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 第93章093

小说: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0-03-24 21:51: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哪怕别墅里有专门的游戏室玩具室,猕猴桃也还是喜欢在商场的游乐园玩。一般商场的游乐园的设施都很简单,只适合几岁以内的小宝宝,沈夫人不太放心外面的设备,想给猕猴桃做一个游乐园,但问题又来了,如果没有其他的小朋友,猕猴桃最多也就玩个十来分钟就不愿意玩了。

  沈衍跟容颜也不想给猕猴桃的童年创造这样一个虽然安全但很封闭的环境,便只能带他来普通的游乐园来玩,当然每次他们一家三口过来的时候,这里的工作人员都会换成身手很不错的保镖。倒不是说沈夫人过分小心,实在是几年前,京市也有一家的孙子在外面玩的时候被人绑架,说是勒索,可最后还是撕票了。

  以前沈夫人听了这样的新闻都会唏嘘一声,现在她自己有孙子了,说是心惊肉跳也不夸张。那自然是要加强防范,杜绝一切危险的可能。

  沈衍跟容颜都会陪着猕猴桃去玩,只是游乐园既然是为小孩子开放的,那一切都是按照小孩子的身高体型,两个大人在里面也要弯着腰钻来钻去。好在里面也有不少大人,所以他们两人在里面也不显得突兀。

  猕猴桃同学精力十足,容颜都给他换了好几条隔汗布了,他还是兴致不减,沈衍跟容颜都快累成狗了,也还是要舍命陪君子。其实他们也可以将猕猴桃交给保镖或者保姆阿姨,可这样一来,他们岂不是缺席孩子的成长过程了?

  容颜并不是在豪门中长大的,所以对这方面没有太过感慨,沈衍不一样,他小时候缺少父母的陪伴,自然不希望猕猴桃像他一样。

  猕猴桃玩累了就想睡觉了,容颜力气没有沈衍大,抱着这么大的孩子实在太挑战体力。于是,沈衍抱着猕猴桃,带着容颜去了商场里的一家餐厅。

  沈衍脱掉大衣,将猕猴桃放在沙发卡座上,大衣披在他身上,他则跟容颜挨在一起坐。

  要是普通人家,夫妻俩一旦有了孩子,二人世界的时间急剧缩减。沈衍跟容颜倒是隔三差五就丢下猕猴桃出来过二人世界,这会儿也当猕猴桃不在一样,两人在等待饭菜上来的时候,头挨着头,非常亲密的一起看手机搞笑视频。

  猕猴桃今年才两岁多,他对大人的食物很感兴趣,然而多油多盐又辣的菜注定跟他无缘,这会儿他睡了倒好,至少不用挨打了。

  这小子吃饭很令人头疼。

  他身上唯一能让人值得炫耀的优点,大概就是睡觉不闹人了。小伙子吃饭有些挑食,而且特别容易分心,刚学会吃饭那会儿跟打仗似的,弄得餐椅上一片狼藉,带他来外面吃饭,他也是吃一口就要拉着容颜说话。这个不好的习惯,沈衍正在逼着他改过来。

  小伙子别看只有两岁多,但也是个小话痨。

  食不寝不语,目前小伙子还没做到。

  喜欢说话也就算了,他还特别贼,总是趁着容颜不注意的时候就偷偷用小胖爪子去抓她碗里的菜,当手上都是饭菜残渣时,还会故意往沈衍的衣服上去擦手。这种恶劣行为,总会让沈衍格外的暴

  躁。

  现在好了,带他出来总算能安安静静的吃顿饭了。

  虽然猕猴桃已经两岁多了,可容颜跟沈衍还是过得很甜蜜,你吃我盘子里的牛肉,我吃你碗里的青菜,时不时凑到对方耳朵边上说句悄悄话,跟热恋中的男女似的。夫妻俩都很默契的忽视了睡在对面卡座上的猕猴桃。

  一直到吃完饭,猕猴桃还没醒来,容颜怕他醒来肚子会饿,干脆买单准备回家。

  沈衍将猕猴桃抱着回到车上,他都睡着了,就没让他再坐安全座椅,容颜坐在后座,让猕猴桃头枕在她大腿上,这样的姿势也比较舒服。

  虽然车里开了暖气,但容颜还是将自己的大衣披在猕猴桃身上。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临得很早,街道两旁的路灯也亮了起来,容颜低头看着猕猴桃的睡颜,再看了看正在认真开车的沈衍,只觉得内心非常充实。

  “这车我还是第一次坐呢。”容颜说道。

  沈衍失笑,“我还没舍得开,都没让司机碰。”

  前段时间是沈衍的生日,容颜实在想不到要送什么礼物给他,最后便大手笔的给他买了一辆车。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一个男人身上花费几百万……只为博他一笑。

  这当然不是沈衍名下最贵的车,只不过是沈衍目前最爱惜的车。

  毕竟是老婆大人送的。

  他这段时间也干脆自己开车上下班,有意无意的在朋友圈炫过好几次了。

  容颜还没试驾过,便打开后面的灯,开始仔细端量这辆车,左看看右看看,低头的时候发现某处角落似乎有东西,她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弄出太大动静弯下腰,探出手从那里摸到,容颜眉头一皱,怎么手感有点不对?

  她收敛脸上的笑意,拿起来一看——

  居然是口红?!

  容颜努力按捺下锤爆沈衍脑袋的冲动,毕竟孩子还在睡觉,要是把他吓醒怎么办?这时候也不好质问沈衍,毕竟自己的性格自己了解,一旦开口,最后绝对会以她单方面的怒吼结束。有了孩子,最先学会的便是克制消极情绪,她当时跟沈衍都约定好了,再怎么生气,都不能当着孩子的面吵架。

  忍!

  忍!!

  她已经想了一切会发生的可能,比如,有什么人坐了沈衍的车,然后很心机的故意留下口红,然而这个想象只是比他可能出轨要好受一点点而已。

  不管别人是不是有心机,他都不应该让这个可能发生!

  会

  是谁呢,容颜在脑子里搜罗了一圈,突然发现,因为猕猴桃,她最近分给沈衍的心思跟时间少了很多,她居然都没有关注沈衍的交友圈了!连他最近跟哪些人有密切往来她都不知道了!

  沈衍见容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便又问道:“我下个星期要去英国出差,你要不要一起去?”

  容颜还没回答,沈衍又说:“算了,你肯定不去。”

  自从有了猕猴桃,他们俩出游的次数越来越少。这个问题他都不需要问

  就知道答案。

  说起来也心酸,容颜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将心思放在他身上了。

  容颜心想,你就希望我不去,好方便你带其他小妖精去吧?

  她冷笑一声,“谁说我不去?”

  沈衍诧异,“你去?”

  容颜继续冷笑,“怎么,你不希望我去?”

  沈衍哪怕再迟钝,也察觉到容颜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可是刚刚不是还有说有笑的吗?哪怕跟容颜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沈衍还是没能摸清楚她生气的概率以及规律。

  “怎么了?”

  容颜冷笑:“回去再说,别吵着孩子睡觉。”

  沈衍一脸莫名其妙:“……好吧。”

  这又是怎么了?

  等回到家猕猴桃吃完饭洗了澡,沈衍又给他讲了好几个睡前故事之后,这小子总算又一次进入了梦乡,他今天玩累了,倒是比平日里更容易睡着。

  沈衍这才回到卧室,打开门,见容颜躺在床上,面色微冷的翻着杂志,那力道,好像跟这杂志有仇似的。看来真的有事。

  他还没走近她。

  容颜就将一支口红往他身上砸去。

  沈衍:“……??怎么了?”

  “这是谁的?”容颜板着脸,越脑补就越难过,虽然理智告诉她,沈衍不是那样的人,可感情上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刚才在你车上发现的!”

  “这不是我的。”沈衍努力保持冷静。

  容颜骂他,“我当然知道不是你的,我是问你,这是谁的口红,不要试图转移话题!”

  沈衍当然没做过亏心事,所以也能冷静下来,他想了想,镇定地说道:“可能是司机的。”

  容颜都快被他气笑了,“你司机是男的!还是个四十多岁的叔叔!你不要想着狡辩,刚才在车上你就说过,你这车都没让司机碰过。沈衍,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到底是谁的。我的耐心有限!”

  居然好意思将锅推到司机大叔身上?本来容颜都快平静下来了,听到沈衍这么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沈衍也很懵逼啊,“我真不知道这是谁的。”

  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车上怎么会有口红。

  “那你想想都有谁坐过你的车。”容颜看着他,越想越来气,干脆将枕头往他身上砸去,“我不想看到你,你去睡客房。”

  沈衍只感觉这是无妄之灾。

  不过同时他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这口

  红看着是小,可谁能说得好是不是有心人想要故意挑拨他跟容颜之间的关系呢?

  沈衍抱着抱枕乖乖地离开卧室,然而他绞尽脑汁想了好久,都没想出来这口红到底可能是谁的。

  到底是谁?

  他这车压根就没载过几个人,而那几个人都是好朋友,都是男的,那问题来了,这口红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到底是谁想害他家宅不宁啊?