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 第73章073

小说: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0-03-24 21:51: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衍跟容颜来到教室的时候,两人都静默了。

  第一,来上新生儿护理课程的基本上都是准妈妈,教室里的男性就沈衍跟另外一个爸爸。容颜在心里感慨,哪怕穿越到书里的世界,在育儿这件事上,好像跟她所在的现实世界也没什么区别。在育儿方面,妈妈依然是主力,爸爸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将照顾孩子的重任全然交给妻子。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沈衍的工作一样很忙,但他能有这份心,容颜就已经很满意了。更别说这段时间里,他的表现完全可以打个优秀。

  第二,来上课的准妈妈们都是腹部隆起,有着明显的孕态,起码都是怀孕六七个月了。她这怀孕还没过四个月,穿着大衣体态依然轻盈,根本看不出来怀孕。

  有必要这么早就来上新生儿护理的课程吗?总感觉有点早啊。

  沈衍估计真的有读心术,在她产生这样的疑问时,就听到他低声说道:“我们早点学,多学,这样以后照顾起宝宝来也会熟练些。”

  容颜瞥他,“我们?”

  她才不要生完孩子疲惫得要死的时候,还去照顾宝宝!

  沈衍立马改口,“是我。”

  容颜满意点头。

  肾炎小伙子最近越来越上道,也越来越有眼色啦。

  新生儿的护理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他们手中的只是假的婴儿,自然可以随心所欲的折腾,可如果面对的是刚出生的软乎乎又小小的婴儿呢,只怕是抱都不敢抱,生怕自己动作重一点就会伤害到宝宝。

  沈衍倒是学得非常用心,就连老师都格外的夸奖了他,“这位准爸爸真不错。他的动作就很标准,大家可以跟他学习一下。”

  被老师点名夸奖的沈衍,看了容颜一眼。

  容颜立马心领神会,夸赞道:“你真聪明,学东西真快!”

  沈衍满意了。

  容颜隔壁桌的准妈妈一脸艳羡的对容颜说道:“你老公真好,还陪你来上课。真是好。”

  “这难道不是他应该做的吗?”容颜也不怕沈衍会听到,“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在她看来,沈衍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这个社会就是妈妈做得再多都是应该的,都是责任,爸爸只要陪着来上一堂课就这么多人夸奖。啧。

  准妈妈一愣,笑着点头,“是的,是应该做的。”

  容颜凑到沈衍身边,说道:“不要骄傲自满哦,你也是孩子的爸爸,照顾宝宝可不只是妈妈的事。”

  要是因为别人的几句赞美,就以为自己很棒棒,那可不行的哦。

  沈衍眼里含笑,“我从来没那么想过。”

  一堂新生儿护理课上完的时候,没有准爸爸陪伴的准妈妈们都准备回家找自家老公麻烦。

  成天说忙,成天说累,怎么别的准爸爸能做到?

  走出教室,沈衍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对容颜说道:“现在还

  没到饭点,要不我们去找柳医生听个胎心?”

  有的人胎动早,有的人胎动会晚一点,容颜现在怀孕才三个多月,暂时还没感受到胎动,连传说中的小鱼吐泡泡的感觉都没有。思及此,容颜点头,跟着沈衍一起上了电梯,直接去找柳医生。

  柳医生是这医院的妇产科的权威。按照正常流程,她的号一向都很难挂上。

  电梯里还有别的人,正在小声聊着天,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叹了一口气,“搞不好老王家这次要办丧事了,不是说这年头生孩子很安全吗?怎么还会发生那种事,可怜哦,要是小宝宝一出生就没有妈妈,诶,想想都心疼。”

  容颜立马被这话吸引了注意力。

  “不管什么时候生孩子都是危险的,只不过现在技术比以前成熟些了。”旁边的应该是妇女的女儿,“所以我才说不婚不育保平安啊。就像梅姐今天遇到的羊水栓塞,其实发生的几率很小,但一旦羊水栓塞,死亡率超高的。妈,您就别催我结婚生孩子啦。”

  中年妇女哪里懂什么是羊水栓塞,不过现在有实例摆在她面前,这会儿也是心有戚戚焉了。

  别说是中年妇女了,就是容颜跟沈衍都是一脸懵逼,他们俩也不知道羊水栓塞是什么。

  柳医生据说也去参与抢救那个羊水栓塞的产妇了,容颜跟沈衍等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她一路上都在拿着手机查羊水栓塞,沈衍有几次都想提醒她,坐车不要玩手机,但话到嘴边,看到她害怕的神色,他只能将话给咽了回去。

  羊水栓塞是什么,包括很多已经生过孩子的妈妈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一种在产科学上非常严重的并发症。是指在生产过程中,羊水里的胎儿细胞、胎脂以及胎便进入了产妇血液中,由此引发心脏衰竭以及各种现象,随便谷歌了解一下,足可以让人心惊胆战。总而之,羊水栓塞发病概率很小,但一旦发生,产妇的死亡率非常高。

  容颜从前还是未婚的小仙女一枚,哪里了解过生孩子的这些事情,在她的心里,生孩子无外乎就是两种方式,一是剖腹产,二是顺产……关于生产这方面的知识,真的了解甚微。

  以前在电视剧小说里也不是没看到过难产而死的产妇,可背景都不是在现代,她以为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生孩子不该还是像从前那样跟闯鬼门关似的呀!

  接下来一整天容颜的心情都很低落。

  沈衍使出浑身解数,哪怕再拿出红包哄她,她明显也不是很开心。

  他是知

  道的,现在的容颜特别容易满足,每天也都没什么烦心事,跟她待在一起非常轻松,她现在的慌张、恐惧与害怕,他都能看到,也能感觉到。

  她今年不过也才二十五岁,还正年轻。她想要去日本看樱花,想要去巴黎购物,想去看极光,她现在比这个圈子里很多他见过的人都要鲜活。

  大概是习惯看她总是无忧无虑的样子,冷不丁见她如此低沉,他也有些不知所措。

  等吃完晚饭之后,沈衍回到自己的房

  子,迟疑了一会儿,给柳医生打了电话,问道:“柳医生,今天医院是不是有个羊水栓塞的产妇?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柳医生也很惊讶,“你知道?”后又说,“的确是有个发生羊水栓塞的产妇,暂时抢救回来了,现在还在观察中。”

  沈衍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只不过还是脸色沉沉的问道:“羊水栓塞很危险吗?”

  柳医生对沈衍还是很有好感的,事实上她当妇产科医生这么多年,见过的准爸爸很多,但真正对妻子非常上心的并不多,“非常危险,虽然发病率不高,但一旦发生,死亡率就很高。”

  她顿了顿,又安慰沈衍,“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沈太太目前并不属于易发人群,我们这边也会多加注意她的情况。”

  虽然柳医生这样说,但沈衍并没有真的放心。在挂了电话之后,他又打开电脑去查产妇在生产过程中会遇到的一切危险,每一种可能他都要了解。

  有些事情越是了解就越是心惊。

  沈衍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容颜同样也是,还好她这个人比较心宽,拿出手机又预订了春秋款的衣服鞋子之后,这才沉沉入睡。

  购物就是女人的最好良方。

  第二天,沈衍很难得的陪容颜吃早餐,他通常都比较早就会去公司,陪她吃早餐的次数并不多。

  容颜看着沈衍眼底下的青色,调侃道:“沈总,昨天又加夜班啦?”

  沈衍一愣,反应过来,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失笑,他很严肃地支开了两个阿姨,没一会儿家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容颜一见这阵仗就知道他是要跟她谈大事。

  沈衍重新坐在她对面,可能他也有点紧张,只见他拿起水果刀,动作笨拙的削着苹果。

  容颜心疼他手里的苹果,估计等他把皮削完,这苹果直接减重一大半。

  她不打算追问,反正他应该是在挣扎。

  不过他越是这样,她就越好奇他要跟她谈什么事。到底是什么天大的事,能让淡定如佛的沈衍这般模样呢?

  大概这样相对无的坐了快十分钟,沈衍的苹果早就削好了,他递给她,在容颜接过来的那一刻,他突然就开口说道:“你出院之后,我知道你已经不想跟我复婚了。”

  容颜眨了眨眼,怎么突然说这个?

  “你也不止一次的透露过,你更喜欢单身的生活。因为肚子里的孩子,你当时才决定要跟我复婚。”沈衍极为艰难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容颜,

  之前你并没有了解生育需要付出的代价以及可能面临的种种危险,现在你了解了,我认为你有权利决定这个孩子的去留。”

  他咬了咬牙,双手无意识地紧握,“等你想清楚了,如果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尊重你的一切决定。至于之后所面对的问题,你不要担心,这些我都会为你解决。你只需要听从你内心的意愿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