,哪怕仅有三四分真心,也已经足够了。如果恢复正常的容家人对原主毫无真心与关心,那么她也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想法了。娘家固然是有力的后盾,可如果是只有利用毫无真心的娘家,那么有还不如没有。

  即使是一向沉默寡的容大伯也多喝了两杯酒,这顿晚饭愣是比年夜饭还要温馨愉快。

  容母自然是千叮咛万嘱咐,当然也不忘在饭桌上提醒一下各位,那语气也是得意自满,“大嫂,二嫂,我们家颜颜这怀了沈家的子孙,自然是非一般的金贵。沈家家大业大,这规矩也多,不过话说回来,就是普通人家也讲究那一套呢,没满三个月可不能让外人知道。这一切都要谨慎着来,毕竟我们家颜颜肚子里怀的那都是人中龙凤,沈家不定怎么在意呢。”

  今天高兴,了解她性子的大伯母跟二伯母也没跟她一般计较。

  容颜算是看出来了,大伯母跟二伯母压根就没把容母当对手,可惜了容母有一颗宅斗的心,毫无用武之地。

  今天可以说是容母第二风光的时候了,第一风光时是容颜出嫁那天,她不知道多得意,语之中满是自得跟炫耀,这种得意在沈衍亲自开车来容宅接容颜的时候达到了。

  她起身走到大伯母身旁,乐呵呵道:“这阿衍也真是的,我们家又不是没司机,他还过来接颜颜,可见对她有多在意。”

  ——你家就算在容家掌权又如何,我家女儿可是沈家的太太,我家外孙还是沈家未来的继承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