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 第69章069

小说: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0-03-24 21:51: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坐在咖啡厅里,容颜姿态优雅的用勺子搅拌着杯中的咖啡,看向坐在对面,明显沉默下来的郭煜。

  “郭先生,这是我老板的名片。”明欢作为容颜的发人,率先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桌上递了出去,“老板很喜欢……”

  明欢话还没说完,一直在观察郭煜的容颜,低笑出声,“郭先生,有没有人说过,你唱歌很好听?”

  从刚才就一直没吭声的郭煜终于抬起头看向容颜,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容颜其实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样云淡风轻。

  “我想签下你。”容颜虽然不是郭煜的铁杆粉丝,不过也知道这人的音乐梦想以及野心,她知道说什么话会打动这个男人,“跟我去京市,我给你足够的自由还有资金,让你实现你的梦想。”

  郭煜作为音乐人,最想要的无非就是创作的自由。现在的他有自由,但是没有资金也没有资源供他施展才华。

  容颜并不缺钱,甚至她连商人都不是,也许十年后二十年后她会成为一个商人,但至少现在她不是。她能够给郭煜的纯粹也最多。只要她现在能保证,郭煜在那个世界的自由与随心,她能给。

  果不其然,郭煜的脸上有了别的表情,他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好。”

  这下轮到容颜讶异了。郭煜这个人性格有多酷,她是知道的,本来她都做好了要在他身上狠下功夫的准备了,结果这才坐下来几分钟啊,就这么谈好了?他就这么答应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明欢跟郭煜谈了,他们还要在海岛上多呆一个星期,有足够的时间去商榷。

  容颜站在咖啡厅门口,目送着郭煜往酒吧方向走去,他的摩托车还停在那门口。

  天空中还飘着小雨,他的背挺得很直,还背着他的吉他。

  明欢感慨,“我觉得这个郭先生一定会火起来的。”

  容颜勾唇,“他一定会红。”

  郭煜来到酒吧门口的时候,他的衣服已经湿了,鬼使神差的他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那辆黑色的车了,他眼睑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几分钟之后,他走进酒吧,正好跟准备休息的男歌手碰到。

  男歌手一脸惊讶,“郭哥,你还没走啊?”

  郭煜颔首,“阔哥还没走吧?”

  “恩,还在休息间。”

  郭煜径直去了休息间,酒吧老板林阔正在吃着盒饭,见他进来,招呼着他坐下,“还没走,那正好,我多叫了一份饭,要不要吃?”

  “谢谢阔哥。”郭煜语气很是平静,像是在讨论天气一般,“阔哥,我明天就不来了。”

  林阔嘴里还在嚼着青菜,听到这话抬起头来,表情有些茫然。

  显然是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郭煜又重复了一遍,“阔哥,我明天就不来了。我要去京市了。”

  林阔也顾不上吃饭了,将筷子一扔,站起身来,皱着眉头问道:“怎么这么突然?去

  京市做什么?”

  “有个人要签我,要带我去京市。”

  林阔知道郭煜的才华,也知道不可能一直留着他,毕竟是相处了几年的朋友,他第一反应就是郭煜是不是被人骗了,便问道:“什么人?可靠吗?什么时候跟你联系的?”

  郭煜的手放在裤袋里,掌心里还捏着容颜的名片,“不知道。今天才认识的。”

  林阔简直头疼,“今天才认识你就要跟人去京市,你不怕人是骗子吗?”

  郭煜这个人看似很酷,实际上是个很简单的人,林阔跟他接触这么长时间,知道他是那种上当受骗也不放在心上的人,因为在他的世界,似乎只有音乐,其他的事情都无关紧要。就算他是被人骗去京市,骗得一无所有,他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不怕。”郭煜回答。

  他坚持要去京市,林阔好说歹说也劝服不了他,最后没办法,只能当场跟他结算了工资,还多给了他几千块钱,又嘱咐道:“我的电话号码你还是背下来,要是被人骗了,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到时候去京市接你。”

  在郭煜准备离开的时候,林阔叫住了他,“要带你去京市的那个人,你了解吗?你怎么就对这人这么自信?”

  郭煜的手心都在冒汗,他还捏着那张名片,“我觉得她不会骗我。”

  林阔无奈摇头,“但愿你没有信错人。”

  ***

  容颜在海岛玩得乐不思蜀,沈衍则在京市忙得脚不沾地。

  这段时间以来他都已经习惯了每天的晚饭陪着容颜一起吃,这几天没跟她一起吃饭,反而有些不习惯。容颜不在,两个阿姨也就暂时放假了,过年是一年中应酬最多的时候,哪怕是沈衍也不能免俗,基本上这几天无论是午饭还是晚饭都是在外面吃。

  在这样的节日,一向不怎么喝酒的沈衍,也不得不喝了几杯,一大桌的人都在谈论生意经,他低头时不时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看有没有微信消息进来。他跟容颜的对话聊天界面,还停留在他上一条发出的消息依然没有回复。

  容颜自然是没空搭理他,虽然说她护肤品化妆品都快囤积成山了,可这丝毫不影响她的购物欲,来到免税城买了个痛快。她名下的这套别墅离海边特别近,因为前几天下过雨的关系,太阳也不烈,赤脚走在沙滩上非常舒服。

  在这样舒服的地方,哪怕躺在别墅阳台的躺椅上待上一整天也不觉得腻。

  容颜现在懒散了很多,她不是没有看到沈衍的

  消息,只是有时候喝口水或者吃个水果,她就以为自己已经回复了,便关掉微信,继续去刷微博上的沙雕新闻。

  “阿衍的老婆今天怎么没来?”桌上一位年纪最大的长者突然发话。

  这人是沈父的堂叔父,也就是沈老爷子的堂弟,今年已经快九十岁了,身体还很硬朗。年轻的时候很不像话,挥霍了所剩无几的家财,后来还是倚靠沈老爷子,这日子过得才像点样子。沈老爷子还在的时候,他乖乖地当孙子,自从沈老爷子

  走后,他仗着是沈家最大的长辈,每逢过年总是要摆摆谱的。

  沈夫人笑着回道:“她去海岛度假了,那边空气好,天气也好,适合养胎。”

  容颜怀孕已满十二周,沈夫人也就没再藏着掖着,毕竟这本来就是个好消息,所以沈家一些旁支的亲戚们也都知道了,个个都是真心实意的庆贺,他们这些人虽然在沈氏没占股份,但沈家还是很厚道,每年都会给他们一些分红,所以他们打从心里希望沈氏一直辉煌下去。

  一个家族有了继承人,那自然是一桩好事。有谁会不高兴呢?

  堂叔父满脸皱纹,身旁坐着的是他五年前娶的年轻老婆,今年才四十岁,他一只手拉着老婆的手,严肃地对沈衍说道:“阿衍,别太惯着你老婆,这女人最容易在怀孕的时候翘起尾巴来,有时候还是要敲打敲打她,哪个女人不怀孕生子呢,又不是她格外金贵些,还跑到海岛去养胎。”

  沈夫人稍稍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放下筷子,轻笑了一声,“叔父,您这话就不对了。女人怀孕本来就辛苦,我们作为婆家的如果不关怀些,岂不是太苛刻了?再说了,容颜这一胎本身就格外金贵。”

  堂叔父哪怕是几年前在饭桌上那也是安静如鸡的,这几年不知道是年纪来了还是怎么的,说话越发没个正行了,也越发不会看人眼色了,真当自己是沈衍的正经爷爷了。

  “我在跟阿衍说话呢。”堂叔父有些不满,他的小妻子几次三番都想跟着她去参加宴会,但他这好堂侄媳居然都不搭理,想起来都令人生气,“阿衍,咱们沈家现在最缺的就是孩子,多生几个,这孩子又不一定非得从你媳妇的肚子里出来……”

  沈夫人气死,这是明目张胆的教他儿子在外面去找女人,生一大堆的私生子吗?这算哪门子的长辈,简直为老不尊!

  就在沈夫人想当场怼这个堂叔父的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沈衍站起来了。

  堂叔父那四十岁的妻子瑟缩了一下,她刚才使了无数眼色,奈何这糟老头跟瞎了一样。

  “祖父曾经就跟我说过,您最是讲客气,前段时间您特意致电给我,说您从来没有一日为沈氏做过贡献,年轻时一事无成游手好闲、还曾拖过祖父后腿,已经没有脸面再享受沈氏每年的分红,我当时婉拒了您。”沈衍顿了顿,“现在想想,为人后辈,最重要的是要尊重长辈的意愿,您想为沈氏节省开支的心思我不该阻拦,我会通知助理,从新年开始,就不再给您发分红了。”他举起酒杯,一脸真诚,“您为沈氏一片赤诚的心意,我

  想祖父如果得知也会倍感欣慰。”

  堂叔父顿时愣住,“我没有……”这么说。

  他话还没说完,沈衍就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语气也肃然了,“谢谢您。”

  堂叔父的妻子一阵绝望,但在这个关头,她狠了狠心,探出手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的掐了这糟老头的大腿一下,在堂叔父险些吃痛叫出声时,她站了起来,笑盈盈地端起酒杯,对沈衍说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